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憂鬱到了一個程度,就開始變得無趣。談不上沮喪,更沒啥鳥事值得噴淚,像是上完廁所才發現沒有衛生紙,還是把自己狠狠地丟到床上準備悶頭大睡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硬生生把丟在床上的剛買的CD壓碎...一句話,就是BORING!

BORING,不只是無聊而已。那種漲的肚子快要爆炸,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也無法消除的煩悶,做這個也不對,做那個也沒有勁,計劃表上的事情躺在哪兒都快要爛掉了,想裝瞎什麼都看不見,卻連擺爛都做不到。呼...腐敗之氣快快散去,我已經受夠了為了一些不上道的小兒,所說出的不像人說的話而難過的心情了。去去去去去,妖怪們,快滾回外星球去吧,本姑娘已經復活啦!

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人與人之間的交情,說實話,譬喻淡如水薄如紙,還高估了之間脆弱的程度。我一直都是幸運的,傻傻地闖蕩江湖這麼些年,做出了不少沒大腦的蠢事,一路上卻也安然無恙,事事平安。這都要歸功於我身邊許多不定時出現,卻始終掏心掏肺,對我的怪脾氣寬容以對的朋友們。這次準備婚禮,給了我許多機會磨練「釋懷」的功力,錯掂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份量,自己一頭熱地為著所剩不多的碰面機會乾著急,迎頭澆來的冷水,在這炎熱的天,還真是清涼消暑氣...不過,那畢竟是少數。絕大部分的人,不管上一次見面是十五年前,或是人身在共產大陸,興奮的神情透過電話,比我這個準新娘還HIGH,一句話,帖子叫我一定要送到,絕對是排除萬難,精神可比當年唐山過台灣。還有幾個朋友,早就做好義務勞動的心理準備,不管是出車出人,還是接待翻譯,反正儘管交代下去就對了。

這怎麼能不感動,尤其在這樣脆弱的時刻。

最近,一會兒下雨下的好像天堂洩洪,一會兒又艷陽高照像置身撒哈拉,反正都有藉口把自己關在家裡耍逃避。下個禮拜,阿東終於要到台灣來了,我的這首單身離別曲卻連第一小節都沒唱齊。應該沒有什麼正常的女人,會把自己的男人一丟就是半年吧...我很想他,同時卻又擔憂著許多許多,不過,該停止了,這些無謂的憤怒和傷心,我還沒唱夠KTV,還沒泡夠夜店,夏天,還沒正式開始呢!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感謝大家對於陷入「再見了,單身」的莫名恐懼中的我,伸出溫暖的雙手。其實,我覺得或許狠狠地賞我一巴掌,劈頭大罵說,「你這個自私的女人,一切都如計劃中地一步步實現的當頭,傷春悲秋式的哀悼即將逝去的獨身,聽了真讓人不爽」之類的話,比較是我預期中的反應。

愛情長跑了三年,時間或許不長,追尋彼此的腳步的距離,好歹也繞了地球三四圈,目標始終只有一個,就是認識了四個月之後,面臨整個歐亞大陸的分離,我撂下了一句話,如果大家不是認真地有在一起一輩子的認知,那不如就此分手。三年的過程說來話長,免不了一堆軟弱的時候,卻只能望著怎麼也搭配不起來的時差,一個人抱著棉被颤抖的場景;或者是在短暫碰面之後,卻始終要在某月台或在某機場,倒數著一秒秒僅存的,可以將對方的臉孔映入腦海裡的時間,連鼻涕眼淚都來不及擦的悲慘畫面。

我們兩個都不是浪漫的人,沒有相處只靠愛情就可以維持的單純。所以,我從不問他,你會不會愛我一輩子,只是,默默地,兩個人都有著,「啊,如果一輩子相處的人是他/她應該很好」的打算。我少不了他,不單單只是我愛他,而是在心碎悲傷的時候,沒有這樣一個人存在的時候,我會徬徨地像個兔子,逼著自己不可以輸,不可以示弱,直到跳到心力交瘁後,才發現僅僅是自以為是的驕傲在作祟而已。在他的世界裡,沒有我應該是怎麼樣的面目出現的期待,我為了堅持的beingspecial而做出的種種勉強自己的行為,在他的定義中,變成只要我是我,我就是全世界最特別的女人的純粹。所以,我選擇,放下我在這個島嶼中的種種記憶,無時無刻都有人願意付出溫柔的特權,走到一個沒有學歷或人脈可以支撐我前25年的生命中,索取慰藉和驕縱為主要來源的社會裡,從學會如何買麵包的簡單對話重頭來過。

我怎能不害怕。但是,如果因為害怕而卻步,我就不會認識他,也不會是今天的我了。所以,文章到這裡,很清楚地是一篇無病呻吟之作。^___^

回到台灣,意外地待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拼拼湊湊,拾回的記憶只是極少的一部份,我為自己能夠如此幸運地,遇見這麼多對我好的人而感動不已。突然要結婚的決定,嚇到了許多朋友,連我自己也驚訝的很。應該可以完成吧,這個我常常對阿東撒嬌耍賴地提出的想法,一下子要在兩個月內實現,我一個人應該可以扛的下來吧。選婚紗公司第一步,我就徹底崩潰了。選定的公司忽然傳言有財務危機,是競爭對手的商業手段,還是真有其事?研究所的學歷在這個時候完全派不上用場。才發現,原來婚姻這個市場從一開始,罩上了「一輩子只有一次」的黑幕,考驗著每對新人的意志力。該守住預算的上限,假裝自己不在意所謂的拍攝風格?還是在知名度跟名人加持的光環下,雙手奉上白花花的銀子搖旗投降?從原來簡簡單單的構想,清單如變形蟲分裂般迅速擴張,溫馨典雅的也不錯,熱鬧的狂歡派對也不錯,深怕來客不能賓主盡歡,深怕營造出來的幸福不如旁人的期待。

真的可以搞到精神分裂......

多希望這時候能有一個人跟我說,「沒關係,一切就交給我,你想要的一切包含你下半輩子的幸福,全部都包在我身上。」那種感覺應該會很好吧。

只是,婚姻從來就不是這麼一回事,我知道的。在充滿著雨聲和蒸蒸熱氣的六月,我思索著,如何把握最後的單身生活。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