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真的需要哭出來,才不容易內傷。

 

憋了好久,怎麼說服自己,怎麼調整心態,總是卡關。

如果能夠不管吞下也好、吐出也好,哪一口讓人無所適從的怨氣的話,也沒有人想要變成頭戴八腳鐵環的紅衣瘋婆。

我要感謝,我住在一個酒比水便宜的國家。

我要感謝,他未曾給我不堪的回憶,或讓我尊嚴盡失。

我要感謝,即使現實中的他不讀不回,夢裡出現的他依舊如期許般溫柔。

哭泣,因為明年的夏天無法完成相約去墾丁的夢想。

哭泣,因為被主管欺負的日子裡,不能夠再透過LINE跟他哭訴討拍。

哭泣,因為就算沒有被年輕的女孩怒罵是不安分的臭老太婆,我也感覺得到,自己不被歡迎的存在。

 

我三十六歲了。

依舊抱持不切實際的幻想,依舊會被同事之間的醜陋嘴臉刺傷,依舊屁顛屁顛地掏心掏肺,也不論有沒有人想要。

 

強迫也罷,我要笑著迎接沒有你的存在,直到習慣為止,直到,笑起來時不會再想哭為止。

 

創作者介紹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