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從夢中醒來,那深深的失落和悲傷,讓我久久在黑暗中睜眼流淚,不能自已。

 

比預期計劃提前回到台灣,與家人久別團聚的雀躍下,始終有種牽掛和不安。

大啖美食、杯觥交錯、滿堂笑語,我不住地找尋能脫身獨處的片刻。

好不容易覓得採買的機會,連忙跳上公車,拿出口袋裡早被握到發熱的手機,急忙輸入密碼、翻出通訊錄...

啊。。。

悵然地放下前一秒還興奮無比的手,因為忽然想起,我早已經被不讀不回,失去跟他聯繫的權利。

家鄉熟悉的風景、溫暖濕潤的空氣、排練已久的重逢,剎那間,只剩下被拋棄的無助與失落。

一個一個搜尋著通訊錄裡,還能夠發送訊息的對象,一次一次複製貼上,剛剛試圖發出去的訊息:"我回來了,你有空見個面嗎?"

 

一個連在幻境裡都逼我面對現實的夢。

 

一個從頭到尾關於他,卻連他的名字都沒有出現的夢。

 

創作者介紹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