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5歲其實嫌老了一點。歷史上的公主都是16嫁人,18歲就生一拖拉庫的小孩,如果不幸遇上平民革命,20出頭就被送上斷頭台,像是來自奧地利的瑪麗公主,早早就結束輝煌的生命。嗯,怎麼會扯到這裡...根據學生物學的妹妹說,女人最好的生育期,在25歲之前。看來,我是無法完全這個神聖的使命,因為至今公主與王子仍舊隔著英倫海峽相望中,連手牽手去遊樂園騎旋轉白木馬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製造一堆小小皇室成員。記得回台灣時,人家最常問的第一句,法國人是不是真的很浪漫阿?我貫徹始終的回答,總是以像波浪鼓般猛搖著腦袋開始,然後以一大串NONO NO結束。我是無可救藥的浪漫派,再兼以一想到什麼不做就渾身長蟲的行動力,我的王子最常用的偷懶藉口,就是,浪漫都被我一個人搶先做光光,他就苦無(樂的?)沒有機會表現。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派對上,當他用了一個其實很爛,但卻出奇有效的招數,騙走我一個香吻後(註一),我就沒有耐性再跟這位先生玩躲貓貓的遊戲,直接把他抓進房間裡,,嗯,長談,嘿嘿。所以,多年後的一天,我埋怨著沒有享受被追求的過程,王子理所當然地說,因為相識兩個小時後,就蒙公主恩寵了,細節當然就省下了。那,浪漫必備的花咧?由於本公主始終有著房間裡頭一定要有花的傳統,星期六的荷蘭市場,什麼沒有,花是滿坑滿谷地任人挑選,騎著腳踏車去買花,儼然是一週重要儀式之一。(註二)好啦,王子樂的輕鬆,在家裡跟狐朋狗友,翹著二郎腿,享受星期六午後的第一瓶啤酒,等待滿溢著花香的公主回宮。一直到很久很久的後來,王子終於體認到,與其被公主埋怨到耳朵長繭,還不如趁早買花送上比較實際。在一個熱到空氣快沸騰的週末,公主駕著EasyJet降落在里昂機場,風塵僕僕地會情郎時,王子不經意地交過一個塑膠袋,唷,裡頭一朵酒紅色玫瑰被倒栽蔥地插著,王子一臉嚴肅地說,塑膠袋是因為防曬,倒著插則水分比較不容易流失。真是有你的....所以公主是編劇兼導演。荷蘭留學期間告了一段尾聲,公主發表了公開聲明,身處異地的兩人,如果只是試試,大家便就此分手﹔如果真要維持遠距離的關係,便要有認真投入的決心。王子以吻簽下終身契約。然後,兩個人便開始過著牛郎織女的日子。浪漫吧?公主的復活節想去巴塞隆納吃海鮮飯,早在聖誕節的時候,就定好了機票,安排好了行程,交待通西語的王子負責跟旅館交涉,順便充當導遊。聽說北英格蘭的約克有許多王子最愛的先人史蹟,想想對著晚春的櫻花,散步在古羅馬城牆上,也許來段風花雪月,阿啦啦,真是浪漫到不行呀。當下,公主就偷偷趁著上班時間,查好了火車時刻表,選定一間早餐到房服務的民宿,用電子鴿子告知王子必須出席的時間地點,Voila,又是一段美好的回憶。跟王子的點點滴滴,其實,算算還是挺浪漫的,只不過,這位執行小弟,如果沒有精確清楚的命令,他是永遠搞不懂公主的念頭轉到哪一象限去。所以,不開心?得條理分明地列出不開心的症狀,理由,及治療的方法。舉個例來說,那天公主與王子一家人在鄉村的渡假屋,過了一個禮拜每頓飯平均至少三個小時,每天至少喝過五種不同的酒精飲料,舉目所見都是白閃閃的法國乳牛,豎耳所聽都是咕嚕咕嚕的法國外星話,當大家捧著雜誌報紙悠閒地在樹下享受午後的陽光時,公主只能百般無聊地拼命用啤酒把自己灌醉。渡假怎麼會這麼令人難熬呢?早知道,我就把哈利波特第六集帶來的,好無聊好無聊阿。晚上,公主就跟王子生悶氣了,一是覺得什麼都不做,全身好像被蟲蛀光光一樣,一點都提不起勁來,二是,酒喝太多了,還沒睡,就已經宿醉頭痛的不得了。這時候,哼哼唉唉發脾氣,是一點用都沒有滴,王子只會轉身繼續看他的LaMonde﹔耍性子索性到隔壁去睡?那正好,沒有你的唉唉叫,他老大睡的才好。對付一個腦子轉動程度只有15度角的固執法國人,最有效的方法是,拿起枕頭狠狠對牆壁發一頓脾氣後,開始對被嚇的目瞪口呆的他說,第一點,因為身處異鄉,還要應付你家人,陪酒陪笑,搞的我身心俱疲,所以我需要全身按摩,請從肩膀到腰部,每處平均按摩五十下。第二點,每天無事可做的日子,就算是渡假也好,久了也令人乏味,明天早上十一點,用完早餐後,我要練習開車在鄉間跑來跑去。第三點,我久久才見你一次,可是我卻感受不到足夠的溫柔,請抱我十五分鐘,另外加輕輕拍打背部,幫助我入睡...這一串推理論證下來,你如果還氣的起來,那也算是了不起了。所以,如果你現在問我,法國王子到底浪不浪漫?公主的回答是,浪漫呀,只是浪漫的很實際而已。畢竟,會乖乖地去執行也是浪漫的美德之一囉!!註一:王子在派對上,露了一手抽雪茄的招數。就是一方先抽一口雪茄,含住,再送到另一方口裡,供對方品嚐。喜歡的,可以趁機偷親一口,不來電的,就隔空放煙。不過,得趁大家都醉意醺然後嘗試,效果最佳。註二:公主不能騎腳踏車?誰說的。荷蘭的太子妃可也是騎著腳踏車出門滴唷!!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睜開眼,只覺眼前一片白茫茫,醒來又像沒有醒來,全身像被坦克車輾過一樣,沒有一處不感到酸痛。兩層式木板床的中間隔版,不懷好意地從我頭頂,凝視著我。右手邊,橫貫整面牆的玻璃窗外,南台灣的陽光看起來挺刺眼,窗裡的空氣卻冷的直讓人發抖。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又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

******

回到英國一個禮拜了,在滿週年的這個週末,我實在捨不得一早便灑進窗台的滿地陽光,在習慣性賴床中被浪費掉。畢竟,在翻臉如晚娘的英國,能抓到多一分陽光,都是一分奢侈。熬過了一年,我慢慢開始有了信心,往後的日子一定能勇氣滿滿地面對。如同往常的星期六早晨,我煮上一壺咖啡,烤兩個巧克力麵包,等待中午與家裡的熱線通話。咖啡才剛喝一口,電話便在不尋常的時間響起,媽媽在另一端慌張地說著,我們現在要去加護病房看外婆,先跟你說一聲,免得你待會兒打電話回家找不到人。長庚加護病房?為什麼?媽媽說是,心血管主動脈剝離,情況等看過才能知道。我表情凝重地掛上電話,時間是早上十一點。

頓時沒了食慾,我木然地啜著咖啡,手指不停地在網路上搜尋所有可能的相關資料。

「急性主動脈剝離是一種複雜而致死率很高的心血管疾病,它是起因於主動脈血管壁的中層因各種原因(如高血壓或結締組織缺陷)受損後,加上血管壁內膜破裂,血流經由內膜的裂孔,進入血管壁中,將血管內膜和中層撕開,‧‧‧依據統計,急性主動脈剝離若是不處理,至少50%的病人在發生後48小時內會死亡,也就是以1小時約百分之一的速率增加,因此診斷及治療是與時間賽跑一般‧‧‧」

時間過得好慢好慢,煙一根接著一根,點燃,扔掉,點燃,扔掉。我跪坐在房裡的十字架前,不停不停地念著主禱文,主阿,請祢再多給我一些時間,給我一點奇蹟。當腳已經麻到沒有知覺的時候,陽光也已悄然離去。我從車庫挖出了除草機,開始埋頭於已有小腿度高的後院雜草,我發了狠似地拼命將自己的思緒轉移,手都發了繭了也不想停,四大袋的雜草,終於筋疲力盡。時間,下午三點。我撥通了電話,妹妹在另一端安慰著已經悲傷滿溢的我,一切都會沒事,現在情況都還在觀察中,要我不用擔心。我坐在後院的搖椅上,新鮮的青草味環繞,雙手不知是因為勞動過度或是什麼,輕輕地顫抖著。

下午五點,撇下喝到一半的啤酒,急急忙忙地接起電話。透過媽媽明顯疲憊的聲音,那句醫生說的,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的話,像雷一樣打散了努力匯集的堅強。我開始泣不成聲。媽媽說,正在掙扎要不要告訴我,可是外婆把我一手帶大,不說怕會有遺憾。我說,我馬上回去。媽媽問,工作的事情怎麼辦?我考慮不了那麼多了,我現在馬上去聯絡旅行社。

八月旅遊旺季,要四天後才有位子,我語帶哽咽地問航空公司,有沒有別的辦法,我一定得要趕回台灣才行。小姐感受到我的急切,說,不然你直接到機場櫃檯,看看有沒有候補的機會,不過可能性不大,但是仍舊可以試試看。我通知了主管,說,我已經做好在機場過夜的打算。她只有一句,叫我自己小心。我一邊胡亂將幾件衣物扔進行李箱,一邊撥了電話給阿東,我開始嚎啕大哭,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前往機場的路上,風雨交加,一切都像個醒不過來的惡夢。

下午六點半,機場櫃檯的先生幫我辦好了候補的手續,他體貼地告訴我九點再回到櫃檯,他會盡量幫我試試看。機場人聲鼎沸,我拖著唯一的行李登機箱,漫無目的地在機場遊走,左手緊握著十字架念珠,整個人很空很空。
最後找了個酒吧,把自己灌醉,希望時間可以過的快一點。另外一桌印度家庭剛接下一班飛機,十幾個人又親又抱地摟著許久不見的親戚,我點燃了一根煙。

九點,我回到櫃檯,拭著又冒出頭的淚水,給我一點奇蹟,幫幫我,幫幫我。心裡百感交加,望著一個個check in的乘客,機場開始變的冷清,10:25分起飛的飛機,我等著,也只能等著。十點,櫃檯小姐一臉抱歉地說,今天全部客滿,請明天再來試試看。我拉了拉背包,沒有特別的激動,謝過了小姐,她又轉去告知其他的候補客人。一開始的那位義大利裔的櫃檯先生,跑過來向我表示遺憾,也許我們明早再見?我點了點頭,看著他帶著一大群團體旅客去趕搭飛機去了。我靠著身後的柱子,無力地慢慢蹲坐在地上,實在忍不住掩面哭了起來。

適才那位小姐又回過頭來,拍了拍我,說,好像有一個沒有登機的旅客,你再等一等。我擦了擦眼淚,重新振作起精神。小姐拿過一本簿子,有一個無法後靠的位子,你願不願意坐?我連忙點點頭,什麼位子都可以,只要能讓我回去。她說,好,那你在這切結書上簽名,我馬上帶你去登機。

十點半,我終於坐上了飛機,前頭坐了一對剛剛也在櫃檯候補的夫妻,回過頭,看了滿臉淚痕的我一眼。我可以回家了。

******

好不容易想起,我人身在何處。我拉了拉外套,走出加護病房外的家屬休息室,看了看表,恩,該下去買晚餐,六點得進加護病房照顧外婆呢。

回頭瞥了瞥灑落澄清湖面的陽光,我按下電梯等待鈕。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天的艷陽如此耀眼,心底的一角卻始終陰陰暗暗。
戲劇化的人生,讓人無所適從。
我會重新提筆,但,請給我一點時間。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