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點0分。你從熱帶島嶼背上行囊,我則揮別換日線,嗯,看著地球儀的右邊,就右邊吧,在同一時間出發。

3點15分。羅盤和風向,弄得我手忙腳亂。海洋雖然一如其名地平靜,我卻因心裡的低氣壓而精疲力竭。都說我在追夢,像每個自負的水守不安於眼前的幸福,走走走,知道身後有許多眼光等待著失敗的淚光,只好將背脊頂的更直。同一片大洋的某處,你嬉戲於浪花翻轉,歡鬧於鯨豚追逐。

6點04分。我瞥見遠方躍來的海豚群上烙著唇印,殘留的溫柔,想起傳說中亞特蘭提絲神殿中純粹的美。按著舵的手一下子握的太緊,連忙重新定位,海豚群已失去蹤影。自此,我的步調被迷惘主宰,開始循著海龜背上的殼紋指引方向。

8點30分。最後一隻海龜都消失後,我賴著被制約的本能,繼續向右走。

正午12點26分,帝國大廈上的風很大,我緊抓著鐵圍欄,顧不了頭髮飛散的狼狽樣。你拾起我飛去的水手帽,霸道地一把摟起我,說,走,我帶你去看自由女神。剎那間,我彷彿聞道水草的味道。
你是誰?我問。
我要往那邊去,你說。
沿至你手指延伸的方向望去,聽說那裡有個沉沒的傳說。我開心地笑了,步伐恢復以往的滿足。

下午4點整。倫敦塔橋下,你說,你想多留些時候,嚐嚐日不落國的滋味。這段時間來有你的存在,我塵封了寂寞的舵,我不願再揚起孤單的帆,離去。但是,像RP遊戲中,我已進入了下一段故事情節,想回頭,只能重新再來過。主題配樂中,我早已不見你。

艾菲爾鐵塔閃爍的紅光,照亮了四周。你仍舊會向著右邊走,可我已永遠錯過了你。

入夜10時10分。地中海特有的檸檬烤墨魚,配著沁涼的啤酒,是人間極品。婉拒了幾個邀約,獨自望著墨綠不見底的海。

我要在沉睡於深處的神殿裡,
留下我想你的訊息,
也許數個小時,也許數年,也許數個世紀後,
你會瞥見那殘存著溫柔的話語,
想起那個平靜無波的那次航行。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半含著眼淚地數完,沒想到臨走前的倒數第二晚,還是很老套地滿溢著無所是從的思緒。

從來也不是誰錯誰對的世界,總是要找出自己能夠調適的方法。老是怪罪在某人的頭上,只是給自己找了一堆不肯前進的藉口。所以,我慌了,在這個人靜夜深的冬晚。收拾了好些天了,帶不走的還是帶不走,就狠心捨下了,只覺得心頭被割去了一塊,像是邁進下一步必要的代價。

掛上了求救電話,倒上滿滿一杯Jacob Creek紅酒。3鎊有找,可以換得一夜迷茫。在台北,或許還可以放縱自己于震耳的酒吧裡,在英國,只有吉他伴奏和我的Cartier煙。

下一步,到法國。是的,到應該早就要佇足的法國,沒有任何理由阻止我去的法國,甚至連簽證都只要三十秒就馬上發簽的法國。我,手足無措,只希望有人能阻止這一切,好讓我能夠義無反顧地衝向我一無所知的世界。只要有人說不,我就會莫名地堅持的習慣,讓我從台灣走到荷蘭,再漂流到英國。只要不多想,下一秒,我可能已經置身在墨西哥。世界是如此寬廣,我卻掛念著你。

為的是什麼,也許是你始終不肯讓步的溫柔,挑起我不認輸的鬥志。如果一切都是有心,我只能說,知我如此的人,不多。但是,故事不會有美麗的結局。你還是你,我還是我。人有多難掌握,不用我多說。

我不愛你,我甚至不瞭解你,只是不願忽視內心的渴望而已。25歲的年紀,我不要放棄嚐試一切的權利。我想你,這麼簡單。當然,我也想你想我,這會讓我能帶著微笑入睡。如果你說你不,即使我知道你在說謊,我也會開心地掛上電話。之後的眼淚,已不是你的關轄範圍之內。

你想我嗎?我不在乎答案。因為我很想你。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人受教育的最大意義是什麼?

因為只有在學生時代有所謂文明的爭執,具有藝術美感的說話技巧,出了社會,就像回到石器時代,你是要跟迅猛龍談判?還是跟劍齒虎鬥心機?門都沒有!邪惡以一種無所謂廉恥的型態,醜陋地滴著口水向你走來。

遙想念書的時候,遇過最大的邪惡是什麼?道貌岸然的教授,三杯酒下肚後,慾火難耐地想要把我衣服剝光,想盡辦法拐我上床?還是見我鋒芒太露,背地裡指我心高氣傲,組成小團體每天定給我一個罪名的社團同學?或者是,打工時,懷疑我跟跛腳身高160老闆有一腿,天天找我噓寒問暖的老闆娘?

說真的,我這些都應付自如。老娘又不靠你吃飯,你沒立場擺臉色給我看。更何況,大家程度都夠,知道事情的分寸,怎麼樣做最漂亮,如何不撕破臉,大家暗自勾心鬥角,無所謂,場面上還是和和氣氣,一切雲淡風輕。

不過,自從來到這間公司後,什麼做人的技巧,什麼商場上的微妙互動,沒了,全沒了。主管對於不是她負責的客人,一律痛劈痛罵,我辛辛苦苦爭取來的訂單,「這是什麼爛公司阿,聽說還被誰誰誰告過,而且還有其他客人(我的寶貝客人)或許要貨,訂單減半!」一句話,我還要為身為業務所盡的職責感到抱歉,對不起,我不應該盡力幫公司賺錢。聽過跟客人說,我沒有辦法賣東西給你的業務員嗎?真的一肚子鳥沒處飛。四個月可以回台灣一次的福利,迅猛龍露出尖尖的牙齒,你的簽證半年一簽,提早回去會被刁難,上次那個誰誰誰就拖了半個月不能回來工作,你就半年再回去就好了,啪喳啪喳,口水還噴了我一臉。什麼,工作簽證什麼時候辦阿?迅猛龍說,我反正11底就回台灣啦,你到時候就直接接我的工作簽證就好啦!哎,我回去了以後阿,你可好自為之阿,沒有人會像我這麼照顧你啦!嘩啦嘩啦的口水,這時已經讓春天的草地都冒出花朵來了。

從春天盼到冬天,盼到我自己都快離開這間公司了。回到台灣的迅猛龍,呵呵地打電話來英國,哈哈,因為我只做到11月底嘛,所以今年公司結算就只到11月底啦,你們的業績獎金比照辦理,哈哈哈。就這樣,硬生生地,我12月就算白做工了。哎呀,這間公司沒有我不行的啦,我呸,沒有你,還真的沒有辦法爛到不行。

什麼叫做文明社會?我至今才有了深深的體會。知道現實說穿了,就是一堆你吃我,我生吞你下肚的24小時播送版「大逃殺」。因為知道人生而不平等,大家都在這個遊戲裡找尋出路,規則只有一項,各取所需。我既然生為沒厚厚獸皮,牙齒還會不時蛀掉的原始人,我就認份學會磨石成斧,乖乖去打猛瑪象。但是角色扮演,沒那種,一下子是食草長頸龍,騙得一堆溫馴小跟班後,瞬間變身迅猛龍,呼嚕呼嚕,便把共生同伴當成牛排大餐的事。所謂文明,就是不讓你偷雞摸狗,已經占盡先天優勢後,還要用大補帖走後門的機會。

迅猛龍主管一天到晚抱怨英國員工難搞,動不動就ByLaw,ByLaw。當然難搞,不能用附加程式,將自己的道具升到無限等級,要人加班就加班,扣人薪水就扣人薪水,這種主管不是無敵,對於虛有其表的自稱知識分子的人而言,不過癮嘛。那就從台灣進口一堆雇傭兵,人在異鄉,你找誰抱怨去。Bylaw?連身分都游走法律邊緣的人,你是要引用東加,還是所羅門的法律還保障你?這一年多的經歷,對於法國阿東來說,根本就天方夜譚。沒有契約,沒有白紙黑字的明定規則,只憑藉著台灣人掛在嘴邊的愛拼才會贏,期待著熬出頭的一天。不會有這一天的,當迅猛龍知道她咬你一口,你只會拿出優碘自己暗自療傷的時候,你已經被歸入生鮮食品區了。她不吃定你,她自己都難過。

選舉,公民投票,那又怎樣?當一個社會演變成,要叫才會贏,逼的大家都要以修煉成迅猛龍為目標的時候,你那有時間去思考,去發掘邁向下一個時代的轉戾點。光想著下個月的薪水是否又會調降,努力拿到的銷售業績,是否會被公平地計算,更別提,人與人之間,必有的互扯後腿,彼此較量,惶惶不得終日,何來進步可言。即使是虛擬遊戲,都可以跟管理者申訴,把違規者踢下站,怎麼這個社會比網路世界還不如?

我決定走出石器時代,跟迅猛龍打交道,除了訓練肌力外,只能證明我是個成功的原始人,此外無他。對於現代社會應有的規則,我還不清楚,但是總有辦法的。衝阿,我是大無畏的山頂洞人!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