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印象中應該是BJ單身日記第二集裡頭,提到BJ穿著跟熊一樣笨重的滑雪裝,完全被旁邊一身雪白行頭,一路咻咻咻地優雅女子比到抬不起頭來,而她只能跟著教練做「義大利麵」、「披薩」的基本動作。(註)最後居然還一路「披薩」「披薩」停不下來,直接滑進藥局裡,只好順便買根驗孕棒,然後再很糗地滑出來。輪到我親身上場的時候,非常慶幸我沒有帶著阿東同行,在雪板上吱吱叫個不停,一路歪七扭八的醜態,就讓它留在白雪皚皚的山谷裡吧。

這次承蒙戴安小姐跟亞蘭先生的福氣,有幸跟著他們到阿爾卑斯山有名的滑雪場Vald'Isere去見見世面。(在此鞠躬致上深深的謝意)其實滑雪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要不是同行的傑美小姐說,好歹也是要住在法國的人,當人家問起時,總得要可以抬頭挺胸說自己滑過雪,輸人不輸陣咩,抱著會摔的鼻青臉腫的心理準備,咬著牙硬著頭皮上場。
<
今年法國的冬天除了十二月底有冷過那麼一下下之外,都是令人真的會慌張世界末日是否即將來臨的溫暖。一直到上到海拔兩千公尺的滑雪場之前,大家都還在唉聲嘆氣今年的雪質,會辜負了遠從西雅圖來滑雪的傑美小姐,結果那天晚上就下起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雪,氣溫馬上降到零下十二度,嘩啦嘩啦,真是大快人心啊!


圖解:兩張是同一條河唷,下雪前跟下雪後。

說到滑雪,我這輩子還沒有體驗過這麼累人的運動,光說把那些裝備弄上身,我就快要去掉半條命了。跟著熟門熟路的滑雪好手摸到了體育用品店的樓下,交代了店員說我們是一輩子也沒滑過雪的初學者,請他幫我們選擇適合的用具。首先,滑雪鞋是保護自己不會因為跌跤而把腳踝摔飛的重要關鍵,所以一定要把腳緊緊地包住,卻又不能把腳指頭擠到壞血截肢。年輕的帥帥店員幫我找來我的尺寸後,溫柔地把我的腳塞進那個重的不像話的鐵鞋裡,扣上一個又一個的固定環,我的小腿肥肉那時候就像被灌香腸一樣,夾的我唉唉叫,怨恨自己怎麼沒長到歐洲人那種纖細的小腿肚。然後店員叫我站起來動一動,剛站起來,我整個人就被前脛骨上那塊護板頂得向後倒,店員連忙七手八腳把我扶正,沒良心的朋友只顧著在一旁哈哈大笑。

頂著像兩顆鉛球一樣的滑雪鞋,連站都站不穩了,最好是還要叫我爬上樓梯啦,重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到最後直接是把自己掛在樓提扶手上,硬是把自己一階一階扯上樓去。來來來,教練要教課囉!第一課,就是把鉛球準準地放進去滑雪板的卡榫裡,前卡後卡加上左右搖晃,明明是拿來加速用的雪杖,這時候被我當成了救命符,死命平衡著東倒西歪的身體,十五分鐘後總算卡了進去,不只我,連我身邊的朋友都氣喘呼呼。站立、煞車、上坡、學習正確的跌倒然後再正確地爬起來,(相信正確的跌跤大家應該都有常識,要身體往側邊一歪,但是爬起來的時候如果連雪板方向都不正確,還是會繼續咕嚕咕嚕往下滑滴)慢慢地我也抓到了一些控制身體的訣竅。因為既然都大老遠跑來了嘛,拼上這把老骨頭也要學點皮毛回去,我還自己特訓了一個鐘頭的跌跤呢,雖然說也很想不要跌倒啦!



只是我真的覺得滑雪是個很寂寞的運動,一個人像抽筋一樣在滑雪板上扭來扭去,卻總是往目的的反方向一頭衝下去,雖然說摔在雪上一點都不痛,可是光要把自己撐起來,手腕快要脫臼不說,整個人像隻變形蟲在雪上滾了半天,也沒有人會來救自己,放眼過去一片白雪茫茫,經過的人來不急看清楚我的慘狀,咻咻咻地就又飆走了,一切都要自立自強。還不到半天,雪杖就已經被我搞到變形,整個人還是插在雪地裡,當下實在很想狠狠地大哭一場。一直到了有位教練實在看不過去,好心帶我滑了幾趟,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根本用錯了力氣嘛,腳力才是王道啊。

折騰了兩天下來,覺得自己堅強不少,克服了坐纜車的恐懼,壓抑著可能會撞飛人的擔憂,一口氣殺上小坡,直接半跌半滑地衝下來,跟著教練左轉右轉,相信自己腳下的雪地,眼光投向無限光明的遠方,品嚐著速度的快感,滋味還真是不錯。ㄟ,當然啦,這是要建立在不要跟身邊那群時速一百公里,平均年齡五歲的小朋友相比的前提下...唉唷,人還是要肯定一下自己的咩,給自己灑花轉圈加加油!

我一回到家,就趕忙跟阿東基哩咕嚕,像隻興奮的土撥鼠,身體還一邊東扭西擺地展示我新學到的東西,直嚷嚷著我還要再去。都怪我嘴賤,沒事要問阿東滑雪厲不厲害,他只搔搔頭說,還好啊,沒有很厲害,只是可以滑到紅色線區去而已。哇哩勒,綠色線是普級,藍色線是中級,紅色線就是高級區了耶,我這個只能在免費的連顏色都算不上的小坡混一混的人,馬上興致減了一半,嘟著嘴說,那如果我跟你們去滑雪,一定會被丟棄在一旁無人聞問,他居然給我回答,沒關係啦,反正到時候又會有好心的教練來救你的。

我想,我的滑雪之路,還有漫長的一大段要走,呵呵。

註:滑雪兩個基本動作。義大利麵就是滑雪板呈平行麵條狀,可以前進;披薩,雪板呈前內八,煞車。當然,法國人不這麼說啦!不過我真的記不清楚是不是出自這本書,有誤還煩請指正。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篇文章主要是寫給妹妹,次要是短短地寫給在法國的自己。而,來不及,是一首我很害怕卻又時不時想起來的陳珊妮的歌。

離開台灣算算已經快五年。剛好有位朋友問我上一次參加旅行團是什麼時候,我認真地想了想,大概是小學五年級跟著爸爸公司團到黃山去吧。之後,到澳洲去念暑期語言學校;哈佛的英文課程;大陸的學術交流團;日本的自助旅行;一直一直到了在荷蘭念碩士認識阿東,為了他到英國去工作,然後現在嫁到法國,中間周遊義大利、西班牙、捷克、希臘等等十來國,我好像,一直都是一個人。

記得小時候,媽媽就常打我的手指說,哪有女孩子拿筷子拿到尾巴端端,然後鉛筆拿到頂頭尖尖的。(註)後來回頭一看,原來一切都在農民曆裡寫得一清二楚!唸書從來對我就不是難事,一個人拉著行李箱出門也始終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身為巨蟹座A型的女人,旅行中最可怕的事,不是沙漠中突然出現配刀搶劫的強盜,也不是在威尼斯亂七八糟胡同口的帥得要死,令人可以忘記今昔是何夕,眼睛如地中海般深邃的男人,當然也不是彩虹橋邊第一次見面就要娶我的日本武士。而是,當我在地球某個角落,撥著好像轉不完的數字,打電話回到台灣的家,聽到我用生命愛著的每一個家族分子生活中有著點滴不愉快的消息,那種感覺,真的很想跳下窗台,當下飛回去南島的衝動。

我很怕來不及,即使是一分一秒。所以,我用力地向外飛,怕自己錯過命運中算計好的每一筆一畫。

所以,我很疼惜著遠在塔斯馬尼亞的妹妹。

因為遠,所以看得更清楚,所以更加燦爛地燃燒著。

最近迷上了九把刀的網路小說。身為退流行的六年級讀者,我不得不承認,像是分格電影的敘述方式,相對於迷戀著含蓄方式,連告白都要透過鴿子燕子,再不然就是全聚德的鴨子的實際派的我來說,太過像是把自己剝得赤裸裸晾在天台下的直接。

我很不坦白。

我一點都不想要妹妹跑到遠不啦基,可能只有企鵝跟南極熊牽著手跳舞的塔斯馬尼亞。聽說,北極熊今年因為全球暖冬,連一片立足的冰板都找不到,我想,也許南極熊,會活得比較快樂一些。

今天法國十五度。



我很愛妳壓,那個我五歲時在漁塭旁大呼小叫救起的溺水的妹妹,那個傻到為了一罐裝滿克寧奶粉的奶瓶,不惜把自己的額頭往桌邊敲的妹妹。那個跟我完全不一樣個性,卻讓我總覺得好像虧欠了你很多很多的妹妹。

我想當個美麗的女生,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同班女生排斥穿裙子,排斥跟男生一起跳繩的壓力,一直讓我不解。有著美麗的小腿跟飄逸的長髮,不就是為了在跳過五關六將的時候,抓住那些緊盯著不放的眼神嗎?我的妹妹比我更上一層,有著亮晶晶彷彿看透你腦袋的眼睛,和笑的時候才看得見的小小虎牙。連身為女生的我,都不得不承認,妹妹有個吸引著人世間一切美好事物的靈魂。

流浪並不容易。我很想站在101大樓上,對著所有嚮往離開台灣的人高呼。一年兩年,很簡單,真的。流浪,即使並不會讓你回到台灣後身價百倍,但是對身心也好,變得更習慣生活的本質。說穿了,就是簡單二字。也許剛開始會有他媽的怎麼一間錢櫃都找不到的落差,他媽的一整個下午是要去哪裡混的茫然,但是一兩個月過去,會發現情人啊朋友啊,都比不上自己心靈調整的寬度。

當你接受了其他的世界,其他的生活方式,也就表示對於自己全面的接受。

你在塔斯馬尼亞要加油啊,這樣我在法國才可以加油下去。想想,還是在南島的父母比較辛苦,所以只好用自己的幸福回報,我在夢裡想像著與企鵝開心轉圈圈的妹妹。

註:高雄的傳統的我們家,一直流傳著筷子拿越尾端,將來會嫁到離家越遠的信仰。鉛筆拿到頭尖尖端,根據我一路唸到台大的推測,也許是文昌星的玩笑,詛咒會唸書的小孩字都會寫得很醜的念力。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007 鹿特丹管理學院財管碩士課程說明會 〕

RSM Masters in Financial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ession此次說明會由鹿特丹管理學院代表 Prof. Dr. J. Spronk 主講, 特別針對RSM的財管碩士課程(MFM)深入淺出地介紹, 並簡單介紹當地學習環境。

時間 : 1月22日, 星期ㄧ晚上 19:00 pm - 20:30 pm
地點 : 荷蘭教育中心

如何到活動會場 : (民生東路/敦化北路口,麥當勞隔壁棟)
公車:敦化北路口/勞委會(舊址) - 12,63,225,277,505,518,
612,652,903,棕1
長庚醫院站 - 敦化幹線,33,262,275,285,630,906
捷運一:南港線 忠孝敦化站 轉乘公車至長庚醫院站
捷運二:木柵線 中山國中站 步行約5-8分鐘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開放實習工作機會 〕

介紹:

為促進荷蘭與台灣於科技創新領域雙邊學術交流和落實實務應用,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提供一名實習工作機會, 為期四個月。

工作內容:

主要希望能藉由協助或介紹荷蘭企業、產業組織、研究機構、大學與政府組織的過程,來建立與台灣科技產業的雙邊良好溝通管道。工作內容包括資料?整、交換和資料分析, 產業相關報告,安排行程、學術參訪並深入參與業界相關研討會。大致來說, 我們希望徵求一名實習生能支援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此項計劃。

工作要求:

1. 碩士研究生

2. 具良好溝通技巧, 有科技產業人脈與經驗尤佳

3. 英文流利, 須有良好中英寫作能力

4. 積極外向並有創業精神、良好專案執行能力、擅於團隊合作與客戶溝通

5. 熟悉 MS Office 技巧


若有興趣挑戰這份工作, 請將完整個人履歷於2007年1月25日前郵寄至 ariellin@ntio.org.tw 林倩雯教育專員


聯絡資訊:

The Netherlands Trade & Investment Office,

5F, No 133, Section 3, Min Sheng E. Road, Taipei 105, Taiwan.

Http://www.ntio.org.tw

Tel: 02-2713-5760 ext 720

Fax: 02-27160775

Email: ariellin@ntio.org.tw

註: 面試者將於1月29日前統一收到通知, 我們將不會主動再確認您的申請


〔商務組徵求短期助理一名 〕

職務要求
1. 細心, 負責, 具服務精神
2. EQ高, 協調溝通能力良好
3. 英文流利, 商科背景尤佳
4. 熟Window, Office系統作業
5. 工作內容: 協助商務組日常事務
6. 薪面談, 時薪制
7. 三月上班

有興趣者, 請於1月底前Email你的英文自傳與簡歷至 shirleylee@ntio.org.tw ,我們會通知合宜的候選人面談時間, 有任何問題可與我們連絡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 商務組

李惠美 小姐, 資深商務專員

Email: shirleylee@ntio.org.tw

Tel: 02-27135760 ext 120

Fax: 02-27130194

Http://www.ntio.org.tw


〔徵求辦公室助理 〕

職務要求

1. 細心, 負責, 具服務精神
2. EQ高, 協調溝通能力良好
3. 通英文
4. 熟Window, Office系統作業
5. 工作內容: 協助教育中心日常事務
6. 時薪制, NT$100元/時
7. 1月中上班
8. 全日班, 可長期配合者尤佳

有興趣者, 請Email你的英文簡歷至 nesotpe@neso-taipei.org.tw 我們會安排面談,有任何問題可與荷蘭教育中心連絡


〔留學心得分享〕
2005-2007, Erasmus University, Law & Economics
鄭菀瓊


留學這一路上,受過太多前人的幫助。終於從一個留學經驗的聆聽者,到親自走了一遭,且有個機會可以說說這一年來的種種…希望以下的資訊對之後的學弟妹有所幫助。

1. 行前及抵達準備

許多NESO會提醒大家的事項,我就不再一一贅述了。幾個可能會被遺漏的細節我將條列如下:

(1) 簽證要提早辦理:
我聽過幾個經由學校(ErasmusUniversity)辦理的個案,效率都非常差,甚至拖到半年以上,導致無法順利準時入學。建議同學自己在荷蘭駐台辦事處送件辦理,雖然比較貴,但是幾天就可以取件了。
到達荷蘭後也要盡快申請居留證(MVV),因為原學生簽證三個月過期後,MVV如果還沒下來,欲出境到其他國家旅遊「每次」都得申請ReturnVISA,相當耗費時間與金錢。

(2) 銀行開戶和匯款處理:
很神奇的,在荷蘭銀行開戶常要等兩週到一個月以上,所以開戶成功前身上最好保留一點現金,尤其剛開始安頓期間,必然有許多開銷。在荷蘭使用旅行支票(以AmericanExpress為例)不太方便,許多銀行都會加收手續費。
申辦金融卡時最好申請World Pass(而非Bank Pass),WorldPass到歐元國家提款機領錢都免手續費,方便許多。另外InternetBanking很安全也很方便,功能比台灣的銀行齊全很多,幾乎很少需要臨櫃處理。

2. 荷蘭求學小感

我的課程內容很多元,包括授課教授、同學來源、上課國家等,幾乎都是多國籍組成。基於對荷蘭的好奇與聯繫,常常觀察這個國家和其國民。其實他們有一些很清楚的特色:語言能力絕佳、務實、善發表和辯論、很團結。藉由短期交換到比利時以及寒暑假至歐洲各國旅遊的機會,讓我發現荷蘭真的是比較乾淨和嚴肅的地方。荷蘭同學講的英文幾乎和以英語為母語者沒有兩樣,而且是普遍、人人如此(包括清潔工!)。為什麼?每個荷蘭同學都回答我:「Noone speak Dutch」。這種積極走出去的精神,確實值得台灣這個以外貿為導向的小島好好學習。

荷蘭大學的學術聲譽也普遍很好(不管是參考那一種排名),但我常常覺得,其實校園內的硬體設施,並不一定比台灣的大學(尤其是台大)好,真正讓他們「普遍卓越」的,是老師兢兢業業的研究、教學態度,以及對學生嚴格的要求(不惜當掉1/3的人)!這點讓從台灣過來的我感受很深。

最後,和我過來前印象迥異的是,荷蘭已經是個多種族的移民國家了,不是我想像的以白人為唯一主體的歐洲。因為荷蘭很清楚的面對生育率下降、社福負擔沈重、高階人力永遠不足的問題,所以要廣招高素質的移民來活化社會。這許多議題乍聽之下很耳熟。我想是因為,其正是台灣邁向高所得國家後所必須面對的挑戰。當然,荷蘭面臨的問題可能面向有所不同或更為複雜,如其主流社會和與回教移民間的衝突(曾有批評者被狂熱份子暗殺而種下不滿)。看著荷蘭就彷彿看到若干年後的台灣,我們要追求更高的經濟成長,這些基本的社會條件也不能不兼顧。

3. 財務需求和獎學金申請心得

『留學(或到荷蘭唸書)要準備多少錢?』我常被問到這個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真的是見仁見智,取決於留學生活要怎麼過,其間的花費當然可能有數倍的差距。

一般來說,鹿特丹的雅房每月可估400-600歐元房租。如果都自己煮,每週25歐元就很夠了,但大概都沒這種毅力。餐廳每餐基本上都要20歐元以上(除非是吃麥當勞)。每月交通費,以月票為例大約是60歐元。荷蘭書籍價格很高,每本從數十到上百歐元不等(可以上UK的Amazon買書,但小心買太多會被荷蘭海關課稅)。冬天的禦寒衣物可能是一個開銷。旅遊可能是單筆最大的支出,惟事前詳盡的規劃可以節省開支(如購買便宜機票Ryanair、Easyjet或折扣火車票;搜尋便宜乾淨的旅館)。

對我來說,出國留學的經費一直是很大的壓力來源。從求學期間注意到「荷蘭」這個非主流、但充滿挑戰性的留學國開始,便從不中斷的蒐集任何可能的資料,其中獎學金資訊當然也是注意的焦點。

2005年是全球人壽第一年提供留荷獎學金,這種銜接企業回饋、人才培育、以及推廣荷蘭留學的多贏模式,我覺得是相當好的模式。申請AEGON獎學金的程序主要包含兩個部分,第一階段包含讀書計畫、推薦信、語言成績等要求,與申請學校過程大致雷同。第二關的面試雖然讓人比較緊張,但AEGON的作法讓人覺得很貼心。面試當天得到很溫暖的招待和有荷蘭特色的小禮物,並由人資等各方面的主管主持面試,給人的感覺很用心、專業。面試的內容相當多元,例如「為什麼選擇荷蘭」、「未來規劃」等,並非讓人意料之外的題目,但是絕對需要對自己有深刻的瞭解,才能回答得有說服力。

4. 小結:一段充滿酸甜苦辣的回憶

留學並不像許多人所想像的那樣美好:在台灣過慣了的物質條件與便利的生活,到了高物價的歐美可能會捉襟見肘;家人親友都不在身邊,即使是科技發達的現代也不免令人寂寞;語言和課業的藩籬、以及從膚色到文化的鴻溝,每每提醒著自己此行肩負的種種。但留學本來就不僅是學術的探尋而已,膽量、抗壓性,以及視野的訓練,都可以藉此獲得大幅的增長。

最後,當選擇留學國度的時候,我個人覺得荷蘭真的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國家。它的學費大致仍屬合理,而以英語授課的課程已數以千計,獎學金機會也不少,我覺得很適合想靠自己能力,掙得一張優秀國外文憑的同學考慮。最重要的是,荷蘭的環境多元、積極,商管(如物流)、工程(如水利)、以及法律(如國際法)的研究都很有自己的特色,值得前來挖掘、探索!

最後祝福每個人都滿載而歸。

-----

以上資訊來自荷蘭教育學訊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都讚嘆,我哪裡來的勇氣可以不顧一切嫁到外國去。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但是在距離家鄉千百萬哩之遙的異域,和我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爭吵的時候,我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段日本影片。反正不是緯來日本台就是緯來綜合台吧。我在回台灣那短短的半年內,無數個伴著台啤金牌的夜晚,偶然看到這樣的節目,報導嫁到世界各地,出人頭地的日本新娘。

其中,當然包括嫁給英國公爵的日本女人,生了兩個小孩,住在開車從入口到大門需花費十分鐘的庭院豪宅;以及之前身為空姐,因為嫁給馬爾他島商人,在該島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比佛利山莊的女主人;另外,就是這篇文章的主角,因為導遊工作的關係,邂逅了來自印度的生意人,而遠渡重洋,定居在印度偏遠鄉下的日本女性。

記者的鏡頭,在顛簸不斷的吉普車中,掃過了附近的顯然營養不足的牛羊,以及連路和田都分不出來的一片黃沙。記者在一旁這樣說著,佐藤小姐的夫家杜拉拉家族是當地有名的望族。(當然是我編出來假名阿,都說是快忘了的記憶咩...)一到村口,也就是跋涉數小時後,終於看到除了灌木叢跟動物之外,比較像是人類文明的建築物時,提到是否有位來自遠東媳婦的杜拉拉先生,村裡的小孩就迫不及待跳上吉普車,帶著記者前往拜訪儼然算是村中傳奇的人物。

看到杜拉拉家族的"豪宅"時,我想記者心中也有跟我同樣的感想。這個座落在方圓百裡的唯一超過一層樓高的水泥建築物,三層樓的外牆貼著黃綠色的馬賽克小磁磚,勉強比起來,大概是在高雄大樹鄉或是屏東內埔會看到的那種樣式。當然,並沒有冷氣或是停在鐵捲門裡的賓士轎車,不過已經是全村落中獨有自己的發電機,還有自來水的夢幻設備。

想當然的,佐藤小姐融入傳統印度文化的歷程十分艱辛。學習並沒有文字的當地方言是第一步,幸好小姑的年紀與她相當,在對話練習以及取得婆婆信任中出了不少力。最難的應該算是公公那一關。因為傳統規定女性不得與除了夫婿外的男性交談,連在上下樓梯時掃到一面都不行。佐藤小姐常常要躲在房間門後偷聽,確定外頭並沒有異性動物出沒,才能經過樓梯去上廁所,更別提,藉著用餐的機會大展媳婦的美德。因為女性要在男性用完餐後,才能收下菜餚在廚房吃飯,中間還得按照輩分順序,讓婆婆跟嫂嫂先吃完,佐藤小姐才能跟未出嫁的小姑一起吃飯聊天。

透過記者的安排,公公婆婆首次一起和這對夫妻坐下來對話。看著記者帶來在東京家中,父母對著鏡頭錄下想和數年不見的女兒說的話,還有誠摯地希望未曾謀面的親家能夠包涵女兒的一切,更期許有一天能夠看到自己第一個外孫。佐藤父母坐在和式木造宅院中,指著一頁頁女兒成長的照片,表情是日本人難得見到的激動;在鏡頭另一端的佐藤小姐表情則顯得十分平靜,也許是不想哭哭啼啼地在公婆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吧。總之,難得開口的公公含蓄地表達這個家庭對於來自日本的媳婦的歡迎,婆婆也發言正面肯定媳婦的表現,最後大家一起在門口的台階上合照,讓記者帶回日本送給佐藤父母。

雖然主題便是嫁到外國(當然還要所謂飛黃騰達)的女性,但是沒有談到的才是所謂的正題,這是永恆不變的道理。始終,不管兩人的成長背景和人生目標,最後還是女性要捨棄著自己原有的生活,隨著另一半,管他是軍火販子還是貴族血親,到了異地重新開始遙遙無期又無所知的人生。不然,新聞挖挖挖怎麼不談外國男人入侵台灣的危機,而是談著新一代台灣女性越來越多嫁給外國男人,剩下的台灣男性可能面臨絕種命運的話題咧?

坐在TOSHIBA筆電前,酌著冰涼的海尼根,想起了這一段影片。吵了幾天的架,也該是落幕的時候。心中並沒有被鼓舞的激動,人生本來就是無法比較的東西,自己的債還是得自己去還啊。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007在法國歡渡新年,喔拉拉,這該是一件多麼浪漫的事阿,光想著可以在巴黎鐵塔下,與群眾高呼著3、2、1,BonneAnnee!然後與身邊的愛人緊緊相擁,彷彿在年度交接時的相守,就可以一路守到人生的盡頭之類的情調,才不愧法國這個紅酒與香檳的國度。

但是,第一,我不住在巴黎;第二,法國式的新年,說穿了,也就是喝酒喝到掛,然後半夜在街頭亂叫吵醒鄰居而已。所有平時塞爆了人的酒吧、舞廳,這一天通通關門休息,原因沒別的,反正平時也賺夠了,沒有酒保願意沒事好好的放假日還去上班。所以,會開門的,要不是串燒羊肉串到汗水都可以直接代替鹽巴的KEBAB老闆(其實也就是阿拉伯沙威瑪啦),不然就是秉持著傳統刻苦精神,就算一個顧客都沒有也絕不掛休息牌的中國餐廳。所以沒法子,大家只好自己找伴在家辦轟趴,找點樂子慶祝自己能夠好端端地又混過一年。

記取去年在里昂臨時找不到轟趴咖,走遍大街小巷,最後只得落到一間平均年齡五十歲以上,放的音樂不晚過1950年的老人舞廳,跟著一堆銀髮穿著拉丁舞裝的爺爺奶奶們,高舉雙手迎接新年的下場。今年一進入十二月,就急忙打聽到底哪裡有趴可以去。只不過,法國人的規劃能力永遠是:等到最後一秒,好事就會降臨,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然我們就把它撞直的樂觀想法。基於要尊重夫婿的安排,我只得按下一個人跟人跑的念頭,推掉了許多邀約,靜靜地耐心等待。

阿東的朋友終於表了態,興奮地問了新年晚餐要準備什麼菜色的時候,一切才定了案。

吃慣了阿東外公外婆家的豐富菜色,嘴巴早就養刁了。確定了再三,不需要我多帶些菜過去的時候,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這下大概會吃不飽。不過,我這個人好款待,只要有酒,我連飯都可以不用吃。就這樣,一群人從晚上八點吃吃喝喝,東聊西聊。我則是在一旁,無論紅酒白酒、香檳伏特加,一律喝到見底為止。

酒喝多了,舞蟲就開始發作。凌晨三點,一群人殺上街頭想找個有音樂有舞池的地方,發洩一下血液裡的酒精。果不然,里昂絕對是不會讓人有任何驚喜的地方。確認過一間間店卻沒有一間開門,甚至還跟街上跟我們一樣搜尋可去之處的年輕人們交換情報後,大家死心決定回去公寓繼續喝酒聊天。看到老婆一臉失望的神色,阿東打了幾通電話,找到另外一攤也許會跳舞的朋友,可以去試試運氣。就這樣跟大家說過再見,我們兩個人凌晨三點半在街頭繼續前進。

一進到朋友P的家,挖塞,根本就是個LoungeBar阿。樓中樓的格局,一樓客廳擺了四張沙發,還有音控區跟調酒區,中間那個,那個舖著原木地板的空間,錯不了,我含著眼淚,那個不就是舞池嘛。高呼了一聲,馬上混入一群扭動身子的女孩們中間,同時還不忘稱讚了一下朋友P的女友,也就是今晚女主人的項鍊有多麼別致,開始享受著晚來的派對。

慢慢地,我開始有點不自在。其實,音樂很好,酒很好,甚至還有鵝肝醬下菜,但是,那群女孩子是怎麼一回事?當然啦,聽不懂法文的我本來就不太容易跟人聊得開懷,可是,肢體語言我總看得懂吧。從頭到尾,不是女孩A拉著女孩B討論電話裡的男朋友,就是女孩C牽著女孩D的手,兩個人跳起像是鴨子抽筋的舞,如果她們一直抽筋一整晚,我大概還會看出點興致來,但是抽筋了五十秒,兩個人又抱著互相笑得花枝亂顫。總歸一句話,我完全是陷入了法文版的黑澀會妹妹中間了。

不過我很努力,從凌晨四點努力到早上七點,中間還跟大家玩過法文版益智遊戲之男女大對抗。(註1)不騙你,我還回答了一道江青是毛澤東的前妻的問題。可是跟滿口霧沙沙的黑澀會外星人,我完全找不到可以融入的星際通道。(註2)等到天都亮了,益智遊戲在男女比數10:3,女生慘敗的結尾下,終於可以跟朋友P互親道晚安。一走出大門口,妹妹們還圍在人行道上吱吱喳喳,我拉著阿東硬是頭也不回地走向地鐵站。當為了趕上地鐵,不小心在階梯上狠狠摔一跤的時候,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噴了出來。雖然酒精加上身為台灣女子的自尊,並沒有當場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但是一路從地鐵站到回家的路上,豆大的眼淚始終沒有停過。進了家門,更是一邊噴淚一邊發狠似地脫掉身上精心打扮的行頭,最後終於攤在地上哇哇大哭。

也許我一直都很幸運,在法國這段期間,大家都很貼心地照顧著聚會中唯一的非法文使用者,讓我不落單不被排在外,甚至對我亂七八糟中文翻英文再翻過好幾翻的法文,大家還會投以鼓勵的眼神。所以我都忘了,我人可是在他媽的大家都說外星話的法國吶。這種像被關在監獄隔離室,透過透明塑膠玻璃,卻一句都聽不見外界的孤單,我應該早就要熟悉才是。想想,2007年一開始就有這種寶貴的體認,我的眼淚也沒白流了。人生嘛,總是要堅強一點的,希望下次可以寫些開心一點的東西,認識一些可愛的朋友,不然我都想要封版了。

註1:法國人家裡一定都會有幾套可以大家同樂的紙上遊戲,像是抽紙牌回答益智問題,或是得在規定的時間畫出謎底,讓同伴猜出答案之類的。其實還蠻好玩的,尤其是電視沒什麼好看,方圓五百里又沒有夜店可以去的時候,可以數十人湊在一起打發時間。特別是法國人一玩起遊戲,可比工作認真許多,一下子懊惱同伴為什麼回答不出來,一下子為了程序問題跟對手扭打成一團,光是看他們面紅耳赤的德性,就可以逗得我哈哈大笑。

註2:後來才知道,不完全是我的法文爛。而是年輕人自己創造出來的新式法文,本來就不是我可以渴求的法文水準。想當初,從英國回到台灣的時候,看到小朋友在MSN傳來的「安安」,我楞是傻了半天呢。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