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歐洲物價到底貴不貴?跟坐一趟公車就要近百元的英國比,當然不貴。不過生活久了就會習慣,就會適應。荷蘭也是一樣,社會學有一項研究是以全球的麥當勞的定價來探討當地的物價水準,不過,荷蘭的Burger King比較好吃,那就拿Cheese Whopper來比喻好了。台灣一份套餐99元,荷蘭一份Cheese Whopper Menu,應該是五歐元有找,換算台幣是200元左右。所以,可以簡單地來說,荷蘭的物價大概是台灣的二至三倍不等。(順便提供一下英國資訊,英國的物價其實在帳面上跟歐洲差不多,一瓶3歐元的酒拿到英國還是3元,只是單位換成英鎊,就硬生生貴上三分之一。)

萊登大學很貼心,基本上學生都有宿舍可以住,只是貴跟便宜而已。外國學生通常是透過國際學生中心安排住的地方,在入學之前,就會有確定的地方可以住。如果是我住的Stationsplein,大概一間單人房差不多270歐元,算算一萬出頭,這是最便宜的宿舍。如果是住到Hooigracht,一間小的多的單人房,要價就要450歐左右。再講點更讓人吐血的,萊登小鎮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學生,大概每個轉角都會遇到學生宿舍。宿舍的定義很廣,反正晚上會看到一群人拿著啤酒在門口群聚的,十之八九都是學生住的地方。當地的學生會有自己的管道可以找到宿舍,價錢絕對在200歐元以內,而且政府還幫忙補助一半。外國學生想找這樣俗又大碗的地方,我勸還是放棄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想法。一來,你得要知道哪裡有空房可以出租,如我所說,看起來是一般住家的地方,其實就是學生群聚之處,從哪裡找起?小歸小,走遍萊登也是要一番功夫的咧。恩,看出租條?學生活動中心很多啊,不過都是荷文就是了。算你真的有心,還去找了翻譯來研究,荷蘭學生的不成文規定,舊住戶可以對有意分租者進行面試。看過電影[西班牙公寓]沒?(建議所有出國留學者,都可以看看唷!)真的是會問你的興趣,性向,如果志不同道不合,住起來也辛苦。不會說荷文嗎?也不是沒有機會,就看個人運氣了。

呼...已經累了說...

簡單地來說,外國學生,尤其是就讀繁重科系的學生,是沒有這麼多精力去耗費的。就連要在同是外國學生宿舍中轉房,就已經是浩大工程。學校有負責的專門單位管理學生宿舍,基本上,要申請轉宿要越早越好,最好是沒入學前都先說好,不然,就要勤快點去搞懂所有的程序。全世界都一樣,行政單位永遠是會讓你心力耗竭,恨不得可以開口罵髒話,卻又要吞進肚裡,掙扎出一副笑臉的痛快經驗。

生活費呢?要看個人生活方式而定。簡單來說,在荷蘭,如果你無能自己弄頓飯糊口,那就請多準備一些現金唄。如果偶而上一頓館子,少不了要20歐左右。憑藉經驗跟冒險精神,多多少少可以找到價美物廉的珍寶,但是能夠15歐以內可以不用自己下鍋,還有人幫你收盤子洗碗的,大家莫不抱著感恩的心情,感激涕零地將眼前的食物一掃而空。所以,現實一點,還是學會自己煮飯吧,天天吃Burger King或是Kebab也不是辦法。(註:Kebab,土耳其式烤餅,有一點點像沙威瑪,是半夜所有店都關門,又忽然肚子餓的最好良伴。大約5歐元一個。)超市還有分等級的,某些開的晚的,地點比較繁華的超市,價格就會比較貴。另外,歐洲還有Aldi,是一間連鎖超市,標榜不賣名牌,但是該有的東西都有,貌似可口可樂,卻叫做可愛可樂之類的,如果你不介意,價差與火車站對面,星期日還選擇性開門的超市比,可以省上1/3。

歐陸最棒的,就是星期六會有市場。英國到目前為止,我只看過週末跳蚤市場,賣一些嬉皮吉普賽風的玩意兒,真正可以挑到新鮮蔬果和剛出爐道地麵包的,還是讓我念念不忘的小鎮市場。從荷蘭乳酪,現剖哈林魚(你要去荷蘭,卻不知Harring?嘿嘿,你可能要下點功夫研究當地文化唷!)到水果蔬菜,以及當季花卉,一應俱全,而且一定比超市便宜的多。所以,逛市場是每週必做的功課,如果,真的節儉一點,每天10歐,說不定可以搞定。為什麼說「說不定」呢?因為做人還是要交際,偶而邀請大家一起來吃飯,真的可以增進許多交友機會,更別說,我賴以維生的酒啦。說到酒,這可是比台灣便宜許多。一瓶台幣20元的啤酒,和一瓶120元的紅酒,可是陪我度過許多寂寞的夜晚。至於癮君子呢,建議可以透過人際網,從亞洲帶來,因為煙稅貴的離譜,今年去荷蘭,煙又漲了,一包得要價4歐元,自己算匯率吧,我可以在台灣抽上三包咧。(那天供貨不及,在London買了一包萬寶路,嘖嘖,5鎊,300NT,我的媽呀。)

所以,一個月省一點,可以押到4萬元以內,包含住宿費。

至於英文的部分,連市場阿伯都可以跟你講英文啦,而且不帶腔,用法近似美式英文,卻又沒有含滷蛋的西部槍,或是RAP式的加州腔,可是堪稱完美英文。不過,如果你可以用荷文點啤酒或是咖啡,通常會得到閃閃發亮的讚許眼光,反正,住久了,或多或少也會學上一兩句的,不然,連洗髮精跟潤髮乳都搞不清,洗衣精買成柔軟精可是會讓人抓狂。而且,對於荷蘭人來說,英文畢竟是第二外國語,大家都會說,但是還是不及荷語流利,所以,我還沒有聽過有誰當場開口罵英文髒話的,最多就是冷冷地說,I cannot help you。(不過,那天台灣夜市賣盜版DVD的歐吉桑開口罵Shit,我應該會感動至極吧。)

如果還有對於荷蘭有相關疑問,可以參考網誌內的文章,或者直接留言,一年,說長不長,但是可以深入的部分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大家提醒希望了解的部分,我會努力回答滴。

圖解:夏天快樂的萊登學生!!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從萊登大學管理學院國際管理MBA畢業兩年多,現落腳第二份工作,在英國努力變成超級業務中。不知不覺又到了入學季了啊,收到關於萊登管理學院MBA的疑問,怎麼樣也不能敷衍地帶過,畢竟是投注了一年,最後拿到拉丁文證書的課程,嘿嘿,有太多太多可以說,問題是要如何從腦袋裡把那些記憶挖出來而已。

萊登管理學院,LUSM,Leide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創立於2001年,是萊登五百年校史裡的新生兒,最初只開放一個課程,MS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在第一批學生畢業以前,課程就通過MBA審核標準,正式改名為MBA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既然叫做MBA,收費也就不比一般荷蘭碩士課程大約一年2、30萬台幣的標準,一口氣飆升到將近90萬,而且還逐年增加,今年的收費是一年2,9000歐元,突破百萬大關。

為什麼一個連加入世界MBA課程評比的資格都沒有的學院,敢這樣大落落地搶錢?(通常,要成立超過五年以上的課程,才會被納入評比的名單中)一手創立學院的院長功不可沒。Jacob de Smidt,是鹿特丹管理學院的前院長,畢業於美國Wharton Business School,同時也是歐洲管理學院的創辦人。可以說,他以草創學校為樂。在入學典禮上,院長說,MBA的趨勢一直在改變,目前歐洲普遍要求學生需要具備五年以上的工作經驗,他卻認為,MBA不應該是已具有一定社會地位之成功人士的俱樂部,也不是砸錢來交換名片的獅子會。他的理念是給予積極有商業野心,無論背景為何的年輕人,一個互相切磋,激起火花的環境。所以,院長大人,就負責從他的人際網裡頭,在各地挖來一等一的教授,在Leiden學生城裡一角,開始向把LUSM推上世界知名之路前進。

基本上要在一年內把"五管"吸收殆盡,一定要有跟他拼了的心理準備。一個半月為一個Section,雖說一個Section只有三門課,一天一堂,可是下了課,總有讀不完的Paper,和一大堆的小組報告。對了,就是小組報告。LUSM絕對不是那種你可以關起門來把自己的書讀好的課程,像是怕你這輩子沒說過話似的,針對品牌作行銷專題,選擇國際企業作分析,併購成本及效益評估,如何建立轉化新興科技為利潤的Business Model,每一個小組都要利用下課時間,作出一定的成果出來,還規定每個人都要開口說話才行。所謂國際管理,也就在這種磨練中,學會怎麼跟不同人種打交道,培養自己的特色,不要變成小組裡的累贅。

當然,各國的商業課程基本上都很講究小組研究。如果真要說LUSM的特色,大概就是學生本身了。記得在就業性向測驗中,全班居然有2/3以上都屬於冒險型人格,難怪囉,肯花上大把銀子選擇一個新興課程,基本上,就是一種冒險。學生的個姓塑造了學校的風格,因為新,所以沒有慣例,因為新,所以很多疏失要靠學生去爭取,去改善。學院的管理人員也很多都是30出頭而已,跟學生打成一片,anytime,都可以敲門進去副院長辦公室洽談。(院長忙著作行銷啦,要找可能要約時間,不過會自己開課,大小學校活動都出席的院長,也是難得了啦。)學生之間,也會主動發起很多交流活動,Work Hard, Play Hard嘛,更何況人才濟濟,又是雙碩士學位的德國財務專家,或是準備青年創業的土耳其才女,還是社會心理學背景,曾經外派日本的荷蘭大美人,大家一起擠在運河上的露天座,有Heiniken在握,雖然大家擺明著互相競爭,但是那種跟出色人才在一起的愉悅,現在想起來,還是挺過癮的。

今年LUSM要邁入第五屆,課程也從當初只有國際管理學位,增加到現在還包括了商業法,資訊管理以及航空管理的學位,充分運用了萊登大學身為荷蘭第一大學的豐富資源,跟其他系所合作,大家一起來撈錢,喔,不不不,是大家一起來Complete學院版圖。

其實念MBA就是要砸錢,不管是砸自己的錢,企業贊助的錢,或者是爸媽男朋友的錢,然後希望能藉由專業訓練的資格,將來在就業市場撈更多的錢。如果是需要MBA的光環,或是學校認識的人脈,畢業後即進入歐洲百大企業,狠狠地賺上一堆歐元,LUSM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基於荷蘭就業法,跟學校有限的協助就業經驗,還是得靠自己的本事,才能有幸掛上知名企業的狗牌,擁有寫著經理名片跟配置落地窗的辦公室。大部分的人還是選擇回國,在各領域發揮所長。事實上,我們班的同學都有不錯的發展,荷蘭的同學有在海尼根當行銷,或是荷蘭最大乳品公司Compina當經理,德國同學現在在倫敦金融大樓作財務顧問,大陸同學在國際行銷顧問公司作分析員,印尼同學則在L'roeal當Product Manager,不過,憑良心說,大家之前都有不錯的工作經驗,年紀也至少都在28以上。所以,對我來說,大學一畢業就念MBA像是"偷吃步",先把文憑拿了起來,仍舊要把工作經驗補足,不可能一步登天。

還是有人會抱怨花了這麼多錢,並沒有像想像中,一畢業就有大企業來拿聘書等你。但是,因為我沒有這樣的預設,也談不上失望。International Management什麼都談,什麼都討論,LUSM由於荷蘭的殖民歷史,有不少印尼學生,教材部分也特別加入亞洲個案的研究,對於非專攻商業背景的學生來說,可以從不同的面向,對於管理學有基本的了解,但是課程不強調工具的應用,像是行銷工具,跑數據,或是財務計算等等,都不會碰到,如果特別要針對哪一方面深入研究的,可能要自己下工夫。至於教授師資,重點課程絕對都是可以讓你挖寶挖到碰不到底的實力派人才,不時還會邀請各大企業來作Guest Lecture,端看你能利用多少,吸收到什麼程度。

呼....一口氣嘮嘮叨叨這麼多,希望能提供至少關於學校風格的一點點藍圖,商學院百百種,選擇適合自己人生定位的課程,才不會花了一堆冤妄錢。

圖解:班上發起的世界食物嘉年華,啊,我只會煮咖哩飯說。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聽說在雅虎搜尋上打入荷蘭留學,會出現我的網誌呢,真開心。

既然這樣,就來說說我的荷蘭留學經驗,也不算是幫荷蘭宣傳啦,就當做參考用的好了,畢竟兩年前熱熱烈烈討論過的荷蘭經驗,現在早已風輕雲淡,我想,三年前摸無路的情況,現在還是差不了多少。

基本上,荷蘭是以公立大學為主。不過,因為接待外國留學生的經驗豐富,所以學費也早就調整成本國學生和外籍學生兩種標準。也不用說人家種族歧視啦,因為所謂的外國學生,大部分都是來自歐陸的交換學生,他們都是以原來的大學學費計算。貴,還是貴到研究所的課程跟宿舍收費標準而已。平心而論,學費還是比英美水準來的物美價廉許多。

不過,本姑娘當初是以商學為目標,就拿我申請的過程來實際說明一下。

到荷蘭留學第一步:拋棄美式MBA的思考。
怎麼說呢?很簡單,因為歐陸不來排名這一套。如果你硬要比的話,當然可以拿全世界商學院排名來給各個學校套上名次。不過,就算你套上了,也不能怎樣。法國的HEC,瑞士的盧森,除非你精通法語或德語,而荷蘭的RSM(鹿特丹商學院)當然提供英語課程,但是又怎樣?你也不可能一畢業就期待聯合利華就高薪聘請你去做顧問。所以如果要把MBA作為留在當地的跳板,可能會被現實狠狠打醒。原因簡單地來說,商學還是要結合語言跟本地背景,要搞行銷,卻連開口都是人家的第二外國語--英語,恩,大概就像要在高雄擺檳榔攤,卻只會說國語一樣,溝通當然可以溝通,但是卻不能深入民心。加上歐陸錯綜複雜的外國人工作政策,機會不是沒有,只是相較美國,絕對會讓你找工作找到抓狂。

再者,荷蘭學校就算再知名,對於世界另一端的島國來說,還是很陌生。萊登大學,在荷蘭的地位大概與劍橋不相上下,是每個荷蘭人聽到都會不自主立正的學校,你聽過沒?到荷蘭留學本身,就是一種冒險,台灣人對於荷蘭的認知,大概不比冰島多一些,我是這樣深深地認為。

那你會問啦,我幹嘛沒事跑到這樣的國家去拿一個大家都不甚了了的MBA?

只是因為不想走上一樣的路而已。從政治走向商學,我沒有太特出的天份,也沒有顯赫的背景,一個學位代表了不只是專業的訓練,更加上選擇的心路歷程。我希望和別人不一樣。就這樣,很簡單的理由,想去一個沒有既定框框的地方,重新開始,重新找尋自己的方向。當時,我只申請了萊登的MBA,還有幾間英國的行銷課程。英國和荷蘭的入學許可都拿到後,荷商ING部分補助的獎學金,和跟據荷蘭教育中心描述,是像劍橋一樣美的萊登校區後,我就不顧一切地拋下所有對英國美學的幻想,出發到荷蘭去滴。

(尤其陷在在英國工作後,我更加慶幸當初的決定。故意不選字的,我真的是陷在這個該死的英倫了...)

第二步:選課
至於選課的部分,所有的課程都可以在www.neso-taipei.org.tw 荷蘭教育中心裡頭找到資訊。而且有提供英語課程的學校,大部分都會貼心地提供英文網站和資料。說荷蘭人懂經商,這一點可一瞥端倪。荷蘭出名的不外乎是水利工程,畜產生化研究。另外,由於荷商Philips的需求,電腦工程方面也是嚇嚇叫,只不過大部分都是印度人跟大陸人的天下,台灣人要學IT,可能還是大數選擇美國吧。至於商學,學校是一大堆,但是要搬的上檯面的,不外乎各大城市的國立大學。像是北方葛洛尼恩大學 University of Groningen,馬斯垂克管理學院 Maastricht School of Management,烏特列茲大學Utrecht University ,我念的有五百年歷史,荷蘭最古老的皇家萊登大學 Leiden Universiy,還有世界鼎鼎有名的RSM鹿特丹管理學院,Rotterdam School of Management。但是,因為沒有人可以告訴你,A校的國際行銷,跟B校的國際管理那個比較好,公立的Delft大學資管學位是不是比私立的Nyenrode大學的財管來得有價值,一切都要自己來下判斷。

所以,第三步:你要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
雖然台灣留學荷蘭的人數慢慢增加,但是整體來說,仍舊不容易可以歸類成一個Database of Success。像是Warton學院畢業生中,進入百大企業的人數,出社會十年後,薪水收入破千萬年薪的人有多少之類的數據,在荷蘭的學校中,不太容易得到一個"正確"的答案。所以,得要花上一些時間,去了解學校的特色,了解教授的背景,如果行有餘力,去學校實地走走也是不錯的選擇。這一點,不管是申請哪裡的學校都是必做的功課。商學院通常都會有行銷宣傳的單位,學校的風格也可以從互動的過程了解一些端倪。(當初雖然拿到Manchster商學院的許可,但是學校的姿態實在是跩到讓人很不爽,一付多你一個沒什麼好處,少你一個也沒差的死德性,如果真的開學後有問題,我想學校也不會管你的死活吧。)

第四步,獎學金。
荷蘭基本上所有的獎學金都是透過荷蘭教育中心辦理。你符合哪些獎學金的條件,荷蘭辦事處都會主動幫你提出申請,包括私人的羅益強獎學金,ING安泰獎學金,以及聯合利華獎學金等等,含有學校方面提供的Delta獎助金,都可以透過他們獲得資料,如果有需要面試或補充資料,他們也會安排時間和通知,周到的很咧。只是拿到獎學金的條件就見仁見智了,沒有什麼客觀的標準,我也不曉得我當初為什麼會拿到ING的獎學金,畢業以後也沒有在ING工作,不過ING有一個很好玩的Buddy計劃,會在荷蘭當地找一個ING的夥伴,偶而聚聚餐,有什麼問題,也可以Call你的Buddy一起來討論。

至於博士嘛,我只有一些很有限的資訊。基本上,荷蘭的博士是屬於工作簽證,和學校簽約,協定一些講課時數和薪水的條件。可以跟所在科系申請,找好指導教授,選定研究領域,至於是否要在系上負責一些大學部的講課或是專心研究都是根據個人和系上的協定,沒有什麼既定的方式,地點也不限於全程要在荷蘭完成。我認識的政治系朋友,目前在萊登的政治學院攻讀博士,薪水換算台幣大概四萬左右,不含食宿,要帶領一些Study Group,也要講課跟批考卷,講課時用英文進行,但是批考卷則是荷蘭文。

說了這麼多,總歸一句,荷蘭是個用英文可以通行全國,但是要在當地存活下來,或多或少的荷蘭文是少不了的國家。買洗髮精,卻買到潤髮乳的挫折,會督促你慢慢融入當地的生活。荷蘭人在文化行銷的歸類中,是屬於女性化卻極為個人化的範疇,你看不太到極端的貧富差距,因為名牌或奢侈品不符合荷蘭人節儉的個性,你沒房子住?政府給你。你沒錢吃飯?政府補助你。你羨慕大家夏天都可以去渡假?政府也不讓你覺得委屈,還會提供錢讓你享受跟大家一樣的福利。在荷蘭一年,我沒嘗過什麼叫做種族歧視,沒有人會因為你穿旗袍對你多看一眼(好啦,露胸露腿的那種,人家不看就是一種汙辱了。)相對的,那種你就算醉倒在路上,都不太會有人對你多問一句的孤單,是免不了的副作用。鄰近多國的地理環境,也是當初我選擇荷蘭的原因,你如果住在邊界,不小心單車騎太遠就會跑到德國或者比利時的便利性,如果你不是只想閉關自省的書蟲,大概可以蒐集歐洲八國以上的明信片。

在英國快一年了,不時想起荷蘭得好。我不想掩飾當初在荷蘭得去看心理醫生的沮喪,(不過,一年的學生保險,看心理醫生都免費,也還不錯啦。)每個國家都會有的不適應,都會有的寂寞,現在想想也是選擇出國留學應該有的經驗。MBA並沒有帶給我什麼光鮮的頭銜,學校方面也沒能在求職方面也太大的助益,畢竟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份,是荷蘭人根深蒂固的觀念。但是在Leiden的一年,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年。因為我認識了現在的生命夥伴,也了解了生命的選擇題,永遠不是123可以回答的。運河和乳牛,我在回英國的飛機上看著,荷蘭阿荷蘭,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鄉愁阿。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辦公室的格局,兩排房間對望著,長廊走到底左手邊,就是頹廢315。

兩人房的隔間,在阿東與印度人進駐之後,終於完成一幫人長久以來的夢想:315基地。
15坪大的空間,隔出了一半,擺上了三張沙發、兩張茶几、幾個投射燈,再加上永遠喝不完的啤酒和土耳其水煙斗,以及從沒停過的音樂,
這就是我們幾個他鄉遊子遊女們的天堂,牆上的歐盟星星旗守護著我們,讓我們永保享受生命的315精神。

當然,還是要有唸書的時候。
雖然我只有在自己房間什麼都念不下的時候,才會窩到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唸著。明知道這裡是效率的黑洞,還是寧可在大家的干擾下,暫時忽略一下自己的寂寞。遇上報告熱潮,三張沙發上就會出現五台筆記型電腦,大家各據一方地趕著Last Minute。
美國人丹從希臘考古學期刊中抬起頭,說,嘿,這句拉丁文是什麼意思阿?哥倫比亞先生和阿東便接了過去,開始試著去揣測他們拉丁祖先的智慧。
義大利人安東尼從門口衝進來,哀嚎著他兩個禮拜只有一百個字的進度,懇求誰能來救救他的政治哲學報告。政治學是我們那兒的惡勢力。兩個政治碩士、四個政治學士,就連學考古學的丹都能跟你講上一大篇亞里斯多德。
所以,我這個國關不才生,樂的乖乖在旁邊打相互廝殺的模擬遊戲。

安東尼的那份報告最後遲交了一個禮拜,耗費了五個人的力量,才終於完工。
他說,要是用義大利文寫,我半個小時就可以交差了。就算是上台報告,記得我上次抽了兩筒草,還不是滔滔不絕的硬是掰了20分鐘。我看著他一付志得意滿的樣子,再看看旁邊疲累不堪的智囊團們。唉,義大利人~

荷蘭沒有流浪狗,卻有流浪漢。從315窗外一望,火車站外的空地,常會有一群流浪漢聚集烤火。他們各有專長,有的偷腳踏車,有的在車站唱著小調,有的就負責管理這一群人。

流浪者經紀人?很新鮮吧。

一次為丹餞行的派對上,義大利人們從車站找來了彈吉他的流浪漢,請他到315來表演,
那個老人反覆的彈著那一百零一首旋律,哼著不成調的旋律。
忽然有人在窗口外叫囂,老人說,那是我的經紀人,他不准我來,我回去還得給他錢。
大家面面相覷,卻還是很熱烈的捧場。

315的門一直都是開著的,而大家除了睡覺時間以外,一定會準時來報到。
十二顆星星旗,也不斷的提醒我們內心裡不可遺忘的315精神~

註:那天阿東問了我一個問題,315是什麼?恩,原來當初根本沒有這樣一個房間號碼,我真的記性很不好,連待上大半年的地方,都記錯了名字。我聳了聳肩,既然是象徵已逝去的年代,那就象徵到底好了。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還沒有315之前,住在對門的兩個美國人,是Lounge的主人。
玩音樂的他們不時就躲在房裡,Mix著他們最新創作的歌。
丹是考古學系的交換學生,偶而上上課,諾亞則是到這裡借住,無所事事就是他的正職。
農曆年派對後,我開始嘗試跟大家認識,同時也是找機會多跟阿東相處,
他們那一票男生,大多時候,會窩在美國人房間裡,或者聽聽阿拉伯音樂,或者下載南方公園一起看,
更或者喝喝啤酒、抽抽大麻,天南地北地亂聊。
身為唯一的女生,便擔起了照顧大家的責任,雖然什麼都不會作,但至少泡泡茶,大家都很歡迎,
中國的茉莉花茶、英國的伯爵奶茶、台灣的薑母茶、印度的錫蘭紅茶......
後來,只要有人生病了,或是喝咖啡喝膩了,就會用無邪的眼神說,今天我們來開場茶派對吧!

隨著到他們房間鬼混的次數越來越多,就寢的時間也隨著越來越晚,
反正多數都是閒的發慌的交換學生,又不用早起,又少功課,就樂的大家一起打發時間。
週末,應義大利人之邀,偶而還會來場足球賽,驚奇的是大家裝備一應俱全,
足球襯衫、短褲、長襪,儼然是職業級的水準。
踢了一下午的足球,每個人臭烘烘的回到宿舍,便嚷嚷著肚子餓,
義大利人安東尼奧,便燒了鍋開水,丟進兩公斤的義大利麵,
拿著大杓,像在拌水泥似地拼命攪動壯觀的蕃茄肉醬,麵和醬和了和,
一吆喝,眾人便以秋風掃落葉之姿,掃光了一大鍋的義大利麵。
我在旁邊嚇的目不轉睛,看看這一群餓鬼,再看看我自己盤中的沙拉,管他的,挖兩大口義大利麵再說!

一天,諾亞有點失常,平日像個吃了兩罐興奮劑的過動兒,現在卻坐在沙發床上發呆,
我取笑了他的異常,是不是剛好那個來,他無語,卻起身對著混音器拿著電吉他大哄大叫,
丹說,他認識了兩個禮拜的荷蘭女生,剛剛跟他說:我們只是朋友。
原來,搖滾男孩也可以有顆善感的心。

春天過後,諾亞要離開回美國的前一晚,他們拿來了一張CD,
是這個學期,他們兩個人的成果,每一個旋律,我們早就在每天洗腦下耳熟能詳,
每一個節拍、每一個混音,都是反覆修改了幾百遍才組合而成的心血,
那段兩個禮拜的愛情,也寫進了其中的一首歌,沒有灑狗血的眼淚,卻有濃濃的315風格。

少了他們兩個吵鬧美國人的315,總愛在最 HIGH的時候,放起那張CD,
" The televasion says that I will find you home alone
What did I find? Your bone
Say I was your shining sun. Say I was your only boy,
Now I am just your lonely toy
That night I dreamed about knocking your house and burn it down
When I awoke, I frowned
That night I was spining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What I had lost, I found"

PS:有一種遊戲,叫做Power Hour。規則很簡單,一分鐘喝掉一小杯啤酒,連續一個小時。
我算過,其實總共加起來的量不多,但是因為,酒精慢慢地在體內作用,加上一分鐘不算長,混著空氣,很快就會High起來。
不過,照片裡,啤酒換成了龍舌蘭,嘿嘿,可想而知,那天醉到阿東乾脆把我丟在床下,自己倒頭睡去,因為我連動一下,不騙你,一下,就馬上吐的天地變色。
不信這樣會醉的人,請儘管嘗試。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ationsplein,"站前路",一棟辦公大樓改建的學生宿舍,
前面是高架鐵路,後面是停車場,
沒有另一棟宿舍百年的歷史,也少了許多詭異的傳說。

PS:另一棟宿舍,Hooigracht(你如果知道怎麼發音,大概有個荷蘭背後靈跟著你不放..oo發常音O,G是氣音H,R也是氣音H,CH還是氣音H,哈哈哈)
是棟百年醫院改建的宿舍,據說二次大戰曾經被德軍炸出一個大洞,更別提醫院裡頭一一不捨的好兄弟了。有個著名的故事,在A區地下室的洗衣間,晚上固定會有一個人出現來洗衣服,大家見面就點頭打聲招呼,不曾多說些什麼,只是幾個月後,附近的學生閒聊,居然沒有人知道哪個"人"是誰,根本就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一開始,我住在六樓,因為歐洲地面樓不叫一樓,叫 0樓,所以實際上七樓的高度,加上雙人房的大玻璃窗,可以一覽萊登的景致。只是幾個月後,室友決定遷出,讓我這個懶人終於被迫另覓新居,其實是很好的朋友兼同學,但是生活上的小習慣,和不曾減少的壓力,一個人的空間,變成迫切的需要。

於是,聖誕節前,我搬到聲名狼藉的三樓。如果說六樓是被印尼人獨佔,三樓則是美國人的瘋狂派對。我忐忑不安地在得來不易的單人房裡,埋頭準備聖誕節前的期末考試,而兩個禮拜聖誕旅行結束後,開始認識新樓友的勇氣又被新學期的藉口耽擱。
住在廚房旁邊,時時聽到音樂和喧鬧聲,鼓起勇氣走入廚房,又被映入眼簾的一群男生嚇了一大跳,急急忙忙裝完水,又躲進一個人的小世界裡。

農曆新年那天,廁所碰見的法國女生邀約我參加今晚的廚房派對。我一口答應,卻在房間裡猶豫了許久,去?不去?
終於音樂征服了我,我跨出了一個多月來的第一步。
只見廚房桌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哥倫比亞先生問我,喝點什麼?
我說,Vodka Lime是我的最愛。
選了個靠窗的角落坐下,喝下了幾杯酒,看著廚房裡逐漸出現的人潮,
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太突兀地坐著。

窗邊有幾個人,看來跟我一樣不太愛走到中間,便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義大利人開始吵著要點熱鬧的音樂,這時,我注意到站在身邊那位音控先生,
看起來很像高中生,不太愛說話,反正也沒有別的事情作,
我翻著他壯觀的 CD 收藏,找些話題來打發時間。

燈光暗了,瑪丹娜的音樂一下,就有人開始跳起舞來,
反正酒精能讓人一下子就放開了,我哈拉著,卻始終記不起他們的名字。
義大利人拉著我跳了幾支舞,我被轉的暈頭轉向,趕緊拉了把高腳椅,還是看著別人跳舞好了。
場面越來越火熱,剛剛消失的美法情侶檔,
忽然只穿著內衣,出現在舞池裡,帶起全場的高潮。
我不住地笑著,拿著相機站在高腳椅上,喀喳喀喳地當起狗仔隊。

窗邊的那群人,跟我說,你應該是整層樓最神秘的人了,
一下子看見你出現,卻一下子轉眼就不見人影,
大家都在討論這個穿著粉紅色睡衣的女生到底是誰呢,應該是個害羞的人吧!
我聽著這輩子第一次會加註在我身上的形容詞,真是哭笑不得。
我說,你們每次都一大群人,把廚房弄得暗暗的,感覺像是神秘教派似的,
誰敢有勇氣跟你們打招呼阿?
一直寡言的音控先生加入了討論,拿起哥倫比亞的雪笳,
教我們一種特殊的抽雪笳方法--Angle kiss,
就是先含住一口雪笳,然後傳到對方的口中。
印度人試了一口吹到土耳其女生嘴裡,音控先生則輕碰我的唇,慢慢地分了口雪笳,
我楞楞地看著他,唇上還留著軟軟的觸感,原來他不是我想像中的衿持小朋友嘛!
就這樣,寫了後來一段糾纏不清的戀情。

音控先生,就是那個不浪漫卻又總是讓人驚奇的阿東囉。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