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月20日,天氣晴。
家裡來了一堆實習中的準公務員,幫阿東慶祝生日。我從下午三點開始在廚房東忙西忙,因為台式料理實在不適合八點才天黑,半夜還熱到想脫光光的天氣,不得不絞盡腦汁發明了一些不台不法,不需要熱騰騰上桌,又可以涼爽入口的菜餚。鳳梨炒飯、豆皮壽司加上蔬菜沙拉棒,大家吃到盤盤見底,我的天,這些法國人還真容易滿足阿。


4月21日,天氣特晴。
到Grenoble,科諾比,法國中西部科技中心,也是阿東家的所在地,渡假去了。近五年法國房地產飆漲三倍之多,為了滿足科諾比充斥的國際原子能人才,佔據建築業的義大利移民,紛紛忙著在這個被環山包圍的小小盆地裡,蓋起一棟又一棟的豪華住宅。近三十度的艷陽下,叢花艷麗地綻放,我全身包得跟回教徒一樣,跟婆婆一起去爬山。


4月22日,天氣真是見鬼地熱。
今天是法國總統大選第一次初選,十二名候選人爭取前兩名的額度,參與第二次決選。其實大家都知道,決戰的就是右派對於外國移民有嚴重敵視的Sarkozy,台灣人取了個可愛的暱稱,就是撒狗血先生,跟左派號稱擁有第一內閣美腿的SegoleneRoyal,有人叫她賽鴿蘭,聽起來比較親切台味。

先不論政治立場,我熱切地帶好我的照相機,準備去看察法蘭西的總統大選。雖然說今天投票率遠遠超過2002年的紀錄,但是,這一片平和悠閒的氣氛..是怎麼回事?投票所沒個警察監視器就算了,大家夥兒有的帶小孩,一同鑽進投票幕簾後打打鬧鬧,有的還跟守投票廂的義工聊起東家常西家短來,常常一列排隊的人也沒人抗議,一派悠哉閒適的模樣,感覺像是表決家長會會長來了。

投票的方式也很有趣。入口的桌上排了一列各個候選人的白色紙片,照道理說,每個人應該拿所有的紙片,然後在幕簾後,將所支持的候選人名片放入藍色信封中,然後在監視下投進投票箱中;照道理說,投票所應該有人會不定時將所有候選人的紙片,整理成一般高一般多,這樣才不會讓大家瞧出到底誰比較受歡迎。照道理,如果法國人照道理,那就不是法國人了。

大家根本就是拿個兩張紙片,虛晃兩招。桌上的紙片也很明顯指出,小鎮裡大家還是偏好左派的賽鴿蘭。就連我拿著相機在投票所東拍西拍,也沒有人來阻攔,因為公公就是監視投票箱的義工,一邊紀錄投票人的名冊,一邊還跟我吐舌頭作鬼臉。


4月24日,天氣真是讓人覺得世界要毀滅地熱。
阿東突然決定要為堆積成山的雜誌做個書櫃。一開始我還幸災樂禍地在一旁偷笑,看你這個弱雞要怎麼搞,畢竟在台灣連衣服都一鼓氣送乾洗的我,做木工釘家具完全是下輩子的事。沒想到,經過一個下午的ㄎ一ㄥㄎ一ㄥㄎ一ㄤㄎ一ㄤ,我們家居然多了一個不比IKEA遜色的書櫃。我想,要成為真正的法國人,我要學的還很多...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還不懂怎麼愛的年紀,也許,就這麼錯過了一輩子。

復活節假期結束,法文課上大家紛紛討論起兩個星期的假期。好友戴安笑我,算是去了一趟日本十日遊:從早到晚,我就窩在電視前守著日劇不放;從平安時代的陰陽師到21世紀的單身大姐頭,從花樣美少男山下P到性感中年阿部寬...渾然忘記置身法蘭西的國土,外頭2007總統大選正熱騰騰展開。

第一次去東京,是一句日文都不會就隻身出發的。可以算是,我這一輩子以愛為名的首次旅行。

代代木的青年旅館,偏遠到連計程車司機都迷了路。在東京的第一夜,一個人在偌大的公共澡堂中,坐在粉紅色塑膠小凳子上,不敢直視落地鏡裡裸體的自己,尷尬地連忙躲進冒著煙的浴池裡。還好,日本物價雖貴,卻有這輩子從來也沒在其他國家見過的--啤酒投幣販賣機。KIRIN秋天口味限量版,滋味說不出來哪裡不同,但是光看瓶子上獨版的楓葉,就不會變心選擇ASAHI。這是日本獨特的美學,就是那一點點說不出來的不一樣,動人心弦。

頂著三瓶KIRIN的勇氣,硬是鼓起泡完澡的我,漫步在東京的街巷裡。因為離都心有點距離,一片純粹的住宅區,感覺有點寂寥。雖說是追隨著一封邀請函而來,終究只是我一廂情願罷了。

20歲那年的春天,阿哈,也就剛好是現在這個時節,我在台北圓山飯店遇見了那個叫做KEN的男孩。一個以青年為名,用政府預算辦起的國際會議裡,我啥也不懂,靠著一篇論文發表,大言不慚地在鑲著十八條龍的屋頂下,燃燒著無以發洩的青春。

那個叫做KEN的男孩,那個第一次見面就問我要不要嫁給他的男孩。我不懂他要什麼,我不懂,我自己要什麼。只知道他發了一封信,問我,要不要到東京去找他。

在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下,我搭上了飛機,其實很容易,三個小時就把自己丟在英文無用的世界。

代代木的單人床上,我接到KEN傳來的簡訊:「我在新宿車站等你。」

也是因為一樣口氣的邀請:我在東京等你。
所以我就這樣,什麼也沒有,來到了日本。

東京午夜的公車仍然一秒都不差的準時。我鱉腳地說,新宿Station,加些日文腔,司機倒也明白了。已經忘了當時窗外的風景,只記得看到新宿車站時後悔的心情。這哪是車站呢,中正機場也沒有這麼忙碌呀!我東閃西躲,依然避不過時速五十公里的人潮,深怕自己擋住了動線,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的滋味,我總算明白了。因為撞了背著PRADA包包、身穿CHANEL套裝、臉色像雪姬的OL,感覺真的不太好受。

最後,我只好縮在柱子旁,等著身邊鮪魚般的人潮淡去。

KEN呢?第一個獨自在東京的夜晚,我尤其不想一個人守在新宿車站。在那裡,一個人究竟能縮小到哪種程度?想像過年期間的台北火車站,或者聖誕節的巴黎GaredeNord,都還不及十分之一。因為在新宿,人潮不是蜂湧而上,而是像黑潮的鮪魚般,以時速五十公里的速度一列一列,朝聖般規律地往同一個目標前進的感覺。看過「FindingNemo」吧,海龜順著暖流遷徙的樣子,大概可以比擬一下。半途中,有人要轉向東邊的出口了,那種敏銳和毫不猶豫,以及身旁十公尺內人潮的即時反應--想起頭文字D的拓海左踩煞車、右踩油門,同時還可以切進排水溝加速的敏銳,我一點都不懷疑其可能性--因為,我去過新宿車站。

午夜的新宿車站,我像是顆大石頭,或是礁岩一般,這輩子都無法融入鮪魚們的行列,只希望自己可以越縮越小,小到大家都可以不注意到我這個團體外的份子。就這樣,我躲在柱子旁,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鮪魚潮散去,我像歷經兩次二次世界大戰般,疲累地走向公共電話。電話鈴響,鈴響,鈴響?在我耳邊?一回頭,那個我從台北追尋到東京的身影,正拿起手機在耳邊。

我是如何飛奔到他懷裡,又是如何隨著他的腳步,走過東京莫名的巷道,我已不復記憶。
因為,什麼也沒有發生。沒有偶像劇中,背對著東京鐵塔擁吻的情節;沒有可樂拉環,約定一輩子相守的僑段。

因為什麼也沒有,我才了解,永遠,就在那段還不懂得愛的年紀,永遠失去。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

里昂的春天來得游移不定。正為暖意盎然陽光普照而雀躍時,轉眼又是陰雨綿綿冷風瑟瑟,掙扎了好一陣子,像似猛地下定決心,一下子卻又跳進夏天去了。

「一翦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伊人飄香」

除了身為國花的功能性印象外,我沒有親眼見過梅花。總覺得要搭配著漫天蓋地的大雪,千里跋涉才得有緣見上一面。復活節去了上羅亞爾河區一趟,海拔一千公尺的高地,有別烤箱般的里昂,春天吟著小曲蓮步輕移而來,百花剛剛才從睡夢中甦醒。踏著新款式的楔型涼鞋,漫步在屋後的草地上,不遠處的杉木林有春風掃過,意外地像極了西子灣的海浪聲,那時,我遇見了一株梅花。

白色的花朵比我想像中小很多,不過確確實實是五片花瓣和黃色花蕊,幽雅的清香帶著些許的甜味,很難掌握卻又無法忘懷的味道。遇見一株有著時差的梅花,信義鄉這時應該又是梅子的季節了吧。


黃水仙,英文:daffodil;法文:jonquille。「星夜」這首獻給梵谷歌,曾經提到過。雖然是水仙,卻落地即生,沒有驕傲的顧影自憐,更顯得親近可愛。上羅亞爾河區滿山遍野,四月隨處都是這種野生的小花,順手摘來一大把,一望無際的花海卻不見減少一分。

在用不完的時間,和無法加速的悠閒中,生平第一次動念去研究身邊的植物動物,這是流浪法蘭西的收穫,也找到一起時差迷路的夥伴。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本來想下個:「初為人妻依然驕傲」之類標題的,最後覺得太過於情色而作罷,呵呵。

總之從少女變成少婦(怎麼還是依然H阿,噗),我驕傲的習慣卻一直沒變,思維邏輯還是以自我為中心繞著轉,滿腦子不外是:我學法文的進度;如何在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法蘭西發掘生存的立場;我回台灣要去哪裡看海;荷爾蒙失調引起的滿臉痘痘要怎麼快快治好,恢復我妖嬌美艷的本色;就連兩個人吵大架了,我想的還是,要去哪裡散心,解解肚子裡的悶氣...一句話,只要我不覺得裡虧,絕對是堅持到底、絕不相讓的個性。

經營婚姻要的是智慧,卻不是委曲求全。如果自己都對自己不開心,哪有能力付出真正的關心。

溝通是件累人的事,商場上如此,情場上如此。誰握有談判的籌碼,誰就能取得絕對的上風。從決定嫁到法國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是兩手空空地,將自己押進包局的賭盤裡。學歷無用,經驗無用,連引以為傲的斡旋能力也化為糞土。簡單地說,所有可以構成"我"的因素條件,在這個新社會中,全被剝離到只剩"蒲太太"這個身份。所以,對於情緒和個性這個我手中僅能勉強抓住的部分,我怎麼樣也沒有辦法妥協。

我學法文,可不單單是為了買菜、逛街。我要工作,要打出屬於自己的人際關係,法文非學好不可,更何況每一分學費都是辛苦賺來的血汗錢,火星文般的法蘭西語,從早到晚、連渡假都抱著書猛啃,非啃出一點心得不善罷甘休的程度。放學回家,一邊瞄著Google上查來的每日食譜,一邊試管量杯實驗般地,研究中法合併五花八門創意菜,阿東回家一喊餓,馬上就有熱騰騰的菜上桌,雖說從來也沒有烹飪的天份,餓總不會讓他餓著。台菜的口味說也奇怪,還真對法國人的胃,三杯、紅燒、滷豬腳,沒有一樣不剩下空盤才下桌的。天知道,這一切都是從燒壞無數個鍋子、切斷了無數根,ㄟ,不是手指頭,是美美的藝術指甲,才磨出來的綠豆芝麻大的一點點心得。

最最重要的是,我從來不干涉另一半的私人領域。遠距離戀愛談了三年,對方如果真的要出去偷吃,天南地北哪裡瞧得見,要24小時追蹤,還要跨海抓猴,乾脆早早分手算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習慣了,漸漸演變成堅定無比的信心:深深相信對方不會亂來;就算亂來,也會把嘴抹乾淨不留證據的信心。

再說,我天生怕麻煩,查電話紀錄,封鎖MSN交友對象,從早到晚跟東跟西,光想就快累死了,人生才不會浪費在這種無謂的事情上。阿東說要出去跟朋友喝一杯,既然沒開口約我,一定是一群男人聚在一起發法國政府的牢騷,我得以偷閒在家喝酒翹腳看日劇,又省得下廚一身油煙味,何樂而不為。

不過,如果要跟朋友定時聚會,看要露胸露背還是露腿,高雅貴婦妝還是性感煙薰妝;不懂法文也沒關係,照樣有辦法將自己融入在各樣的場合中。下得了廚房,還上得了廳堂,絕不會讓對方在公眾場合失了面子。

這樣的我,不應該覺得驕傲嗎?連我都很想五輛牛車、十箱聘金把我自己娶回家。

最近因為荷爾蒙失調,整個人像顆草莓似的,不經意地碰了碰,就會內傷兼淤青。一句據阿東的辯解,只是法國式的幽默的話,都會害我當場眼淚盈眶,又不得不往肚子裡吞,怕弄得大家當場不愉快。夜深人靜,自己仔細想了想,小題大作的成分不是沒有,可是就是那一點自尊和驕傲,讓我沒有辦法讓步。

種種男女關係之中,女人所付出的究竟有多少,還是要設法讓男人徹底了解才行,不是一句「我會負責的」,就可以打混過去的。就這點,女人都應該要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也因為這樣,架吵完了、冷戰融化了,我還是會繼續堅持驕傲下去。

註:法國山上的話都開了,下一篇網誌要來介紹一下,敬請期待。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從小就跟火車很有緣。

左營火車站之前是個只有軍人和學生出沒的小站。在看得見北斗七星的夜晚,我常常忘了懼高症的障礙,脫掉細跟編花涼鞋,一咬牙爬上水塔頂端,看著蓮池潭畔慢慢行駛過的火車燈光。

高中那年,張雨生車禍過世,還不懂抽煙喝酒戀愛的十七歲。我在水塔上一次又一次大聲唱著,天天想你,淚流滿面,以青春的姿態,悼念無法挽回的人生的悲哀。

吵吵鬧鬧的高鐵,在我出國的那幾年逐漸成型。高架橋說巧不巧,經過外公家西方七百公尺處,從小看到大的高屏落日,莫名其妙被水泥建築擋住;安靜的南部鄉村,湧入了各式島嶼勞工。

我一向來來去去。

那天,從小港機場坐計程車回去,美術館附近冒出的紐約式高樓大廈,讓我猶豫了五分鐘,才確定自己沒有認錯回家的路。回到外公家泡茶聊天,突然響起的轟隆轟隆聲,才知道從小看到大的平原落日,最新的娛樂被高鐵試車取代。

看著兩節式的高鐵車廂跑過來跑過去,整整一年。直到上上個月,總算有機會坐上高鐵,嘗試從鐵軌上觀望的角度。高鐵很快,卻一點都不令人開心。左營舊站早就不見當年的喧囂,道路拓寬後,小小一個站緊擠在大馬路旁,像是被強迫剝去旗袍髮簪,赤身裸體含淚看著六線道的馬路,委屈得很的模樣。

左營新站,據說是捷運、高鐵、台鐵三站合一的國際級大站。光開車要找到站門就茫茫然了,三層高架公路,又是南二高、又是地下道、又是快速道路的,別說外地人,連我這個道地台妹都想舉手投降。

火車上的空間大得有些離譜,推著零食飲料穿的像是空姐的服務員令人傻眼,聽到法文車掌廣播的時候,覺得更是荒謬。朋友說,因為目前還在交接技術,很多遠來的TGV駕駛還在支援當中。法國這套不便民不人性的購票系統倒是學得一點不缺,前往中正機場搭乘往里昂班機,坐在高鐵上的我,不太確定映入眼簾的究竟是嘉南平原,還是蔚藍海岸。

一不經意,卻錯過了七百公尺外的外公家。村中最大的,達賴喇嘛都曾加持過的寺頂,金黃飛簷的屋頂掠過眼底。那棵喇嘛親手種下的菩提樹,現在應該綠蔭深深了吧。

里昂的四月天。復活節假期,天氣異常溫暖,台灣帶來的楔型涼鞋和法式花色洋裝都派上了用場,連深夜的風都捎來夏天的氣息。守在窗邊,一杯冰涼的白酒配上薰衣草糖漿,我等待著火車的聲音。

在夜還沒淡去,韶光蠢蠢欲動的時分,窗外躍入的車聲,轟隆轟隆,夾雜著喀啦喀啦的鐵軌聲,轟隆轟隆,把我包圍在一片幸福的不得了的,轟隆轟隆之聲中。

第一班的火車,我沒有特別刻意的等待著。傻傻地寫著,傻傻地想著,不知不覺又一夜。

守著幸福的火車聲,可以有一天等到,到站下車的幸福吧。緊握著手中的月台票,我可以出站了嗎?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人人口中的出國必備之大同電鍋,在我的流浪生涯中,並沒有起過什麼大作用。第一次鼓起雄心壯志準備洗手作羹湯,卻內鍋、外鍋,傻傻搞不清楚,抵達荷蘭後一個月內,就宣告陣亡。後來接手印尼前輩的Rice Cooker,反正煮煮飯煮煮粥,我也就只會這些。隨著中國瘋越吹越盛,專剁大骨的鋼刀、大火快炒的深鍋、甚至團圓聚會用的卡式爐,這幾年來價錢越調越可親,跟台灣其實差不了多少,有些歐洲品牌的電鍋甚至20歐左右就有了。

進入21世紀,留學生跟遊子們不用再千里迢迢扛個鍋到處跑,這個年代,唯有烹大師才是王道。兩歐的紅白蘿蔔加上蒜苗,怕寒的人扔點薑片,一小匙烹大師,不用再含淚三個小時熬大骨,心疼貴得要死的電費瓦斯費,不用再怕歐洲不閹不放血的肉腥味,一道寒冬元氣湯馬上芳香四溢。不然,煮鍋開水對上烹大師,看是要放米粉或是雞蛋麵,放上一點肉燥,台灣鄉土擔擔麵或是米粉湯,保證會讓人感動得飆淚,被死老外整蠱的鳥氣,當場就煙消雲散。

我最近常常生氣,因為不喜歡吵架,也不擅長拳擊,只好一個人悶在肚子裡爛,肝火直衝腦門,一打啤酒都壓不下。復活節假期反倒變成了折磨,不想起床面對現實,一路睡到下午三點,偏偏調整了夏令時間,八點還不見天黑,漫漫長日只好用DVD來打發。從大陸劇看到日劇,從卡通看到A片,感謝FOXY五花八門的貨源,和法國比水還便宜的葡萄酒,一個人默默進行著心靈治療,效果比去看醫生還好。

不是沒有回首過。但是因為看了太多電視,常常一凝神就淚眼汪汪,不管以前或是未來,怎麼看都看不清楚。既然看不清楚就乾脆不看了,後悔阿茫然阿等種種情緒,還沒來得及進到腦袋裡,就被我一把丟後頭去。放著山下智久這個小帥哥不看,去看身邊那些個鳥事?我又不是傻子。

不是沒有試著溝通過。只是當我發現,法國與台灣不是只存在著哩程數上的距離,而是腦袋與腦袋中間大概隔著整個銀行系時,我寧可選擇跟張國立和阿部寬窩在一起,不願再開始另一段無謂的爭執。

在法國很好,慢慢的步調,給我用不完的一個人的時間,去安靜,去沉默。

偶而想念台灣的時候,也沒關係,我有烹大師陪我。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

荷蘭安荷芬科技大學校內最新聯合獎學金, "艾司摩爾公司暨安荷芬科技大學獎學金"是為了向 Mr Henk Bodt 先生致敬,Mr.HenkBodt畢業於安荷芬科技大學,在艾司摩爾公司面臨許多挑戰的草創階段時,帶領艾司摩爾公司成功地在1995年公開發行上市股票,更擔任監事會主席長達12年之久。

為了感謝 Henk Bodt先生的貢獻,艾司摩爾公司與安荷芬科技大學共同提出獎學金計畫,除了每年提供高達40位優秀的碩士學生全額獎學金之外,並包括畢業後三年到艾司摩爾公司上班的保障。獎學金可申請的領域包括有電機、數學和科學,而修習的課程必須要包含應用物理和材料學科。

詳細資訊請至荷蘭教育中心網站 www.neso-taipei.org.tw 下載最新規定

P.S. 此項獎學金請準學生直接與學校聯絡

-------

[飛利浦/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聯合獎學金得主的分享座談會 ]

目前正值羅益強獎學金申請的時間,你是否不知道怎麼呈現申請文件與準備獎學金的面試呢?你是否對面試毫無頭緒&充滿恐懼呢?如果你的答案是Yes,那你千萬不可錯過這場分享座談會.我們邀請到剛畢業的羅益強獎學金得主,來和大家分享她是如何準備羅益強獎學金的申請以及相關面試的經驗!!主講者-趙珮雯小姐,MBA,RSM (2005年飛利浦/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聯合獎學金得主)

時間 : 4月9日星期一,19:00~20:30
地點 : 荷蘭教育中心

如何到活動會場 : 台北市民生東路三段133號七樓D室(民生東路/敦化北路口,麥當勞隔壁棟)
公車:敦化北路口/勞委會(舊址) - 12,63,225,277,505,518,612,652,903,棕1
長庚醫院站 - 敦化幹線,33,262,275,285,630,906
捷運一:南港線 忠孝敦化站 轉乘公車至長庚醫院站
捷運二:木柵線 中山國中站 步行約5-8分鐘

線上報名http://www.neso-taipei.org.tw/Active/Active_Join.aspx?UP_ID=01&Prog_Id=01&Lang=C&class_id=0000107

-----------------------------------------------------------------

[鹿特丹管理學院MBA課程說明會暨主題講座]

此次說明會由鹿特丹管理學院代表 Ms. Dianne Bevelander介紹RSM的MBA碩士課程,並簡單介紹當地學習環境。同時亦邀請Dr. Bill Collins針對”Human Resources andOrganizational Behavior”領域做主題講座。有興趣申請MBA課程者歡迎踴躍報名!已有完整申請文件也可安排面試Speakers: RSM representatives: Ms. Dianne Bevelander and Dr. BillCollins

時間 : 4月10日星期二, 晚上19:00-21:00
地點 : ING安泰人壽 B1亞里斯多德廳, 北市基隆路一段210號B1(基隆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

如何到活動會場 : 如何到活動會場 : ING安泰人壽 B1亞里斯多德廳 台北市基隆路一段210號B1 (搭乘板南捷運線 –市政府站下車)

線上報名http://www.neso-taipei.org.tw/Active/Active_Join.aspx?UP_ID=01&Prog_Id=01&Lang=C&class_id=0000107

-------------

[ 好康報報 ] 烏特列支大學第20屆暑期課程推出嚕!!

烏特列支大學暑期推出超過 50 門的短期課程,給針對文化,語言、社會科學、法律-經濟、科學、醫藥領域有興趣的同學更多的選擇!!除了學習課程以外,也還有文化、運動和社交活動的休閒課程可供選擇喔!!今年,烏特列支大學更會舉辦第一次的暑期電影慶祝活動呦!!趕快趁今年暑假來認識荷蘭的烏特列支市吧!!

相關細節請連結 http://www.utrechtsummerschool.nl/index.php?page=home

---------------------------------------------

[ 好康報報 ] 阿姆斯丹與馬斯垂克聯合暑期課程,隆重推出嚕!!


阿姆斯丹與馬斯垂克聯合暑期大學又推出一整年的短期課程規劃,給針對語言、藝術史、傳播溝通、醫學、政治科學領域有興趣的同學多元化的選擇!!快打開你的行事曆,安排一個短暫的假期,可以在歐洲旅遊又學習新知,一舉兩得喔!!

相關細節請連結 http://www.amsu.edu/courses/

------------------

[ 好康報報 ] Berlage Institute 2007春季研討會課程來嚕!!

專精建築相關領域的在職同學,如果有要前往荷蘭作短期停留,千萬不可以錯過貝拉和設計學院提供的研討會,與各知名大師學習交流!!欲知詳情請下載檔案berlage.pdf
或是連上學校網站 http://www.berlage-institute.nl/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次都要到凌晨時分,灌上一大瓶紅酒白酒,才有這種可以清醒地寫出心得的時分,說來也是矛盾。

我一直不認為變成某某太太是一件太過於嚴重的事,不然結婚做什麼呢?不就是為了個名份?以在國外的例子來說,就是為了個身份。不然雙方大可以你情我願地在一起,講實在一點,就算分開了,也沒那麼多繁文縟節。但是在國外,就像在台灣的外籍新娘一樣,沒有身份不能工作,沒有身份不能享受社會福利。我就是為了個身份才嫁到法國來的。之前生活在台灣不知道,外籍新娘想要拿個身份證,得證明住在本地足足好幾個年頭,光靠結婚一張紙可不成,最少也要入籍、繳稅,證明自己是認真要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才成。法國當然也不例外。很多人認為的,嫁到法國就可以拿到法國護照,不好意思,門兒都沒有的事。

處於2006年法國移民法改革的關卡,我光是在里昂申請居留證就吃足了苦頭。一下當地管區說不承認之前台灣發給的簽證;一下又說從今日起,起碼要四年以上才能有資格申請法國護照。照法國人的說法,最少四年吧,實際上,大家要有奮鬥個十年的心裡準備。

牢騷話說完了,來聊點主題其實很輕鬆的話題,冠夫姓。

我嫁到法國來,說真的,很幸運。女人最怕的婆媳問題,跟夫家相處的問題,我一概沒有不說,阿東家生了三個男生,我又是長孫媳婦,身為第三代唯一的異族女性,上從外公外婆爺爺奶奶,下到堂表兄弟跟13歲的小叔,沒有人看到我不抱著猛親猛吻,不然就是恭敬地跟看到太后出巡一樣,深怕我不習慣法國的乳酪香檳,一下子就弄上一堆來,乾脆把我淹沒,叫我不愛也不成。

所以我婚前婚後,連台灣的朋友都說,看不出一點不一樣來。甚至,比婚前還更囂張了起來,怎樣?我現在有老公靠了咩。

所以那天,因為要申請身分證必須要做的體檢,小姐唱名時,我就很堅持,我不是蒲太太,要叫,請叫我的本名才行。

我的婆婆是Grenoble大學著名的女性主義學的教授。雖然如此,她是我見過最容易為他人掉眼淚,一點大小事都會感動的不能自己的感性女性。一個星期一定會接到一兩次,她打來關心我們小倆口,順便報告家族裡全員動態的電話。但是她的三個小孩,全都冠上了夫家與本家的姓,自己也從來沒有因為結婚而改過姓。所以阿東家三個小孩,連名加姓,套起來就會變成:Jean-BaptisteBurdyDubsette這副德性,還要換口氣才唸得完。這點,其實在台灣也不少見。我娘打從我懂事以來,在職場上也一直是以某某主任為稱呼,除了在我同學之間會被尊稱一聲邱媽媽之外,我從來不認為自己的姓氏是應該被取代的一天。

所以辦銀行帳戶、申請身分證,或是報名語言學校的時候,我都是台灣譯名加上英文使用名這樣報的。原因沒有其他,到時候找工作大家不承認我之前的學位,或是根本認不出是同一個人,我不就糗大了咩?

只是陪我一起去體檢的阿東奶奶甚是驚訝,雖然不敢當面跟我表示意見,偷偷地還是跟婆婆述說了那天我拒絕做蒲太太的事件。

某天週末,婆婆到我們家喝茶,輕描淡寫地提起了奶奶的反應。我拿起一半的茶杯楞在哪兒,還搞不清楚話題的重點,婆婆就連忙解釋,其實她自己一點都不介意堅持本姓這回事,只是可能奶奶多多少少的傳統觀念認為,本來嫁了人就該跟夫姓,對我那時堅持的態度有點意外。婆婆又提起她自己的經驗,法國夫妻常常使用的銀行聯名戶頭,就常常自動幫女性加上夫姓。前些天,當她發出十幾封更正姓名的意見函都不見改善時,決定親自到銀行跑一趟幫自己正名,交涉了半天,銀行小姐一同意幫她改回杜小姐的時候,電腦裡個人資料的婚姻欄卻自動變成「離婚狀態」,弄了半天,這根本就是依照意識型態設計的程式,怎麼改都無法得個正解。婆婆回家後還開玩笑地跟公公說,這下我們該分居才行。

我不是個女性主義者,要不然也不會放棄大好事業跑到法國來孵蛋。我娘說的,這是自己的選擇,後果就自己承受吧。只是我嫁人前也有我自己生命的痕跡,改個姓氏,連大學學位都不被承認,該不會要我從幼稚園開始念起吧。我本來連小孩子的姓事都想好了,在法國登記歸法國姓,在台灣總該歸我們家來宣稱吧。結果,聽說在台灣要跟媽媽姓,得要登記「招贅」才行,我想,反正阿東也不懂招贅的意義,我愛怎麼登記就怎麼登記吧。誰說生女兒不能繼承的,到時候生了小孩我非讓他歸我姓不可,嘿嘿^^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