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18我要自由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厲風濟而眾竅虛。

夏天結束了。在台灣聽過卻明顯不同步的節氣,在法國倒是適切得宜。

記得那時八月才過了一半,炎熱依舊,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點落寞,想加緊把握我最愛的夏天。一翻節氣曆,原來已至立秋,才恍然大悟。

之後,果然早晚溫差開始加大,下過一兩場雨後,連外套都必須得拿出來了。

這個夏天過得閒適。

特意安排在七月初開刀,好一整個月都能休病假;再加上八月的國定假日、自己申請的年假一週,扎扎實實地像個學生放了個暑假。

收心不容易。所以安排在八月第四週返回職場,主管還在放假中,巴黎的公共交通人也少了一大半。慢慢地收拾心情,在辦公室看著蔡璧名老師的莊子課程,好好地養著自己。

年初,在台北聽著陳昇、看著煙火,興奮愉悅地跨年,果然還是有特別意義的。

四月,像是中了邪地,為了張學友演唱會,熱血奔回台灣一週,同時也了結幾段牽牽掛掛的感情。

五月,久違地瘋狂迷上日劇『大叔之愛』,每每重複看到凌晨,與酒精一起,陷入瘋狂迷醉中,不能也不願自拔。

六月,緣份到了,遇見了蔡老師、認識了莊子。

當然,中間依舊掙扎不斷,以眼淚恐懼填充了不少細節,持續看著心理醫生,嘗試了能量療法,雖然沒有獲得我預期中前世今生的答案,但我好像找到一個新的方向。

一道兩千年前的風,在今年吹進了我的心,平撫了我的恐懼。面對悲傷的洪流、無能為力的人心、自我價值的環疑,我不是一個人。

莊子哥哥明確提供了答案、工具、愛。

我願意,我願意。

 

文章標籤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預約了靈魂治療師,雖然一路得等到五月。

但也許透過外國人,才能揭示始終困惑我的謎底。

記得當時26歲,事業茫然、人生茫然,一切彷彿都在前進,腳底下的風景卻一直原地不動。

該不該去法國呢?還是該留在台灣呢?

被閨蜜拉去找能算紫微的親戚,說了很多很多,最後給了我四個字:謹言慎行。補充註解:青春其實也可以留白。

當時,我想他其實沒有說出來的是:妳這個天生淫賤的浪蕩胚子,自己要好自為之。

我喜歡的就倒貼,喜歡我的其實也來者不拒,但總還是覺得不夠,非得一遍遍複習我的後宮名單,才能確認我身於人的價值以及世界的連結。

這麼瘋狂的價值觀,我一路走來卻也沒出什麼大亂子,真是太幸運了。

但,那,下一步呢?

如果12年前紫微老師不是閨密的親戚,是不是會更直接地把我一巴掌打醒?或者讓我更乾脆地墮落,反正我天生不適合故鄉的價值觀?

我好期待五月的謎底揭曉 ^_____^

 

文章標籤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願歹戲拖棚,但或許就是必須盡了一切努力,才能甘心放手。

我被甩了。

被我的心靈支柱,被我世界的六分之一,不要了。

當然,如果從心理醫生的觀點,我又把一件獨立發生的事,跟我的人生價值連結了,這樣不好。

他不願回應我,是他的選擇,有他的理由。跟我這個人好不好、值不值得被愛、能不能繼續被愛,完全無關。

我不可以把這件事,與我小時候被拋下的傷痕連結。

更何況,印象中被不要的記憶,或者也只是心理醫生幫我找的藉口,幫我畫一個傷痕,才有目標去治療。

根據這次與父母要求道歉的談話,我被獨自留在外公外婆家,其實也只不過短短一個學期,我就被接回去了。

總之,我能做的都做了。雖然出發點是為了別人,但這也是我內心真正的聲音。

我想見他、想跟他有一起生活的回憶、想要他做我一輩子的心靈支柱。

機票錢不是重點、距離也不是障礙、返台時間也不一定都要一個月起跳、台灣並不是我必須苦苦忍耐才能夠回去的地方。

我是個自由的人,能禁錮我的始終只有自己。我這次下的決定,是我證明自己能夠自由的第一個嘗試。

忘了他。

我想給他,他不想要、不能要、從頭到尾都不打算要。

不管是哪一種。別人不要的東西,就是負擔,即使我給的是我最寶貴的。

那,就收回來吧。寶貴的自己,還是要靠自己守護好。

忘。了。他。

拜託。

文章標籤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