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終於撐完一個很鳥的一週。

星期二,主管們一起在家飯足後,便開始找酒喝。英國唯一說的上比台灣好的,就是酒便宜,雖然說還是比歐陸遜色一籌,可是250台幣,買得到算是可口的紅酒的份上,大家還是勉強在這個國家呆了下來。重點不是酒,酒常喝,但是真心話不常說,三杯酒下肚,不多不少,就三杯,開始一堆公司的秘辛就滔滔不絕,像長江東水了。我一點都不愛聽八卦,真的。對於我不欣賞的人,連聽到名字都覺得礙眼,怎麼可能還去探聽他的隱私,大學時交往幾個男朋友,誰對他不順眼等等,我有那麼多時間聽這些垃圾,還不如拿來打AOC,(對不起,我是電玩白痴,現在程度仍舊只能玩AOC...)甚至拿來看A片,都來的有意義多。

所以當我聽到將要接下主管一職的同事A跟她男朋友分手,原本預定男朋友要來接採購,同事A要來接公司的計劃現在完全亂盤的時候,我心底只是冷笑幾聲。可是當大家都避口不談,流言在只有五個人的辦公室傳來傳去的時候,我不禁有點煩躁。我早說過的(新進小業務的保身秘招一:永遠只在大家開始對一個人批評不休的時候,透漏一點個人對於該人的意見。其他的時候,不管強逼利誘,一概說我不了解。),我等著好戲看。這對台灣女生A,和英籍香港華僑的戀情,我始終都沒看好過,這還是好聽的說法。如果再牽扯上這位女生令我看不爽的種種行為,我根本就是等著看,到時候真的這對冤家接下一個公司時,會演出怎樣荒唐的戲碼,像是因為一個不知名女生打電話給男朋友,就引發同事A在辦公室刁難所有採購價錢,導致下一季進貨完全跟不上市場需求等等。好啦,居然分手了,沒好戲看不說,分手的理由更讓我覺得鳥。

從今年一月開始,同事A就開始為了一個女人跟男朋友(簡稱小白臉男啦)爭吵。原來小白臉男在工作兩年後,決定要去進修碩士,同學之中,特別跟B女友有話聊,已婚的B女也不隱藏自己對於小白臉男的好感,甚至暗示了在正常婚姻關係之外,不排拒跟小白臉男友更進一步的關係。此時,據宣稱是集單純加坦白等優點於一身的小白臉男,對於這段關係十分迷惑,甚至懷疑是否不小心愛上這位B女,所以將一切對同事A誠實以告。想當然爾,同事A對這件事情發了一大頓脾氣,開玩笑,同事A自認國色天香,凡事自己一句話說了算的老佛爺脾氣,怎麼能忍受愛人愛的不只自己一個人。經過幾番勸導加上嚴格訓斥後,小白臉男終於搞清楚,自己跟B女只是投緣,根本不想要與她長相廝守。浪子回頭金不換,同事A堅決地要小白臉男與B女斷絕一切往來。

「我真不知道他這種個性是優點還是缺點,連喜歡跟愛都搞不清楚,害我擔心了好一陣子」同事A開心地說。

恩,我覺得要不是這個男生是個智障,或者真是他宣稱的之前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沒有經驗,哪個正常人會沒事跑去跟自己的女朋友說,他與另一個女人過從甚歡。不過25歲,長的也不差的英國男人,如果真的沒有談過戀愛,我想這跟"有問題"也沒多大差別。總之,一陣風暴落幕。

誰知,小白臉男仍舊沒有辦法跟紅粉知己斷絕往來。好死不死,還被同事A查到Last Dialed Number居然就是那個女人的號碼。是阿,誰說柯南只能男生來當阿,必要的時候,她連指紋都有辦法採集下來滴。

「我已經跟他說,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坦承,他可以老實跟我說阿,可是他居然選擇性地誠實。」同事A一邊憤憤不平,一邊梨花帶淚地說。

跟你說又怎樣呢,小姐。

「跟我說,我當然會生氣阿,可是不跟我說,我就更生氣阿!!」同事A理所當然地說道。

如果我是,選擇不告訴至少還有不被抓包的機會阿,再怎麼笨,都不會說吧,我在心裡OS...

「你呢?你可以接受你的男人跟另外一個女人這樣親近嗎?」同事A終於開始尋找後援會的支持了。

他到底跟B女多親近阿?我努力盡一個聽眾的本分,擠出一個問題表示我有參與。牽手?接吻?上床?

「那個女人吻過他的脖子,然後他們在決定要彼此保持距離的時候,有過Kiss Bye。」同事A一臉厭惡的表情,「而且,還是我逼問半天,他才肯說出來。」

既然知道這種事聽了會"改優",又何苦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咧。而且連上床都沒有,你大小姐是怎樣阿,擔心脖子上殘留的口水會得病喔。

「你說說嘛,這種事情你可以接受喔?」同事A再度拉票。

ㄟ,可以阿,我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阿。不太曉得自己該不該誠實,但是我被強迫當聽眾已經很鬱卒了,實在沒有那個好心腸再當個應聲蟲。

「真的嗎?你是我問到第一個人這麼說的ㄝ!!」同事A不可置信地說。

是阿,因為大家實在不想劈頭痛罵你是個小心眼加沒智慧的白痴女人吧。

「可是你相信有這種事嗎?隔天一覺醒來,他就跟我說,他對我完全沒感覺了,這一招真的很狠。」同事A很努力地為自己辯解。

也許她真的搞不懂這樣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可以支撐半年,小白臉男算是很仁至義盡了吧。要我,就當場拿起電話給B女,約半個小時後見面,然後駕著車揚長而去,這樣才叫狠。

我是個討厭吵架的人,尤其又不是吵架可以解決的事情,只是讓人討厭而已。今天不管小白臉男到底有沒有說真話,(男人要說真話的機率,大概跟女人不會情緒化的機率差不多吧)身為聰明的女人,就要知道什麼時候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信賴是關係維繫的基礎,自己動不動就拿懷疑來做文章,明明知道事實不會太可親,又硬要深掘對方的瘡疤,然後又沒有接受真相的勇氣。敢吵,就要敢分。自己如果不能承擔行為的後果,又要拉拉雜雜地把責任歸到對方頭上,我沒有辦法欣賞。

一句話結尾,自己笨,就不要拉著世界認同你不笨。沒事搞的我很鳥,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很不安,所以想從攻擊別人獲得一些安全感,但是找不到人可以攻擊,所以只好攻擊自己。

有沒有人肯說他願意娶我,有沒有人願意跟我說他愛我,還是至少不要跟我說,他喜歡我沒有我喜歡他多。

可不可以不要誠實,可不可以不要說反正我一切都計劃好了,他反正同意就是了。

我就這樣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了嗎? 這樣會不安,應該不是我不正常吧。

昨天還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愛人會發現自己潛在的勇氣,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但是鏡子裡憔悴不已的臉孔,連油漆似的粉底都檔不住的洩氣,

我決定要用立可白把畫出的圖畫抹白,重新來過。

這次的樣子,得要當個被愛的角色。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荷蘭不僅大麻合法,性行業也是登記註冊的合法行業。紅燈區更是連馬市長都親自造訪過的阿姆斯特丹著名景點。
其實紅燈區之所以成立,主要是荷蘭政府認為讓性行業合法,不但可以幫助女性們脫離黑道的控制,更可以讓她們享有平等的健康、社會福利。
至於成效如何,則是眾說紛紜。至少,紅燈區的黑道老大們還是隨處可見。

紅燈區,距離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大概十分鐘步行,一間一間的櫥窗,在入夜後便紛紛點起紅色的霓虹燈。一間櫥窗的大小,大概也不過就是放張高腳椅的空間,櫥窗一開張,櫥窗女郎便會拉開窗簾,坐上高腳椅,等待客人上門。
如果客人選出中意的女郎,便可以從櫥窗旁的側門走入,付了錢,女郎就會從櫥窗中消失,到後層的窗簾後為客人服務。

紅燈區,說實在的,建築物可說在阿姆斯特丹是數一數二的精緻,
運河、小橋、穿流不息的人們,環繞著中心教堂,形成另一個不同的世界。
說到教堂,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紅燈區會圍著教堂而立,
只是大家都會打趣的說,不是先去懺悔,然後去尋歡,要不就是尋歡完,到教堂去洗清罪惡。

到了阿姆斯特丹幾次後,不禁懷疑,在眾多觀光客的注視下,究竟有多少人會真正走進櫥窗裡去。
不過,大陸和日本觀光客倒是個個都盯著櫥窗不放,
只是,根據不成文規定,在紅燈區絕對不可以拿起相機,對著櫥窗女郎猛照。
這可會犯了大忌,如果你應是不信邪,櫥窗旁的保鏢肯定會好好教導你一番性產業的禮儀。

由於荷蘭華人特多,當然紅燈區也為喜愛東方口味的客人們設想周到,
特別畫出亞洲區,在那裡,你可以看到身材妖嬌的東方女子向你盈盈一笑。
唯一遺憾的就是,女性顧客的需求現在仍未被正視。如果他們有拉丁猛男區,我一定會第一個去ㄍㄠ關的啦!

說真的,我覺得反正男人只要獸性不改,不管明的暗的,總是會找到管道抒發。與其看到報紙上政客召妓的醜聞,還不如大家都攤開了來。
免得事後遮遮掩掩,東推西拖,多難看。想像一下這樣的對話:
「你今天下班以後要幹嘛阿?」
「去紅燈區阿。」
「喔,那你記得38號那一間星期一公休喔。」
「是喔,那只好去一區那裡找找,聽說他們現在打八折。」
「對阿對阿,那個西班牙帥哥今天會上班唷!」

嘿嘿,想著想著,不禁流口水嚕.........

圖解:白天的紅燈區,乍看還以為到了蘇州河畔咧...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中國歷史上不愉快的回憶,大家一聽到毒品,總覺得是昏了頭了才會去嘗那種東西。雖然我對毒品沒有什麼特別的偏好,但要介紹世界上唯一毒品合法的國家,總還是得作點說明。

毒品,Drug,英文名倒挺中立。
有分兩種:soft drug,hard drug。
大麻、魔幻香菇,是屬於 soft drug,至於古柯鹼之類的就屬於後者。
在隨處可見的 coffee shop可以找到 soft drug,而 hard drug我就不曉得了。(另外一提,coffee chop 在荷蘭就是指賣 drug 的咖啡店,當然在coffee shop 還是有"正常"咖啡供應,另外還會賣用大麻作的茶或蛋糕。而不賣 drug的咖啡店,則叫做 cafe。)
如果你走進 coffee shop 可別說我要大麻,因為大麻的種類可以多到五十多種,這時就可以跟老闆要 menu 來仔細研究,名稱、價錢全寫得清清楚楚。中等價位的差不多一公克一點多歐元,
換算台幣四、五十塊。如果你一次買超過十克,還會有一點,集滿十點再免費送一公克。學生常抽的有 orange bud、northern light等等。

雖然荷蘭是唯一毒品合法的國家,但這可不表示只有荷蘭人才抽大麻。
美國、歐洲、印度室友樓友在來荷蘭之前,早就捲煙捲得熟練的很,只是大家都表示荷蘭大麻的品質真的好的多,加上價錢便宜,所以抽大麻就跟抽煙一樣平常。

大麻其實就是植物的穗,看起來跟稻穗有點像,只是是綠色的,聞起來有很新鮮的草香味。難怪有人叫抽大麻叫哈草。因為荷蘭大麻品質新鮮,含水分重,如果光抽大麻很難點著。
所以通常的捲法是,先拿專用的paper ,把大麻穗撥碎,再從香菸裡倒出一些煙草,弄齊後捲起來,尾端放上用厚紙捲成的濾嘴,再在有含膠的 paper 上一舔,就完成了。看起來簡單,但是生手可能要花上半小時,老手也要五到十分鐘。

因為荷蘭風大,所以還有一種管子剛好是一根煙的容量,你可以在家裡慢慢捲好以後,就可以帶著出門,看是在海邊還是在公園慢慢享受。

據說,所謂抽完大麻 high 的感覺就是動作變的緩慢,但是腦袋卻異常靈敏,
對於周遭的事物變的敏感,所以小小好玩的事,都可以讓你笑上半天。
當然,容易笑也容易哭囉,所以心情不好的時候,建議還是別抽,因為難過會呈倍數成長。
為什麼說據說呢?當然不是自己沒試過在道聽途說,只是自己對於大麻的反應跟別人不太一樣,剛開始是吐、再來就是超級想睡覺。完全不能體會飄然物外的快感。最多就是想好好睡一覺的時候,跟別人分個一口,就可以好好睡上一晚。

對於初學者,一下就抽大麻,可能嫌太猛了一點,所以就有大麻作的蛋糕,暱稱 space cake,有點像台灣的海綿蛋糕,只是小小一片就要五歐元,兩口就沒了。因為吃 space cake,最後會經過胃吸收到血液裡,所以大概要半個小時以後才會慢慢有感覺。算是幼幼班的 drug。

另外,奇幻磨菇,mushroom,算是挺特別的一種 drug。之前有新鮮的和乾燥的,最近聽說乾燥的被列為禁品,大概是乾燥的比較不容易看出有沒有被亂加化學添加品吧。
不過,根據「專家」的說法是,乾燥的大概吃了兩三朵就有效果,新鮮的可能要吃上一大包。
所以聽說被禁了,大家紛紛搖頭大嘆可惜...
Mushroom的效果跟大麻不太一樣。大麻是放鬆效果,mushroom則是會產生幻覺。有一種貼切的形容就是:會看到粉紅大象。
大麻可以天天當飯抽,mushroom 一個月最多只能吃一次,而且前後不可以吃東西或喝酒。
而且幻覺不容易預測,所以不建議單獨吃,朋友一票大夥而還可以互相照顧,一起抓大象去。

在台灣,毒品跟 loser的印象常常被連在一起。在荷蘭,coffee shop 裡阿公阿媽、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或是帶著貝比、小狗的媽媽,都不是什麼新鮮的畫面。大家打趣的說,不知道那狗狗吸了一晚的二手大麻,最後會不會也 high 起來!
嘿嘿......

圖解:正在捲煙的義大利人。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約克最有名的地標當然非約克大教堂莫屬。York Minster,建於西元1220年,花了兩百五十年完成現在的外觀,按照這樣的進度來算,巴塞隆納的聖家堂不曉得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完成,更何況,聖家堂基本上是私人酬資,情況更不樂觀了。阿東在爬上所有大教堂都會有的高塔後,忽然有感道,試想中世紀汲汲營生,為一口飯而掙扎平凡老百姓,在看到這樣的建築時,怎麼能不傾倒在宗教的偉大之下。是阿,經歷玫瑰戰爭,二次世界大戰的轟炸,約克大教堂仍舊屹立不搖,應該算是奇蹟一件吧。中部的春天來的比較慢,櫻花開的燦爛,滿地的花粉紅,加上隨風飄落的櫻花雨,我們隨著導遊慢慢走過約克的故事。

英國在這一點還值得讚賞。每個古老城鎮都會有一種由民間自動發起的免費導覽,也許基於愛鄉的熱情,也許對於歷史的研究,導覽們不收一分錢(這在物價高的英國,可說是一大福音。),緩緩述說每一棟建築的背景,如數家珍的程度,讓你在短短兩個小時內,一瞥城鎮的靈魂。

PS:克立夫塔,像不像一顆大布丁?

約克的名產,除了台灣西雅圖有賣的約克夏奶茶外,還有約克夏布丁,跟一般人不知道的傳統巧克力。台灣的約克夏奶茶,添加了杏仁香料,冬天喝一口,馬上暖到心底。不過英國的花樣倒沒有這麼多,跟所謂的法式咖啡一樣,是到了台灣才更加發揚光大。知道古典玫瑰園吧,喝過倫敦麗池酒店所謂上游社會下午茶的人,一致公認,還是台灣古典玫瑰園來的好喝。而約克夏布丁呢?跟布丁更是一點關聯都沒有。傳統的約克夏布丁,是佐餐麵包的一種,中間有一個洞。後來,有人把碎肉阿,醬料阿塞進洞裡,變成超大型的布丁,一個就可以吃到解腰帶,撐倒在椅子上。約克巧克力倒是出我意料之外,原來鼎鼎大名的Rowntree是十九世紀的一對約克兄弟,成功地將傳統小店擴大經營成全國事業,並為約克創造了上千個工作機會,不過,後來最後還是被瑞士Nestle買走啦。說到這個,最近鬧的沸沸騰騰的MG出售案,也是上千的員工將會因為關廠而打包走人,現在就期待哪個大陸凱子願意收購,但是數億元的資遣費,誰吃的消阿。(我們公司的倉庫出貨員年薪就百萬咧!!)

約克的古城堡現在改建為維多利亞時代的博物館。從維多利亞寶寶的穿著,新娘的穿著,到閒逛的舊街道,博物館都完整收集,重現當時的景緻,感覺有點像是彰化的民俗文化村。不過,複雜繁華的時代背後,還是不免有著社會的黑暗面。投進20pence硬幣,哇拉哇拉作響的機器中間有一個神父比手畫腳地祈禱著,喀拉一聲,中間的小人就被吊死了。恩,很有教育意義吧,我想。

PS2:今天除草去了,後院經過一個冬天的漠視,已成叢林一,除了四大袋咧,現在手有點廢掉的感覺。反正是兩人行咩,一些肉麻的甜蜜就恕我偷懶跳過啦。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七世紀,為了逃避宗教迫害,一群英國清教徒逃往新大陸尋找新生活,思念故鄉的心情作祟,便將落腳處鑲進故鄉小鎮作為命名。York,當然就是紐約(New York)的起源。約克的歷史可以追朔至西元71年,羅馬人以此地為軍事據點,後來陸續經歷維京人入侵,諾曼第國王征服者威廉的破壞又重建,約克逐漸演變成中古世紀北英格蘭的首府,現在則是僅次於倫敦,最多觀光客造訪的英國小鎮。

呼...上完歷史課了,開始來說說有趣的約克三日遊吧。

一下火車,沿著環繞整個城鎮的羅馬圍牆,我一下就愛上這個地方了。很驚訝吧,身為反英集團一分子的我,也會有被英國感動的時候。(如果這種時候可以多一點多好...)英國北部的B&B普遍來說水準都很高,我在網路上找到的一間B&B不大,但是房間佈置的相當有格調,紅色雛菊的床單、被套、小抱枕,配上籐邊的兩人早餐桌,跟盡情取用的茶包咖啡,有浴室的雙人房( Double En Suite)一晚44英鎊,還有送到房間裡的英式早餐,已經被英國高消費物價剝削習慣後,忽然有點受寵若驚的震撼。



約克第一晚,我們就跑去參加了所有旅遊書上一定會提到的Ghost Hunt,集合地點是存在了至少有一千年的The Shambles小巷,中古世紀傳統的木造建築,即使整個房子已經歪向一邊了,還是很牢靠地堅持著。一個穿著一身黑西裝,黑披風,帶著傳統黑色高禮帽和黑杖的先生,一臉嚴肅地宣佈今晚訪鬼大會即將開始。首先,最重要的注意事項,當然是請大家乖乖繳錢,嘿嘿。一個兩千年歷史的城鎮,真的要算,歷史住客大概都比倫敦人口還多了,鬼故事還會少嗎?鬼先生有點像是個魔術師加喜劇演員,一邊怪裡怪氣,加油添醋地指著房子裡曾經發生過的故事,一邊又惡搞參加的團員,逗的大家哈哈大笑。跟著鬼先生穿過約克大街小巷,回到中古世紀許多駭人聽聞的場景,其中最後結尾的故事最令人毛骨悚然。(雖然之前已經有一個小孩因為鬼先生演出將刀切進手腕,流出實在有點假的血而昏倒,但是基本上還是以娛樂為主軸)晚上八點多的天色是深寶藍色夾雜一點灰,殘存的光線透漏著一點詭譎,走過復古式的紅磚建築,我指著落地玻璃裡的人家,跟阿東說這種房子感覺真不錯。鬼先生接著帶大家圍在一片小小的空地,說道,中古世紀有許多工房(workshop),收養貧窮人家的小孩做學徒,其中一個黑心的工頭,收了政府補助的錢,卻不照顧小孩的吃穿,一旦有小孩病死,他就把屍體塞進地下室的櫥櫃裡,不知情的學徒還以為失蹤的小孩是受不了訓練逃走了。一直到有一天,一個學徒因為長期營養不良,終於體力不支倒下,工頭照例把他抱到地下室,塞進櫥櫃裡。豈知,學徒沒死,只是暈倒,而工頭根本懶得去查看。小孩悠悠醒來,發現自己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空氣瀰漫著腐爛的氣味,他疑惑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本能性地伸出手探索,軟軟爛爛的觸感,拉進一看,居然是以為已經逃走的夥伴,腐爛了一半的臉孔,全是肥蛆到處蠕動,他一慌,向後一退,居然又躺在另一堆屍體上,腐爛的,半腐爛的,白骨,他開始猛力拍著櫥櫃,恐怖地放聲大叫,慢慢地,蛆爬向他的臉,鑽進他的耳朵,他只能一直大叫一直大叫。

忽然覺得有種寫不下去的感覺...

故事的結尾是,小孩的尖叫聲驚動了樓上的學徒,大家隔天議論紛紛,最後,警察來調查才揭穿了事實的真相。工頭忽然良心發現,發了瘋,自盡在工房的地下室裡,向被殘害的靈魂贖罪。鬼先生指著身後我剛讚賞過的一排房子說,這些工房早就已經被釐平改建,蓋起一棟棟豪華的房子,但是住戶們卻偶而會在寂靜的夜裡聽到小孩的尖叫聲,充滿驚慌和恐怖的尖叫聲,久久不能平息。

ㄜ,好吧,那我要重新考慮一下我的購屋計劃了...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