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1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拜啟,小國王十二月。

 

知道這是一封無法寄出的信,卻仍裝進瓶中、扔入大洋,或許在連自己都遺忘的那一天,會奇蹟似地傳達給你。

 

登入久違的臉書,一時動念,搜尋了你的名字。這種像定期發了狂似地傻氣行為,最後一回已經是數年前。

肯定是從來沒有成功過吧,所以這次也就早早就保護好了自己,發作完了,繼續回到辦公桌前的日常。

只是,映入眼前的名單有一大串,但我一眼就認出你來,即使照片裡根本無法分辨出什麼。

原來我一向都擅長閱讀空氣。不過這種才能在日本以外的世界,只是種累贅。

 

嗯,攝影真得成為你的職業了呢。也是,令人一眼難忘的風格,就算你總是低調,別人也不會允許的。

啊,你在日本語學校啊。

是嗎,挺好的。我也一直沒有放棄大學時的日文,在巴黎跟著齊藤先生固定上著每週一次的會話課呢。

原來你已經住京都六年了呀。

真巧,我下個月正好要去日本呢。

 

我與臉書上你的頁面,和諧地交換了近況。開心開心,還能撒上無數虛擬小花。

點不點開訊息撰寫視窗,其實不那麼重要。在網路中虛擬,與在我腦海中虛擬,我選擇不打擾任何人的那一種。

 

如果我說,兩週後的班機,是飛往關西機場的話,那就太過分了。

不要說提議見上一面,我連寫信的念頭都會立馬扼殺。

我要去的是北海道。

去年九月就開始規劃今年四月的行程,如今道央在我腦海裡,比桃園苗栗還熟悉。

這就不難看出我是個控制、偏執狂的傾向,所以得了憂鬱症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況且在這種拉長的時間中旅行,造訪三丁目2-2的章魚燒店,在白老IC下道央道,位於石頭小路盡頭的和牛牧場...

才能將我在異鄉培養出來的"瞬間移動"才能,好好地物盡其用。

 

嗨,好久不見。

最近因朋友之託,入手了幾瓶貴腐酒,想想跟京都漬物應該很合配。

月底剛好有機會經過日本,如果不介意我的唐突冒失,想寄送一瓶讓你與朋友們品嚐。

公司或是學校地址即可,屆時會請飯店的人幫忙寄送。

當然,如果有不方便之處,我也能完全理解。請當作沒有這件事,也不需費心回覆。

再次為自己的冒昧感到抱歉。

祝 安好。

 

只是,在寫下奇蹟的同時,魔法就會失效了吧。

所以,為了不污染已經飽受折磨的大海,我會把信慢慢嚼碎,跟著那一堆無可名狀、也不需定義的心情,在身體裡好好地消化。

 

末筆ながら皆様のご健康とご多幸を心よりお祈り申し上げます。

 

 

文章標籤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這麼剛好,在懷疑自己對於這個世界是否多餘的時候,遇上了愚人節。

聽說明天要開始下雨了,趁著今天的大太陽去公園坐坐。並沒有哪麼天真,期待陽光能洗淨那濃濃的幽闇,不過一次一次地嘗試,自然的力量總有一天會回應我的呼救吧。

知道文字力量的強大,再也不敢輕易把心底的想法化作實體。不論多大的風暴,只要靜靜等待,總有一天會平息。

2019了呀。害怕的冬季,總算平安度過,甚至都迎來一年之中最美的春巴黎了。

必須感謝,必須慶幸。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甚至再過三週就能回台灣了。總算能夠鬆一口氣呢?還是會迎來更大的風暴?這些無用的想法,始終揮之不去。

人生就在這些無用的想法堆疊中消逝。對他人無用,自己也不得益,因為看得清楚,更感到自己的荒謬。

盼望自己被看見,又總學不會聰明一點的方法,到頭來,只是徒勞無功地耍猴戲,卻又疲憊不堪。

心理醫生給的方法很根本:把那雙老是看往他方的眼睛,專注在自己身上吧。

自己來肯定自己,就不會老是因為期待落空而受傷了。

每天每天提醒自己其神凝、收斂內觀。至於那些老是冒出來的悲傷,吃了藥就不那麼痛了。

「為什麼你不能像別人一樣?」小時候,聽到的時候,以為是比不上某某鄰居的小孩,所以更加拼了命地認真。

「為什麼你不能像別人一樣?」現在,聽到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是我無法像別人一樣正常。

是啊,為什麼呢?為什麼,我總是為了小事耿耿於懷呢?為什麼,我動不動就掏心掏肺、把別人的話往心裡去呢?為什麼我學不會愛自己,變得跟那些書上寫得一樣樂觀開朗呢?明明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了呀。。。哈哈

文章標籤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