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化,不是只有在台灣才朗朗上口,擁有許多少數民族的大陸,更是火紅到氾濫。如果有在YOUTUBE上閒逛的,應該知道每年盛大舉辦的〔超級女聲〕等選秀節目中,來自蒙古、西藏的嗓音,常常驚艷四座。(註)

從綿陽出發,直奔九寨溝整整一天的路程中,貼心的內地導遊小弟,為了配合來自港都觀光客愛唱歌的喜好,還特地交代了司機師傅錄了一整張卡拉OK光碟,只是內地流行的歌曲,港都姊姊們老是無法跟上節拍。省下了麥克風擾人的音量,我反而得以配合著沿路純樸的風景,一面觀察著中國流行的樂調。最近劉德華新專輯〔牧童〕裡的動畫MV,其實早在大陸流行已久。跳過請大牌明星串場的老調,簡單的動畫,反倒更能襯托出歌曲的意境。隨著路邊休息站的廁所們越來越低,最後連門都乾脆不用的程度,路邊的風景也開始出現阿壩藏族自治區的特色。入境隨俗,導遊放了一片只有20歲,卻已經錄製了十來張唱片的藏族姑娘的專輯。〔夢中的格桑花〕,姑娘特殊的共鳴腔,像繚繞旋轉的祈禱,穿過了重重山谷,越過了湍湍溪流,一路盤旋直上天聽,旅途中或因高山症、或因感觸產生的寂寥,也跟著一路飄遙到住著神靈的遠方。

格桑花,一種生長在高海拔,只在短短幾個禮拜的春天中綻放的小花,有人說是黃色的雛菊,有人說是白色的野百合,更有人說,格桑,藏語幸福之意,所有能帶來感動、帶來歡愉的花,都叫做格桑花。我真的愛斃了這種隨性,如此自在,如此不拘小節,如此愛戀著所有人世間的美好。

從高中,我就跟藏族文化結了緣。當然,九寨不及拉薩般壯麗,但是親眼見到高聳入天的經幡,在深谷中,在山腰上散散落落地隨風飄搖時,更能因那股堅定不移的信仰而感動。水邊的幡旗,代表著水的精靈;樹頭的經文,象徵樹的神明;山坡上的經幡,則是一道道告別俗世,希望藉著風的力量上升至永恆的靈魂。

藏傳佛教的力量深植每一個藏族靈魂的底處,每一個青年的臉上都洋溢著對生命的熱情。



初到九寨的那一夜,大家都因為車程而累的說不出話來。我卻不願意錯過那樣一個涼風徐來,月高雲輕的夜晚,攬著爸媽在旅館旁亂逛。步道盡頭的小廣場,意外地傳來陌生的樂音。廣場中間燒著一鍋營火,許多人正圍著火光一圈圈地起舞。舞步很簡單,以右腳為中心,四拍四拍地或是踏步,或是轉圈,手一邊上揚一邊下擺。起初,我以為是某個飯店推出的節目,但是看著身旁穿著T-SHIRT,搭著牛仔褲的小夥子們都下場跳舞了,我也跟著手癢起來,豁出去吧,反正也沒人認識,一口氣鑽到人群中。一支一支接著跳下來,竟然舞出興致來。10度的低溫,卻也跳著汗流浹背,不能自己。

後來跟當地商店老闆打聽才知道,那個啤酒吧固定幾天會撥放音樂招攬客人,附近以觀光業維生的年輕人,就口耳相傳地一起來這裡隨樂起舞,後來就演變成九寨露天DISCO。老闆趁工作之餘,也會跟著運動一下筋骨。營火中小夥子精力十足的蹦蹦跳跳,姑娘們結伴成群擺手弄姿,舞著青春,舞著幸福,也是九寨一景。

隔天導遊安排的藏族歌舞表演,赫然就出現前一天我剛練過的舞步。盛裝打扮的藏族少年少女,雖然已經不知道重複同樣的劇碼幾千次,卻仍舊熱情洋溢地拉著觀眾一起學習藏族迎賓必跳的〔鍋莊〕舞。五彩繽紛的傳統服飾,花花綠綠的首飾配件,平均十來歲的少年家,緊緊握著大家的手,滿肚子對於家鄉文化的激情,恨不得能一股腦傳達到每個人的心裡。當下的幸福,當下的相逢,一條哈達,一杯青稞酒,再加上舞得四濺的汗水,我感受到了,真的從每一個細胞,每一個毛孔,都扎扎實實地感受到了,那股即使只有一分一秒都要把握生命的悸動。


註:李宇春其實正是成都人。這幾年四川青年活躍於各大選秀競賽,四川當地人都歸功於蜀地多山,雲霧繚繞,練就大家一付好嗓子,跟原住民的天生美音,有異曲同工之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nfencat 的頭像
fenfencat

巴黎台妹

fenfen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