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從2016年哭到2017年的桌子,突然間,過了一個農曆年之後,神奇地出現在我面前。

更神奇的是,一切彷彿都從未發生過,彼此笑語晏晏,打趣著生活瑣事如比鄰髮小。

我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恐懼再被丟回一個人對牆呼喊無應,所以只能默默感謝上天的恩賜,讓這份斷掉的緣份,可以再苟延殘喘些許時分。

然而。

像傳染病一樣。

我一直以來的心靈支柱,認定,就算世界末日也一定會守在我身邊的知己。

在前些日子,同樣的毫無預警、沒有徵兆的憑空消失。

啞然。

半年以來,職場上的紛擾鬥爭,不僅主管恨我入骨,連決定要一起相守一輩子的人,也轉身即成陌生人?

那,至少也讓我看見那個轉身的瞬間,才肯甘願?

執念,依舊是放不下的執念。

我發瘋似的打越洋電話:手機、座機。同時想過一遍又一遍該如何開口。

不接?也許是國際號碼太好認。我還情商台灣的友人幫忙打。

究竟是空忙一場。空間的距離,人心的距離,一下咫尺,瞬間天涯。

這是菩薩給我的密集訓練班吧。

一切世間法,如夢、幻、泡、影,如雷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我的支柱,我的知己,我只要你好好的。

其他的,我自己會慢慢想出辦法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