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風濟而眾竅虛。

夏天結束了。在台灣聽過卻明顯不同步的節氣,在法國倒是適切得宜。

記得那時八月才過了一半,炎熱依舊,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點落寞,想加緊把握我最愛的夏天。一翻節氣曆,原來已至立秋,才恍然大悟。

之後,果然早晚溫差開始加大,下過一兩場雨後,連外套都必須得拿出來了。

這個夏天過得閒適。

特意安排在七月初開刀,好一整個月都能休病假;再加上八月的國定假日、自己申請的年假一週,扎扎實實地像個學生放了個暑假。

收心不容易。所以安排在八月第四週返回職場,主管還在放假中,巴黎的公共交通人也少了一大半。慢慢地收拾心情,在辦公室看著蔡璧名老師的莊子課程,好好地養著自己。

年初,在台北聽著陳昇、看著煙火,興奮愉悅地跨年,果然還是有特別意義的。

四月,像是中了邪地,為了張學友演唱會,熱血奔回台灣一週,同時也了結幾段牽牽掛掛的感情。

五月,久違地瘋狂迷上日劇『大叔之愛』,每每重複看到凌晨,與酒精一起,陷入瘋狂迷醉中,不能也不願自拔。

六月,緣份到了,遇見了蔡老師、認識了莊子。

當然,中間依舊掙扎不斷,以眼淚恐懼填充了不少細節,持續看著心理醫生,嘗試了能量療法,雖然沒有獲得我預期中前世今生的答案,但我好像找到一個新的方向。

一道兩千年前的風,在今年吹進了我的心,平撫了我的恐懼。面對悲傷的洪流、無能為力的人心、自我價值的環疑,我不是一個人。

莊子哥哥明確提供了答案、工具、愛。

我願意,我願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nfencat 的頭像
fenfencat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