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726-2.jpg  

 

懷孕生產,是屬於那種,一邊大叫"不可能,不可能",一邊又漸漸完成的人生大挑戰之一。

月子應援團回台灣,自己接手照顧小孩兩個禮拜以來,最大的感想是:我怎麼可能把這個小孩養到十八歲?!

因為良心的譴責,我不敢起把他從窗戶丟出去的念頭(明明就有),不過,我卻開始認真地幻想,說不定可以找個保母來帶的可能性(明明就不可能,失業的人還找保母,哪來的錢阿)。

看來,養小孩,也是屬於"不可能,卻又非得達成"的人生任務之一。

話說回來,從產前憂鬱寫到了產後憂鬱,才發現,小孩的出生忘了寫。

不過,生產,沒生過的人不懂,生過的人就會覺得別人的經驗沒有什麼了不起。所以,想了半天,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寫起。

就當做給親朋好友的分享文好了,等我回台灣,就不用努力地回想。沒錯!雖然是無法言喻,痛得死去活來的過程,很神奇地,生完就會自動忘光光。這也是上帝造人時,恩賜的自我保護機制,痛過,忘記,人生又能繼續快樂地走下去。

台妹的預產期是7月25日。在法國,生產方是沒得選,除非醫生覺得有必要剖腹,不然,一律是以自然生產為主。7月20日,早上跑去超市大採買,好準備迎接月子應援團,下午去戴高樂機場接機,晚上跟好久不見的阿娘和妹妹在家吃飯,一邊討論隔天出遊的行程。

一切如此平靜,無聲無息。

直到半夜。

肚子開始痛,因為不確定是不是陣痛,還打電話去婦產科問。護士說,如果還能講電話,應該就不是分娩前兆。我還滿心期待隔天可以照常去逛巴黎市區。結果,越來越痛,連站都站不起來的時候,也只好先去婦產科再說。

凌晨兩點半,坐在婦產科的等候室,有點不安,卻又超級想睡覺。忽然走廊的底端,傳來慘絕人寰的尖叫聲:「我不要生了,我不要生了!」那種有點像是慘遭刑求的哀號,我等了三十分鐘,就聽了三十分鐘。

進了檢查室,一看,助產士說,開三指囉,就是今天啦,你要打無痛分娩嗎?

我馬上狂點頭,要要要要要。

助產士笑出聲,你在外頭被那個聲音嚇到了齁?

三點多,我被換到生產室時,陣痛已經越來越難以忍受。一邊努力呼吸,轉移注意力,一邊已經忍不住,開始呻吟,只是跟隔壁的哀號聲比起來,只能算是蚊子叫。

麻醉師終於來了。一針下去,差點沒往生。無痛分娩真是痛斃了!!還勞動助產士把我緊緊抱住,才順利打完。藥力十五分鐘後開始生效,我整個人陷入一種昏昏沉沉、飄飄然的High狀態。

無痛分娩真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真的。

從開三指到十指,總共歷經四個多小時,我都是在快樂的睡眠中度過。只有,從藥效減退到補打下一針中的間隔,我有感覺到陣痛的可怕。

那真的會死人的。我才痛沒兩下,就想跳窗去了,完全無法想像,從頭痛到尾,會是什麼感覺。

七點多,助產士正式宣布:「美女,我們可以開始生囉!」的時候,我心裡的OS是:來吧!趕快生完,老娘想要睡覺去了。

摸索了兩個小時,因為沒有知覺,所以一直用錯力,多花了很多時間。中途,助產士還讓我去摸生到一半的小孩的頭,激勵我,「美女,你可以做得到的」。

九點零五分。豆豆終於歷經千辛萬苦,從媽媽的肚子裡被擠出來了。很屌的是,除了床跟家裡的長得不一樣之外,我覺得好像就在家裡生產一樣。沒有綠布蓋著,也沒有冷冰冰的鐵架,甚至連燈都是橘黃色的間接照明。助產士就很像村裡的產婆,很親切地跟我對話,指導我正確的使力方法。

阿東從頭到尾不但全程參與,也因為根本沒有綠布遮擋,他可以360度目睹,所謂女人最偉大的時刻。我有點怨恨他沒有錄影,因為反而是躺在床上的我,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小孩就生出來了。

我的婦產科很屌,豆豆一被抓出來,什麼也沒處理,就被放到他阿娘的身上。經過兩個小時,我用力用到痔瘡都快爆炸了,整個人虛脫無力也沒戴眼鏡,一個濕濕軟軟的東西,忽然靠在我的胸膛,我什麼感想也沒有,反正就是放聲大哭。

所以,豆豆誕生了。哭的不是嬰兒,反而是他媽。

------------------------------

豆豆的外婆很開心。因為寶貝外孫算準她到法國的時間,等到外婆來,馬上就呱呱落地。只是對於台妹沒有叫醒她,就自己跑去婦產科生小孩這件事,有點微詞。阿母,又不是菜市場,哪能弄個觀光團咧。我體貼時差很辛苦的月子團,多睡一點補充體力,才能照顧小嬰兒阿。(台灣可以允許幾個人進產房阿?)

關於這間崇尚自然,注重母子親密連結的婦產科,還有蠻多可以寫的東西,如果豆豆可以乖乖睡覺,台妹有時間再陸續補上。

小孩生完了,挑戰才開始。難怪,當時哭的不是小孩,而是媽媽,唉。加油加油加油!

 

PS:出生五天的豆豆,頭髮多得不得了。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IMG_2408.jpg  

 

粉藍,並不是Pink Blue嘿。

 

稚嫩的天空,迷幻的海洋,一抹淡淡的粉彩,映出那股若有似無的憂鬱。

 

貝比布魯,Baby Blue。

 

雖然Baby很可愛,但是媽媽卻無法不Blue。

 


我不喜歡失控的感覺。焉知,懷孕生小孩就是一整個人生的大失控。

 

很認真地,從懷孕第三個月開始擦妊娠霜,網路上討論的品牌,幾乎都被我買來。一天三次,從不間斷,除了考大學,我還不曾如此有恆心毅力過。

 

結果,最後一個月,全部大破功。一切苦心,付諸流水,只剩下一堆亂七八糟的疤痕,提醒我,徒勞無功與白費心力,在這個荒謬的人生中,其實稀鬆平常,不足為奇。

 

很努力地,從出院回到家開始吃月子藥膳。盛暑的巴黎,門窗緊閉的房間裡,中藥的香氣夾雜淋漓的汗水,一天一大鍋,不怕藥苦不嫌燥熱,不敢吹風避免受涼。反正,就當作土耳其浴吧,汗流多一點,說不定還能盡快瘦下來。

 

結果,還沒出月子呢,腰就開始痛得不得了。

 

據說,月子沒做好,落下來的病根是一輩子的事。

如果我鐵齒,天天洗澡,大口喝酒,外加跑百米瘦身的話,那就是我活該。

可是我喝完的藥渣可以堆成小山;頭上都快長黴菌了,還忍著不敢洗澡;換個褲子,還要小心不能彎腰,就怕傷筋動骨,造成終身遺憾。

 

無用。

 

一邊看著哇哇哭不停的小孩,一邊扶著隱隱發疼的肥油腰。

 

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悲哀。

 


一個人在房間裡喝著大補湯,聽著港都98.3,月子應援團在樓下看著大陸單元劇,一切都如此平靜和諧。那個時刻,我無法理解自己身分上的轉變,甚至會忘記有個寶寶的存在。懷孕十個月,以及生產的痛楚,像是上輩子的事,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直到,高分貝啼哭聲,劃破空氣中的寧靜,隨之而來的,便是地獄般的混亂

 

豆豆是個黏踢踢的寶寶,像隻無尾熊,沒有抓著人就沒有安全感,試過任何方法都沒法讓他從樹上爬下來。

 

緊急在網路上搜尋良方對策,來拯救我發炎腫脹的手臂,才發現,原來動物災難,不是我家才有。

 

很多媽媽就正面思考:反正寶寶再大一點,你想抱他,他也不讓你抱了,那就乾脆趁現在好好享受吧。

 

為母則強。

 

這麼樂觀地面對挑戰,真是強到最高點,心中有媽媽!

 


嬰兒一出生,哭著要人抱;嬰兒一長大,哭著不要人抱。孩子還小的時候,哭著沒有爸媽睡不著;孩子長大了,哭著要有自己的房間。

 

當父母真是挨桑阿...

 


貝比布魯,Baby Blue。粉嫩的嬰兒,藍色的母親,產後的不安,對於未來的不確定,多了一個小孩的快樂和憂鬱。

 

之後的(至少)十八年,是嗎?

 

好吧,來吧。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