每次從島嶼離開後,都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恢復平靜。


然後,再花上五個月的時間,期待下一次的歸去。

 

無法平靜下來的理由很多。

 

短短三週的時間,行程安排滿檔到幾乎以分鐘計算。

並不是故意的,島嶼的便利和夜行習性,讓野心和貪婪如魚得水、揮灑自如。

 

睜眼六點半,去爬壽山,接著八點吃早餐,九點看醫生,十點半做指甲,中午吃鼎泰豐,兩點做臉,三點半看中醫,五點逛個藥妝店,七點洗澡換裝,八點同學會,十一點小酌一杯,淩晨兩點還能夜衝享溫馨。

 

我很貪心,想要把半年來的憧憬思念,一次怒發洩精光。

 

我很貪心,多呼吸一口南島的空氣,多看一眼心心念念的人,睡覺吃飯都可以立馬丟在腦後。

 

正常的島民,一般也不會這樣吧?但是,為何早上的壽山和凌晨的夜店也都是無比熱鬧,人潮洶湧呢?

 

再來是很多垃圾,無所不在、滿山滿谷的隱藏性垃圾。

 

即使跟老闆交代了,還是會下意識直接包裝的塑膠袋、吸管、免洗餐具;銅板就可以買到、各式新奇廉價卻用兩次就壞掉的玩具用品;還有現搖飲料瓶裝飲料文青路線飲料,總之喝不完的飲料。

 

這些都讓我無比焦慮,卻又使不上任何力。

 

島嶼,以熱情聞名,想躲開熱氣騰騰的海風,享受片刻的平靜,也許真是奢侈。

 

但現在的我,卻好想好想再一次回到那片紛亂中。

Posted by fenfencat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