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把2017年過完了。

在覺得無以為繼、想徹底放棄的那一刻,被從黑暗的深淵中,拉了一把。感謝台灣、感謝法國的年假制度、感謝陳昇、感謝嘉明湖。

第一次如此慶幸元旦倒數,第一次覺得時間的流逝是神明給予的救贖。

 2017年2月22日,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在我職場被霸凌最嚴重的時期。

渾渾噩噩地哭泣、魂不守舍地工作、空空地空空地,接受這一個終於到來的失去、安靜地療癒自己的悲傷。

中間,我按照計劃返台一趟。中間,也認真地讓夏日的陽光,填補心上那一個黑黝黝的大洞。

當秋天來臨時,我知道考驗開始了。

逐漸不見天日的漫長冬天、蠢蠢欲動的季節性憂鬱、夏日節慶後一下子加重的工作量,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跟家醫談、我和公司主管談、我和家人朋友談,卻絲毫無法減緩我往憂鬱症的深谷滾落的速度。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無法再透過自己的力量爬出來了。

疲倦、恐慌、悲傷、憤怒。我無法忍受見到身邊任何一個人卻也無法獨處,我憤恨沒有人理解我的努力卻理所當然地提出指責,我無法提起任何一絲絲正面的想法,甚至,連呼吸都讓我感到如此疲憊。

在公車上莫名地哭泣、在辦公室無來由地恐懼、每一段音樂都會讓我發狂、連酒精都只能把我往更深的悲傷裡頭拽。

Google找了附近的精神科醫生,約了最快的門診,在等待的那個禮拜,我不止一次拿起菜刀往自己的手腕比劃。

那個約診,醫生並沒有幫我找到出口,反而讓我更加焦慮。幸好,在我最後一絲理智的堅持下,他幫我開了處方籤。

這不是我第一次吃抗憂鬱的藥,但是這是我第一次由衷地感謝它的存在,並且即時出現。

我撐到了休假回台灣。三週滿滿的行程,讓我重新活了過來。雖然在和友人描述那一段狂亂的時期時,身體還會不自主地顫抖,

但是,已經過了。幸好,已經過了。

願大家2018新的一年年都快樂 ^_____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nfencat 的頭像
fenfencat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