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坐在櫃台旁,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揉著痠痛的手臂。兩天前,幫阿莉搬家,真是搞死人。要是在台灣,哪裡不是隨便吆喝,就幾十個人爭先恐後來當義工的呀!犯得著自己親自當搬運阿婆阿?把剛做好的指甲都弄斷了呢,真是的...

她小心翼翼地用挫刀磨著擦上酒紅色指甲油的手,不經意瞥了瞥腕上的Cartier,哇,七點了呢。連忙跳下高腳椅,從櫥櫃裡拉出黑色GUCCI肩背包,順便在櫃台的鏡子前,補上了粉紅色的唇蜜,順了順耳際的長髮,嗯,黑眼圈有點浮出來,算了,待會兒在餐廳裡應該看不太出來。

-Ling,妳今天怎麼提早下班阿?

小玲一回頭,原來是隔壁櫃的法國前輩,吞下「關你屁事」的腹誹,用著職業性的笑容回答:

-我已經知會主管了,有什麼問題嗎?

唉,其實如果是四年前的她,想要對所有人好,想要討所有人的歡心,她是會好好解釋的:「我因為之前有加班的時數一定要用,所以今天提早下班半個小時,主管也同意了。」可是,現在她學乖了,不能給這些法國人任何機會,覺得可以爬到自己的頭上來,一次兩次,最後就弄得連上廁所、喝水,都得跟所有人報備,最後倒楣的還是自己。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隨口問一下。

同事有點不好意思地自己找台階下。

小玲對同事擺了擺手,不忘了用著甜甜的聲音說著:

-不好意思,我有約會,先走啦!祝妳也有個美好的夜晚喔~

 

刁鑽小玲,台灣朋友們都這樣取笑她。其實小玲原本一點都不刁鑽,只是喜歡打扮,喜歡享受,愛熱鬧,笑起來會特別大聲的普通女孩。大學畢業後來到法國,念了一年的語言學校,順利申請到巴黎的新聞傳播課程,她ㄧ直都很認真上課,也拼命地跟法國同學打成一片。她知道在異鄉,本來就得丟掉ㄧ些驕傲和矜持,反正適應力強本來就是她的優點。

開開心心地度過地一個學年,暑假前的同學聚會,大家捧著香檳杯,在包下來的酒吧裡開懷談笑,杯觥交錯中,有個法國女同學湊過來,藉著酒意問了小玲一句:

-Ling,妳一個台灣人跑到巴黎來學傳播,是有信心到時候可以在法國的新聞界找到工作嗎?

小玲忽然間酒醒了一大半,望了望眼前帶著燦爛笑容的棕髮女孩。

她是故意的嗎?還是只是酒醉?只是那股子自傲和鄙視,在菸味酒味中,還是濃濃地飄了過來。

小玲慌張地用了幾句官方說詞:到時候看看囉,如果有機會,留下來也不錯...之類云云,塘塞過去。女同學端著酒杯,花蝴蝶般轉入人群中,剩下小玲盯著眼前的半杯啤酒,慢慢咀嚼著剛剛的震撼,悶,悶,悶,一口氣把啤酒乾掉,走人,回家!

她想了一夜,也哭了一夜。是阿,法國這個超級封閉傳統的社會,不但重視文憑學歷,還超級強調身世背景,她ㄧ個孤伶伶的異鄉人,本來就沒打算要在
法蘭西出人頭地。但是,人家都這樣嗆聲了,反倒激起了小玲的鬥志。

馬的,老娘就是要留下來給妳看,怎樣?!

考慮了三天,抱著啤酒狠狠看了三天的法國電視,小玲毅然決然提出休學證明,開始閉關準備來年商學院的入學考試。

「是阿,在濃厚文化差異的電視圈,我可能比不上你們,可是,轉攻精品管理,我就不信外國人不能在這裡搞出一片天。」

 

走出店門口,羅浮宮旁邊車水馬龍,夏末的夕陽在遠處的鐵塔後掛著,橘紅色的晚霞映上白色大理石的皇宮,燦爛耀眼的奢華,進入眼底,連雙頰都跟著染上一股嫣紅。小玲踏著輕巧的步伐,盈盈笑容迎上在金字塔前等候的男伴,揮了揮手,又是一個美麗夜晚的開始。

 

小玲喜歡談戀愛,不甘寂寞無法否認是原因之一,但是更重要的是那種,驚喜刺激的冒險歷程。每一段戀情就像打開一盒巧克力,放進口中的有時候是頂級松露口味,當然也有可能是薑汁辣椒的噁心味道。遇到爛人的當下,一定很嘔,但是,因噎廢時不是衝衝衝小玲的作風,反正大不了漱漱口,含片青箭,又可以重新出發,迎接下一個挑戰。

她這種把情人當點心的態度,當年在台灣被罵得很慘。可是奇怪的很,每個戀人倒是對小玲都讚不絕口,一個男伴開玩笑說的「爽口又不黏牙」,被她當成MSN暱稱,驕傲地宣示了很久。不過,路人的閒言閒語聽多了總是會煩。

到法國念書後,小小的留學生圈中,隨隨便便就會傳得亂七八糟。小玲學乖了,有點來電的火花的瞬間,趕緊第一時間宣告自己有男朋友(們?),願者上鉤唄,順便暗示自己可不是誰的財產,少來死纏爛打的那一套。

 

巴黎真是個約會的天堂。

13區的泰國餐廳,一入門就是芭蕉樹配上瀑布造景,迎上了二樓的小包廂,原木的裝潢,散發著濃濃的南洋風味;9區小巷子裡的傳統法式料理,每個晚上都是高堂滿座,客人們肩靠著肩,緊抵著手肘,杯觥交錯地享用著橙汁醬的脆烤鴨胸;10區的韓國烤肉,桌上擺滿一小碟一小碟的泡菜海苔,湊著火紅的烤盤,兩個人一邊冒汗、一邊慌亂地顧著薄薄的肉片,不忘記來上一杯冰鎮過的真露;聖路易島上的咖啡座;蒙馬特放著電子音樂的小酒吧...

沒有專業攝影技術來用照片寫日記,小玲選擇用情人來寫日記。

 

 

創作者介紹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