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活著不簡單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小孩子的時候,小飛俠彼得潘的故事,我就一直不太能夠理解。一群小孩子在夢中,進入了一個不需要上學坐功課的世界,遇見了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妖,一起去對付海盜,感覺比較像是聊齋誌異,被狐魅抓進鬼打牆走不出現實的情節,還好我年紀雖小卻不買帳,不然我媽可能會想說這小孩是不是得了睡眠恐懼症,打死都不肯睡,得到處帶我去收驚。從小就想著要快快長大,跟小美人魚一樣去看看不一樣的世界,或者學怪博士去地心探險,再不然也要選擇被外星人抓走,可以騎著腳踏車在天上飛。哪天,如果彼得潘敲著窗子來找我,許我一個永遠長不大的願望,不加思索,我當下就拿殺蟲劑把他給噴暈。

小時候,當然是快樂的。一群小孩子全歸外公外婆照顧,在沒有欄杆圍牆的大雜院裡,騎三輪車追鴨子、拿泥巴塊堆土窯,身為家族長孫女,上有長輩捧為珍珠,下有一堆表弟表妹可以頤指氣使,何不樂哉。小舅那時像是孩子頭,每逢過年過節,他總有新花樣可以玩。像是中秋節吧,帶著我們一群小毛頭去鎮上買炮仔,一堆仙女棒啊蛇炮啊捧了滿手後,小舅神秘兮兮地跟雜貨店老闆交換了幾句耳語,兩個人鑽進雜貨店的秘密地下室,不一會兒,只見他得意洋洋地,拿了一大帶東西,示意要我們跟他走。到了空地一看,全是列為禁品的水鴛鴦、大龍炮,還有一把看起來就是爆炸力十足的極品。「玩就要玩猛的,才有勁!」小舅哈哈大笑,伸出左手少了一個指節的中指說,「我小的時候,還號召了一批鄉裡的小孩,埋伏在出鄉的小路上,跟別鄉的小鬼,拿水鴛鴦對幹了起來。對扔還不算凶狠,要點燃了拿在手上,算準了時機,往對方的口袋裡一放,他們那個狼狽樣,看以後還敢不敢囂張。不過,總是有沒算準的時候啦,哈哈哈。」那個中秋,月亮圓的不像話,此起彼落的炮聲,偶而夾雜廟口放的豪華天女散花,其他的記憶早已模糊,只知道從此以後,我發誓只玩仙女棒。

生命的結束,原來可以這麼簡單。自願或非自願,決定在一個動作、一個念頭之間。每天的新聞都在報導,每天的耳語都在說,誰又失去了誰,誰又決定結束了大部分的時間都無可奈何的一生。我以為誰都有過自殺的念頭,至少從我懂事以來,就知道人在對一切都感到無能為力的時候,唯一能逞強或是賭氣的就是自己的生命。彷彿以人這般卑微的存在,透過撂下一去不回頭的狠話,可以贏回失落的驕傲和尊敬。既然連死都不怕,為何又不敢活著?因為活著,是一條多麼辛苦又難走的路,老是走進了死胡同,望蒼天茫茫,恨不得閉上眼,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看,能就此歇住腳,該有多好。

對於小舅的離去,我刻意地在情感上保持了距離,即使有任何的不諒解,也都化為塵土風消雲散。畢竟離開了這麼久,增加的距離不光只是里程數而已,人與人之間所謂的各式情感,承受考驗的程度,往往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薄弱。被迫在現實中冒險的彼得潘,要如何接受假想敵海盜不是總會被打敗?身邊的人不會老是寬大地包容自己的任性?女孩子也不會永遠帶著崇拜的眼光,望著僅存在於童年世界裡的英雄?

如果回到永恆的夢境中,能夠找到失落的翅膀,也許,孩子王就可以不用再長大。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貓咪真的是像傳言中的不好搞。

不要說訓練握手啊、坐下之類的尋常狗特技,連叫貓咪的名字時,有時候還要搖旗吶喊,才能吸引老大他的回眸一笑。遇上大哥他心情好的時候,輕移蓮步將毛茸茸的小頭往你手心一靠時,會讓人心中那堵堅牆瞬間融化,馬上趴在地上,感激涕澪地叩頭謝恩,順便捧上一把五香貓餅乾,巴結的程度與埃及崇拜貓時代相比,只差沒有塑個黃金雕像以表心意而已。

可是,我仍舊愛貓。一是我們家很幸運,都遇見投緣的貓兒,而且,如果你連貓都能搞定,那絕對是打遍天下無敵手,魅力無人可擋。最最最最少,你也能練就一身不為天下紛擾所困,自得其樂的至高功力。

那天,貓咪弟弟--糖糖回天堂去了。年紀雖小,卻染上目前仍無法醫治的腹膜炎,住了好幾天院,又是輸血、又是抗生素,始終回天乏術。從沒遇過像他一樣乖巧的小貓,跟貓咪姊姊--牛奶相比,更顯的內斂穩重,從不惹麻煩,偶而因為身體不好,讓我們得為他的拉肚子收拾善後時,他也總一臉內疚和歉意,小心翼翼地在一旁,露出令人心疼的表情。據說,貓咪忍耐力超強,縱使身體不舒服,也不會胡亂叫或是大吵大鬧。所以,往往到發現不對勁的時候,都已經嚴重的不得了。糖糖天生體質就不好,像個天使來人間郊遊,散佈一地的溫馨和幸福後,翩然回到九十九重天外,縱然有捨不得的眼淚,依舊開心能有一同走過一段的緣分。

貓咪不會搖著尾巴,哈哈哈地吐著舌頭跑過來,這是養貓的基本心理準備。你愛她,那就是單單純純愛她,沒有前提要求,沒有預設性的期待。心甘情願地把屎把尿,大把大把的銀子買貓沙、買飼料,洗澡兼剪指甲,還要仔仔細細地吹乾老大她的一身秀毛,不然長了黴菌,又得擦上一兩個月的藥,這當然沒有健保給付滴...可是只要她健健康康,一切都是心甘情願。

記得某一天開門回家,牛奶懶洋洋地從裡頭走了出來,一臉就是剛剛才睡醒的呆樣,伸了個懶腰,緩緩地蹭到我腳邊,可愛的小手撥了撥我的腿,無辜的大眼睛以仰角六十度,露出天真的表情。哎呀呀,牛奶居然學會迎接我了,一定是聽到我開門的腳步聲,認得我高跟鞋的節奏,待在家里一整天一定很孤單吧,眼角泛著淚光,趕緊一手把這隻重達四公斤的肥貓抱起,又親又揉的,真是愛到心肝裡去了。事實的真相,雖然可能僅僅是,她無聊的慌,聽到聲音反正就出來看看,順便瞧瞧有沒有什麼好料的可以偷吃而已。但是,由於無怨無悔的愛,沒有回報是正常,有一點點小回饋就打從心底相信,這是愛的表徵,天地一切因此顯得美好,天使都在四周灑著花瓣轉圈圈。

愛,本來就是在自我催眠。他愛我,他不愛我,硬是要逼的他親口吐出實情來。真相?事實?我以貓咪之名發誓,真相只有一個,但在謎樣的貓大神前,你永遠沒有接近事實的能力。

我愛你。既然我都這麼說了,你就別懷疑唄。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沒有特別討厭天真無邪型的女生,畢竟那是一種值得留存卻又容易失落的特質。
但是真性情跟耍白痴完全是兩碼子事。

話得從那天莫名其妙當了一夜主人的火鍋會說起。

一個與我完全不熟的人突然提出一大群人要到我家煮火鍋的念頭,找了些許藉口都推辭不掉的情形下,我無置可否地答應了下來。他們顯然是相識已久或者至少已經習慣特定的相處模式的朋友,提供場地,我很樂意;講冷笑話,我也可以接受,但是那對情侶檔,卻讓我如坐針氈了一晚,總覺得被什麼扼住地沒有辦法呼吸。

當然,他們並沒有在大家面前表演什麼限制級的鏡頭,(如果真是這樣,我大概還不會這麼坐立難安...)相反地,男生一直盯著那本商業週刊不放,女生咧,則努力地擔負起炒熱整個場子的角色。偶而,男生迸出的幾句話,讓我嗅到曾經熟悉的台灣氣息,「這個分析師年薪三千萬。」或者是「為什麼今年大家都說聯電分析是買進?」女生在一旁驚嘆著火鍋料裡的那個「黃色四角形」好好吃!一面露出徐若瑄式的招牌微笑。男生忽然從股市的話題中回神,拿起了大湯匙在鍋中義無反顧地撈著,旁邊等待著高舉在空中的筷子們,在他眼中彷如無物,他現在可是要滿足女友對於「黃色四角形」的喜愛呀!當油豆腐已經填滿女生的碗後,男生終於滿意地放過旋轉似果汁機的火鍋,回到商業週刊裡。女生這時開始因為我剛剛倒給她的一小口Bailey's而感到有點發熱,她讚嘆著對我說:「因為你都喝這個,所以才不怕冷的嗎?」男生這時才發現桌上那一杯酒,問道:「那是什麼?好喝嗎?我喝喝看。」一旁的友人附和著:「到時,你得要扛她回去囉!」女生仍舊天真的說著,「可是它甜甜的很好喝阿!」男生說,「喜歡的話,那你還要不要再去多倒一點。」我在一旁冷眼看著,思索這樣的劇情還要上演多久。

點心時間到了,女生解釋著,「因為忽然很想吃蛋糕,所以就當作給耶穌過生日囉!但是我選了那個蛋糕,被他批評說很像腫瘤。你們不要嫌棄喔!」蛋糕是鮮奶油外鋪滿了新鮮草莓,一顆一顆地。當蛋糕分到每個人的手中後,女生期待著說,「你們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阿?」友人捧場地說,「你真是太有眼光了,挑到這個蛋糕真是太美味了!」女生嬌滴滴地說著,「嗯~我就知道你們會喜歡的,我真是太高興了。」

類似的畫面,不勝枚舉。

包括當眾人談到台灣的醫院制度時,身為「小護士」的女生,突發奇想地問,「為什麼所有的儀器在警示的時候,都要發出尖銳的聲音咧?你知道身為護士的我們,在十幾台機器一起響的時候,心臟都快停了。如果都放音樂不是很好嗎?你們可不可以趕快去發明這樣的機器阿?」結尾還要睜著大眼睛,對學醫工的友人精神鼓勵,「恩,你要加油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的到的!」,同時沒忘了補上一個不可或缺的笑。

事後,在場的一位我的友人,說,其實像那樣的女生蠻可愛的壓。

也許,我從來沒有被容許這樣「天真無邪」過,也或許,我絕不會容許自己被這樣地對待。雖然,我絕對算不上是一位女性主義者,但是如果思考是一種詛咒,驕傲是一種罪惡,那我只好在反覆不斷檢討中,去思索我眼前的選擇。

再或者,其實事實並沒有我想像中地那樣悲哀,僅僅在這個島嶼上,才有著如此詭譎的生態。當然,成功的女人總是孤獨這樣的議題,在慾望城市裡已有了淋漓的詮釋,只是另一個極端的呈現,我至今只有在台灣才有幸親眼目睹。

很多女人都描寫過在面對「天真爛漫」型女生時的衝擊,對於相親的批判,對於平凡幸福的負面描寫,是蛻化成獨立女性必經的心路歷程,只是,對裹著沙文主義夾心的甜姐兒唾了口涎沫,大步地邁著自信的步伐走開時,為何還會對路旁熱吻中的戀人多投注了一眼,思及自身的孤獨後又倉皇地逃離。這種掙扎與宿命無關、與社會制約無關,純粹是一種選擇而已。

我選擇不當個傻笑的娃娃,我選擇一個人在家吃火鍋,只有青菜沒有四角油豆腐,我選擇寂寞的時候寧可一個人看A片,也不要別人作伴,選擇了,心就得以因自身意志的實現而安靜。
所以,請不要在我面前耍白痴了好嗎?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貓,名叫阿呆。

緣起是因為獨居汐止的我,一直想找隻貓來作伴,猶豫了很久,不知道能不能擔起照顧一個生命的責任。
過了將近半年的尋尋覓覓,妹妹在一個晴朗的五月下午打電話來,說,找到貓了。一隻棕色夾雜黑白虎斑的貓,我取了一個相當詩意的名字,拿鐵,Latte。

剛出生沒多久,就和兄弟姊妹分離的貓,是妹妹在照顧的,聽說晚上都會嗷嗷地哭泣,想必是感覺到孤寂。妹妹出門不在家的時候,更是號哭到不能自己。所以改名叫阿呆,取其呆頭呆腦,希望他能像罔腰、罔市一樣平平安安長大。第一次見到貓,已經是隻活蹦亂跳,白目白目的貓了。顯得有點過長的耳朵,和稍尖的下巴,不是那種一眼就討喜的毛茸茸波斯,但是混種波斯的毛,摸起來像羽絨枕頭,好舒服,加上動不動就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實在很難讓人不一把把他抱在懷裡。其實,很多人對貓都有刻板印象,驕傲又帶點邪氣,一付只可近觀,你別來亂搞的不屑表情。那你應該要認識阿呆,一隻黏人,貼心,又愛耍笨的貓。

貓咪被人摸的舒服的時候,就會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阿呆是只要人一摸,不管何時何地,就會一付很爽的卯起來呼嚕呼嚕。晚上睡覺一定會躺在你旁邊,伸出長長的腳,像是要把你霸住不放似的摟著,一邊呼嚕呼嚕個不停。他愛吃醬油膏,雖然基於健康理由,大部分只能吃作成小魚形狀的貓飼料。當他傻呼呼的個性也征服了對貓有恐懼症的爸媽時,他就從妹妹的小房間,搬進充滿陽光的高雄家裡。爸爸是愛狗人士,一開始阿呆只能在小房間裡吃喝拉撒睡,我們回家的時候,才會把他放出來供大家玩耍。一些日子下來,居然是爸爸自己把房門打開,讓他在五房兩聽的公寓裡跑來跑去,後來爸爸更是每天一定得讓阿呆抱著睡覺才得已安眠。

我和妹妹在家裡的時間都不多,聽媽媽說,阿呆每天六點準時在房門口咪嗚咪嗚叫,要你開門讓他去沙盆上廁所。但他從來不大叫,就是那種帶點無辜,又有點小媳婦樣的喵嗚喵嗚,你只得乖乖起床,然後再滾回床上。每當我們週末回家的時候,他上完廁所,就會開始巡邏每個房間,跳上每張床,用小小的頭蹭你的臉頰,不醒,再輕輕啃你的下巴,再不醒,他就在你身上走來走去,當他越來越胖,這個重量就越來越刻骨銘心,而且不保證他不會一腳往你的胸部踩下去。有時候,想睡的不行了,一把把他抓進懷裡,翻過身繼續睡,他就又滿足地呼嚕呼嚕起來。

誰都有脾氣,想睡覺的時候,被玩弄的不舒服的時候,阿呆卻從來不會反咬你或當下一爪,最多就是露出牙齒裝腔作勢,你一舉起手嚇唬,他馬上就露出八字眉,一付愁苦的表情,等他越來越大,知道威脅無效,就直接低聲嗚嗚地抗議,配上無辜臉,真是讓人哭笑不得。阿呆很乖,認得家裡人的腳步聲,一聽到轉鑰匙了,不管身在何方,都會一股腦衝到門口,跳上鞋櫃,仰著頭,湊著跟你要親親,一陣廝磨完,又一股腦跑開去得其樂。

在英國工作後半年,第一次回家,阿呆顯得有點生份,每個人都有的親親,我卻得自己把他抓來狠狠親熱一番。但是,隔天起,他就愛坐在我懶得收進房間的行李箱上,就這樣坐著,看著。妹妹說,怎麼,你想跟媽媽去英國阿?後來,他乾脆直接鑽進行李箱裡,我鬧著把拉鍊拉上,他也不叫,就安分地待在裡頭。阿呆,你那時候只是貪戀我行李箱中小魚乾的味道,還是你真的想念我?

上個週末,照例打電話回家,家裡電話沒人接。改打媽媽的手機,另一頭媽媽喘吁吁地說,今天帶阿呆回鄉下,把他綁在果園的樹下,結果繩子不緊,他一轉眼就跑不見了。找了一個下午,現在天色已黑,打算隔天再繼續找。星期天,台灣時間晚上八點,家裡還是沒人接,媽媽在手機裡說,今天中午回去找了一遍,看到阿呆了,但是他跑給大家追,一下子又不知道躲去哪裡,爸爸賭氣地說,他不愛我們了,不跟我們回家,我們也不要愛他了。媽媽不死心,又約了小阿姨回頭再找過,果園那麼大,他不出聲,根本不知道從何找起。只好放了他愛吃的餅乾和鮪魚罐頭,希望他餓了兩天,會乖乖出現來找習慣的味道。我說,這隻傻貓,這樣折騰下來,身上的肥肉大概要少好幾公斤。

星期三,始終沒有消息傳來,打了電話回家,媽媽說,不用找了,就當作緣分已盡吧。我楞了楞,什麼不要找了,即使發生什麼事,也一定要親眼看到才能罷休阿?有股莫名的火上來。媽媽有點艱難地說,本來是就當作他走丟了就好了,既然你這樣說...阿公白天去巡果園的時候,就看到他被附近的野狗咬死的屍體。也不知道放食物到底對不對,引來了野狗,他如果真餓了,怎麼搶的過...我腦袋當下一片空白,拿著話筒的手開始顫抖,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我噎著淚水問。星期一一早,就發現他了。你們怎麼安置他阿?我的聲音已經是斷斷續續的了。媽媽說,阿公說死貓應該要掛樹頭,但是怕會發臭,就把他處理了,我不忍地閉上眼,心裡已經碎成一片一片。媽媽緩緩地說,我已經連續哭了三天了。每天回到家裡,沒有阿呆會咬著她的腳,會親親她的耳朵。爸爸安慰說,就當作緣分已經盡了。如果要的話,大家再養一隻吧...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掛上電話的,只知道最後躲進辦公室的殘障廁所,蹲著一邊發抖一邊哭泣。那天下午,如常地接訂單,回電話,眼淚卻從來沒有停過。阿呆,你當時候怕不怕?想不想家?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不跟我們回家?我知道你一定又是嚇壞了,你嚇壞了的時候,就會誰也不認,一直找地方躲起來。果園是不熟悉的環境吧,所以你才會繩子一鬆就驚慌逃走,任誰也叫不回來。我們當時候為什麼一點都不擔心呢?還笑話你膽子這麼小,一定不會跑遠,隔天就會發現你傻傻地躲在一角,然後我們會心疼地把你接回家,幫你好好地洗一次澡,再罵罵你下次還敢不敢亂跑。現在,是不是連你的身體,我們都沒有辦法安頓了呢?那些天殺的野狗到底對你作了什麼阿?你痛不痛?有沒有想到我們?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沒有好好保護你。有九成九的機會,結局不應該是這樣。如果我們整夜守著鮪魚罐頭,如果我們多擔心了一些,如果我們能夠想想你的世界,有著這麼多的危險,那些天殺的野狗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你的生命。你應該是隻安居家裡,吃的肥肥胖胖的貓,你或者有一天會變老,會因過胖有著糖尿病,高血壓,最後在我們的守護下離開這個世界,而絕對絕對不應該是曝屍荒野,在陌生的地方孤伶伶的死去。想著你的飢餓,我實在沒有辦法下嚥。我想帶你回家,帶你回有你喜歡的玩具,有你熟悉的床的家。

我想要你回來,我好想好想要你回來。你還那麼小,剛滿一歲,不應該是這樣子的結局。也許妹妹說的對,我不應該那樣自私,應該要讓你快快樂樂地去天堂,不用再當貓,也許當個人,或者也許當個天堂的小天使。更或者,你原本就是上天送給我們的小天使,你只是回去原本的地方,繼續傻傻地跑著跳著。

阿呆,你在哪裡? 我們真的都好想好想你。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hope he's sleeping well now, in heaven.
He is for sure in heaven, I know, cause he's such a lovely cat.
My cat..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