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母跟阿姨來法國之前,我就三申五令過,一定要做好吃到掛的心理準備。反正,天寒地凍地,什麼風景名勝都比不上窩在暖氣旁,來杯熱騰騰的咖啡。

爺爺奶奶家的那一餐,算是暖身。爸爸那邊的生活方式,總是透露著嚴謹和一絲不苟。菜很可口,一道一道從前菜,主餐,到奶奶自己做的蛋糕收尾,清楚明瞭,節奏規矩。阿東說,奶奶算是他認識的所有人裡,最最有效率的女人。順手收集來的小東西,蕃茄醬阿,衛生紙阿,她都會盡心盡力用到最後一滴滴。也不是缺錢用,但是小處節省下來的,讓爺爺和奶奶旅遊足跡踏遍整片歐洲大陸,甚至遠征到西藏去。整間房子更是佈置的跟五星級飯店一樣,左邊是十七世紀的櫥櫃,右邊是十八世紀的掛鐘,每張椅子都有百年歷史,連地上踩的地毯都是中東古物。整整齊齊,高雅大方,適當的距離感中又透露著溫馨,一頓飯前前後後,三個小時,賓主盡歡。

隔天轉戰外公外婆家,一進門就是一陣親臉攻勢,啊,fenfen媽你好,啊,fenfen阿姨你好,阿東媽媽那邊人口眾多,從上到下,確定每張臉都左右親過兩次後,已經頭昏腦脹。簇擁著來自亞熱帶的貴客們,坐上開胃酒區,外婆愛喝酒,琳瑯滿目的威士忌、八角酒、櫻桃甜酒、波特酒...引得我的酒蟲們手拉著手高聲歡呼。反正廚房裡,我們幫不上忙,就盡職地做個開心的客人。東扯西扯,配著起士球,鹹餅,火腿棒,一杯一杯烈酒下肚,果然胃口大開。

大概在每個人體內酒精濃度都至少超過12%時,外公宣佈ATable!【註】可以上桌囉!長桌一字排開,水晶酒杯,金盤銀叉,難得使用的珍貴餐具全部出籠,位子安排還用可愛的聖誕紙卡標明,阿母跟阿姨開心地要把名牌拿回去做紀念。鐺鐺鐺鐺,法式聖誕餐必備主角--生蠔,裝在六個一盤的專門容器裡,活跳跳登場;道地鵝肝醬,可不是台灣西餐廳裡的充數罐頭喔,毫不吝嗇切成一大片一大片,肥滋滋的濃醇實在,彷彿看到鵝兒們穿著粉紅芭蕾裙,在我眼前撒著花瓣轉圈圈跳舞。

鵝肝有鵝肝的配酒和麵包,生蠔有生蠔的配酒和麵包,絕沒有妥協的餘地。本來說怕腥味要跟阿母分一盤的阿姨,一顆大西洋生猛蠔兒下肚,【註】喔喔喔喔,讚嘆聲不絕於耳,不腥不膩,灑些檸檬和鹽,滑溜的口感之後,便是繚繞在喉間不散的鮮美,實在是人間極品阿!!結果,連阿東盤裡的生蠔都被阿母和阿姨掃去大飽口福還不夠,大鬍子姨丈還現剝了好幾盤,一付非得要大家補到噴鼻血不可的模樣。

其實寫到這兒,我自己都八分飽了,真正的主菜卻還在廚房搔首弄姿,等待粉墨登場。




前菜的餐盤撤下,亞爾薩斯白酒也換成九五年隆河紅酒【註】。阿東姨丈這時忽然捧出一盅香氣四溢,白皙透明的秘密法寶來,咦,這可不是白米飯嗎?原來,大家怕地球彼端的親家,沒有米飯吃不飽,姨丈自己從家裡扛了飯鍋,米飯跟筷子,跟珍藏的義大利頂級香米,體貼入微的心思,可說是法國男人浪漫的極致表現。阿東啊,你可得好好學學,阿母有感而發地說著,順便扒了一叉香米入口,真是粒粒飽滿,芳香撲鼻。拭了拭眼角感動的淚水,喔啦啦【註】,火雞上桌啦!!

火雞照著傳統食譜,肚子塞滿了許多香料,烤成金黃色的脆皮一切開,油汁從切面慢慢流下,迫不及待拿起刀叉就準備位置,阿母已經不再含蓄地說要跟阿姨分對半,拿下姨丈切下的大雞腿,端起醒好的濃醇紅酒,開心地說,乾杯!

註:
1. 法文,上桌之意。
2.表妹今年開始農業畜牧專門學校的課程。阿姨姨丈家在Macon,是薄酒萊地區(Beaujolais)的重鎮,除了一望無盡的綠油油葡萄園外,還有幾間專門培育相關人才的學校。姨丈透過跟學校的關係,特別拿到第一手從大西洋捕獲的頂級生蠔,誠意無窮。
3.Gewurztraminer--為亞爾薩斯省特產白酒之一。德文化的名字,可一窺亞爾薩斯省長久以來處於德法邊界,被迫多次易主的特殊文化背景,史特拉斯堡為其首府。此酒果香濃郁,口味偏甜,適合搭配鵝肝醬或當作餐後甜點酒。
隆河坡地區(Cotes duRhône)或稱隆河地區,与與勃根第、波爾多號稱法國三大產酒區。其實,發音應該是「虹」,不過為了方便延續國中學過的世界地理(嘿嘿,早忘光了),還是沿用慣用名。
4.學法文必知的讚嘆詞。不管是好的吃驚或壞的驚嚇,後面的啦,可隨強調的程度,無限延長。喔啦啦啦啦啦...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