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enfen妳好:
>
>不好意思冒昧的打擾妳,我是中央大學企研所的學生,剛要從學校畢業.由於先前有聽所上的一些教授對荷蘭的評價不錯,而且我本身還蠻喜歡荷蘭這個國家的(可能大部分的原因是喜歡他們的足球國家隊啦,呵),所以原本就有計畫在當完兵後到荷蘭去留學(唸另一個碩士學位),可是身邊沒什麼人是到荷蘭留學的,恰巧從ptt的荷蘭足球版看到妳的網頁,所以變寫了這封信想跟妳打聽一下關於留學荷蘭的事,我的問題主要有以下幾個:
>(1)申請荷蘭的學校(碩士班)是考什麼樣的考試呀?是像美國一樣,必須同時具備托福和GMAT的成績?還是有其中一種即可呢?
>(2)如果沒有工作經驗,是不是比較不意申請到好的學校呢?由於我是一路唸上去,所以都沒有正式的工作經驗,唯一的經驗大概算是從去年暑假起在一家美商的企管顧問公司(Manpower,主要的業務是做人才招募以及人力派遣,在荷蘭也有分公司,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做半正式的招募專員(一直到現在),我在兩年前也一度打算去美國留學,所以知道美國的商研所非常重視工作經驗,所以不曉得荷蘭這邊是不事也同樣重視這個.
>
>若妳有時間的話可否給回覆我一下,因為最近正在思考我的人生下一步該先做什麼(講這樣好像很嚴肅,呵),感謝妳:)


不嚴肅,不嚴肅,我一天到晚都在想著下一步該做什麼。

商學,很現實的,你要能夠證明自己有能力,有很多種方法。洋洋灑灑的工作經驗,或是學校的社團活動,百來個書卷獎的成就,甚至是「出國比賽」的榮耀,反正,你的故事得靠你自己來詮釋。成績不好?可能是大學十目標還不明確,或是太熱衷其他興趣的發展。家世背景普普?台灣阿誠的奮鬥史,套上自己的成長經驗,絕對會讓老外教授們感受到炎黃子孫的不折不撓。其實,電影「金法尤物」裡的情節,除了女主角耍白痴耍得有點過頭之外,能夠讓學校感受到你的熱忱跟積極,永遠是申請學校的不二法門,中外皆適用。

當然,要出國唸書,連人家說"I've got it."還會狐疑地問,你拿到什麼?這樣可不行。所以,基本的托福成績,是保證你不會淪落到「要五毛,給一塊」,機場入境卻誤闖動物檢疫區的窘境;而商學院要求的GMAT,雖然是美國人發展出來的,不過既然好用,自視甚高的歐洲人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偷偷拿來用。英國有許多商學院不要求GMAT,但是如同美國有許多大學也不要求托福一樣,學校不挑你,你也不能對學校太挑剔。我個人認為,如果GMAT有一定的水準,將來要面對堆積如塔的原文書,也會比較輕鬆一點。不過,荷蘭人就像所有的人種一樣,公定的規定,總是有彈性的空間,如果差距不大的話,還是可以試著跟學校溝通協調。

總而言之,申請學校,就像找工作一樣。如何包裝自己,呈現與眾不同的特點,都是能攤開來供人檢視的籌碼。至於手法,嘿嘿,就要看個人功力啦。

有關工作經驗與MBA申請的部分,可參考網誌「來登國際管理MBA」一文。

圖解:如果你愛足球,平坦的一大糊塗的荷蘭,絕對有充足的空間可以讓你號召一票同好,週末來場國際足球賽。Yo Yo Ajax!!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沒有特別討厭天真無邪型的女生,畢竟那是一種值得留存卻又容易失落的特質。
但是真性情跟耍白痴完全是兩碼子事。

話得從那天莫名其妙當了一夜主人的火鍋會說起。

一個與我完全不熟的人突然提出一大群人要到我家煮火鍋的念頭,找了些許藉口都推辭不掉的情形下,我無置可否地答應了下來。他們顯然是相識已久或者至少已經習慣特定的相處模式的朋友,提供場地,我很樂意;講冷笑話,我也可以接受,但是那對情侶檔,卻讓我如坐針氈了一晚,總覺得被什麼扼住地沒有辦法呼吸。

當然,他們並沒有在大家面前表演什麼限制級的鏡頭,(如果真是這樣,我大概還不會這麼坐立難安...)相反地,男生一直盯著那本商業週刊不放,女生咧,則努力地擔負起炒熱整個場子的角色。偶而,男生迸出的幾句話,讓我嗅到曾經熟悉的台灣氣息,「這個分析師年薪三千萬。」或者是「為什麼今年大家都說聯電分析是買進?」女生在一旁驚嘆著火鍋料裡的那個「黃色四角形」好好吃!一面露出徐若瑄式的招牌微笑。男生忽然從股市的話題中回神,拿起了大湯匙在鍋中義無反顧地撈著,旁邊等待著高舉在空中的筷子們,在他眼中彷如無物,他現在可是要滿足女友對於「黃色四角形」的喜愛呀!當油豆腐已經填滿女生的碗後,男生終於滿意地放過旋轉似果汁機的火鍋,回到商業週刊裡。女生這時開始因為我剛剛倒給她的一小口Bailey's而感到有點發熱,她讚嘆著對我說:「因為你都喝這個,所以才不怕冷的嗎?」男生這時才發現桌上那一杯酒,問道:「那是什麼?好喝嗎?我喝喝看。」一旁的友人附和著:「到時,你得要扛她回去囉!」女生仍舊天真的說著,「可是它甜甜的很好喝阿!」男生說,「喜歡的話,那你還要不要再去多倒一點。」我在一旁冷眼看著,思索這樣的劇情還要上演多久。

點心時間到了,女生解釋著,「因為忽然很想吃蛋糕,所以就當作給耶穌過生日囉!但是我選了那個蛋糕,被他批評說很像腫瘤。你們不要嫌棄喔!」蛋糕是鮮奶油外鋪滿了新鮮草莓,一顆一顆地。當蛋糕分到每個人的手中後,女生期待著說,「你們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阿?」友人捧場地說,「你真是太有眼光了,挑到這個蛋糕真是太美味了!」女生嬌滴滴地說著,「嗯~我就知道你們會喜歡的,我真是太高興了。」

類似的畫面,不勝枚舉。

包括當眾人談到台灣的醫院制度時,身為「小護士」的女生,突發奇想地問,「為什麼所有的儀器在警示的時候,都要發出尖銳的聲音咧?你知道身為護士的我們,在十幾台機器一起響的時候,心臟都快停了。如果都放音樂不是很好嗎?你們可不可以趕快去發明這樣的機器阿?」結尾還要睜著大眼睛,對學醫工的友人精神鼓勵,「恩,你要加油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的到的!」,同時沒忘了補上一個不可或缺的笑。

事後,在場的一位我的友人,說,其實像那樣的女生蠻可愛的壓。

也許,我從來沒有被容許這樣「天真無邪」過,也或許,我絕不會容許自己被這樣地對待。雖然,我絕對算不上是一位女性主義者,但是如果思考是一種詛咒,驕傲是一種罪惡,那我只好在反覆不斷檢討中,去思索我眼前的選擇。

再或者,其實事實並沒有我想像中地那樣悲哀,僅僅在這個島嶼上,才有著如此詭譎的生態。當然,成功的女人總是孤獨這樣的議題,在慾望城市裡已有了淋漓的詮釋,只是另一個極端的呈現,我至今只有在台灣才有幸親眼目睹。

很多女人都描寫過在面對「天真爛漫」型女生時的衝擊,對於相親的批判,對於平凡幸福的負面描寫,是蛻化成獨立女性必經的心路歷程,只是,對裹著沙文主義夾心的甜姐兒唾了口涎沫,大步地邁著自信的步伐走開時,為何還會對路旁熱吻中的戀人多投注了一眼,思及自身的孤獨後又倉皇地逃離。這種掙扎與宿命無關、與社會制約無關,純粹是一種選擇而已。

我選擇不當個傻笑的娃娃,我選擇一個人在家吃火鍋,只有青菜沒有四角油豆腐,我選擇寂寞的時候寧可一個人看A片,也不要別人作伴,選擇了,心就得以因自身意志的實現而安靜。
所以,請不要在我面前耍白痴了好嗎?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