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在免稅店打工後,小玲多了不少機會認識不同領域的人。

第一次看到王軍的時候,幾乎所有免稅店的女人都睜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著這個戴著墨鏡、套著白色緊身T-?、配上一條深色牛仔褲的型男。是啦,一百八的身材在亞洲男生裡算是突出的,但是也不用一付口水快流到地上的讒樣吧,法國女人真是沒見過世面。

暗暗地ㄘㄟ了一聲,小玲慢慢地移動到櫃台後頭,想把自己隱藏起來。

別鬧了,出了風頭,到時候不被忌妒的眼光殺死阿。

只是墨鏡男一路直行走到她面前來,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妳好,會說中文吧,這樣比較方便,可以麻煩妳幫我介紹一下嗎?

嗯,送上門來的威士忌巧克力,沒有什麼理由丟倒垃圾桶去吧,這樣會被雷公劈。開玩笑地借了帥哥的墨鏡戴上,果然,什麼眼神阿,什麼殺氣阿,全都可以視而不見。

 

四海五湖都有中國人,每個大城市都有個著名的China Town。在巴黎,中國城不僅僅是個立著牌樓、站著兩頭石獅的人造樂園,而是道道地地、佔據一整個行政區的中文勢力。一走進13區,五層樓高的十酒世紀奧仕曼建築,瞬間長高成二、三十層樓的摩登大廈。標示著中文的招牌,賣著各式東方葉菜的店家,琳瑯滿目的亞洲餐館,不管是越南河粉、港式燒臘、還是四川火鍋,應有盡有,任君挑選。

但是越美麗的繁華背後,必定有著相對腐化的黑暗。

-其實是到很最近,這些不同勢力的中國人才學會和平相處。之前鬥得可厲害了,東南亞幫、潮州幫、溫州幫,個個都看彼此不順眼,賺了錢,就馬上有另外一派來搗亂。打破頭、甚至鬧出人命的事,也不會少見多怪。

王軍一邊抽著菸,一邊述說著類似黑道電影的情節。

他是真正的老巴黎。留學結束,藉著相識當地大哥的幫忙,在13區找了份工,一待待了八年,現在手上管理著兩間中國餐館。

小玲待在他身邊,有種開了眼界的感覺。

混舞廳、跑K房,不管多麼熱門的店,王軍總有辦法無視大排長龍的隊伍,瀟灑地跟門房打聲招呼,送上了一根菸,挽著她的手,大搖大擺地走進去。她是享受這種虛榮的,同時不忘了在腦袋中側寫著身邊談吐溫文儒雅,其實私底下叱吒風雲華人圈的人物,也許有一天能拍部「巴黎無間道」之類的長片呢。

-玲,妳跟著我,不會受苦的。改天,我介紹荷蘭的大哥給妳認識。

舞池中,燈光眩眼,搖頭晃腦的人群正在享受巴黎的夜晚,他輕摟了摟她的肩,在她耳邊低聲說著:

-今晚,跟我回家,好嗎?

小玲笑笑地搖了搖頭,

-我明早有小組討論會呢,才剛開學就遲到,會被同學說話的,下次吧,嗯?

 

新學期開始,比她想像中要忙碌許多,打工又捨不得辭掉,同時手邊又接下同學會的聯絡工作,小玲像個陀螺般,從早到晚忙得團團轉。拒絕了王軍幾次,開始有點歉意想補償一下時,發現他的電話總是沒有人接。打了幾天,她也沒精神去死纏爛打。雖然偶而在櫃台發呆的時候,望著播不出的電話,心底不免有點失落,但,她是誰?她可是衝衝衝小玲呢!那有這個美國時間去望穿秋水阿。

總算忙過了亂頭上,她才有心情重新穿上露肩小洋裝、套上鑲鑽高跟鞋、點上粉紅色唇蜜,再次走入巴黎的晚盞燈火中。沒有能挽住的手臂,並不會影響她輕巧步伐的平衡,在兩旁的栗子樹的陪伴下,一邊哼著歌,一邊晃到之前跟他常來的舞廳。

唉呀,不是周末,人還是這麼多阿?

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另外一間店的時候,門房親切地跟她招了招手,小玲迎上前去,客氣地問候了幾句,當然沒忘記送上一根香菸,她推開厚重的黑色大門,將自己投入震耳欲聾的地下室中。

之前跟王軍來時,都是直接走向最裡頭的私人包廂。這次,她有點陌生地坐上吧台的高腳椅,深呼吸了幾口氣,讓夾雜著汗臭酒香的人群味,舒緩了獨身的緊張,要了杯Kir,白酒加上黑醋栗甜酒,甜甜又有後勁的滋味,當作開場最好了。

舞池開始熱鬧起來。幾位之前認識的大哥瞧見坐在吧台的小玲,邀她過去包廂一起喝酒。盛情難卻,加上一點點沒放棄見到他的期待,她舉起酒杯,滿臉笑容迎上前去。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都上了醉意,小玲正和一位出身上海,現在擁有五間連總統都曾造訪過的高級餐廳的大哥,聊著他小時候黃浦江的記憶,包廂門口出現了熟悉的身影,只是不是一個人。王軍攏著一個身材苗條、氣質出眾的女子,兩個人一同親密地走了進來。

她看著他,他也看著她。

-怎麼這麼慢才來阿,得罰三杯才行,另外,還得幫這位美女喝三杯,大哥們,你們說是不是阿?

小玲彎彎的眼,笑著,輕鬆地讓眼前這位麗人,融入現場的氛圍中。

她瞥見他一絲透著讚賞的眼神,意會神領地舉了舉杯,笑容更深了。

喝吧,喝吧,來來來。

大家都是玩家,不是?

 

創作者介紹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